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辛巴威:選後動亂逐漸升高

辛巴威的選舉危機依舊持續著: 來自主流媒體、部落格與人權組織的報導指出國家策動對反對黨支持者的選後暴動,反對黨領袖摩根•崔凡吉萊 已因生命安全的考量離開辛巴威前往波札那,「邪惡之船」持續吸引部落客的目光。

邪惡之船

KOGY將這艘開往辛巴威載有武器的中國貨輪稱為「邪惡之船」:

當裝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邪惡之船停靠南非海岸時,辛巴威各地處處都有要求「自由」的呼聲。這個一度繁榮且充斥著快樂人民的國家現今變成一個被飢餓與疾病所襲擊的國家。經濟陷入混亂,國家陷入危機,因為執政黨不願公佈穆加比落選的選舉結果,這是除了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ZANU PF)之外人人都相信的結果。辛巴威政府現在轉而採購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來消滅這同一群人,希望我們相信這些人其實是投給穆加比,使其繼續執政。

候普(Hope)質疑在此「非常期間」購買武器的邏輯:

在非常期間進行買賣武器的交易能稱作’正常’嗎? 我只是個充滿疑惑的辛巴威人,但我想知道當送貨員抵達辛巴威政府大樓門口,請總統簽收貨物時發生了什麼事… 誰簽收了?

誰會來幫辛巴威?:

不論是以原本應該用在普通辛巴威老百姓身上的援助金或是以國內的天然資源作為交換武器的抵押品,一個轉變為非法的政府正在忙著向中國採購武器,然後再將武器拿來對付手無寸鐵的普通老百姓,只因為他們未把票投給穆加比和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感謝南非交通同盟工會(SATAWU)的成員拒絕武器登岸使中國貨輪的貨物無法在南非卸貨。據說該貨輪正駛往安哥拉或納米比亞,我們知道安哥拉、納米比亞與穆加比站在同一陣線,因此國際強權應阻止該貨物轉交到一個嗜血的獨裁者手中。假如全球不現在開始行動的話,辛巴威將會面臨重大災難。

沙克蘭諾(Sokwanele)呼籲採取行動: 寄電子郵件要求葡萄牙人阻止「安岳江号」:

這與我們呼籲的行動有關(在上述連結地址),我們正在集結各方力量與構思以阻止安岳江號遞送中國武器給辛巴威。
歡迎大家剪貼以下內容並以電子郵件寄給講葡萄牙文的人。
該內容並未針對特定個人,所以你也可以寄給各類型的組織。假如你願意,請在文末以英文附上個人評論。非常感謝CC的協助將巴西文譯為葡萄牙文。

阻止安岳江號遞送中國武器給辛巴威

全球公民倡導活動的組織Avaaz 貼出了一份請願書,並建立了一個「活動聯絡人資料庫」:

阻止安岳江號上的武器靠近辛巴威的活動驚人地受到廣大的迴響。我們收到大量的資料和連絡訊息,但若要在這些資料中作搜尋將會花很大的工夫。
因此我們建立了「活動聯絡人資料庫」。

摩根•崔凡吉萊

以下報導反對黨領袖摩根•崔凡吉萊並不打算立刻從波札那返回辛巴威Bev Clark寫道「如果我有辦法把他放上太空梭的話,我會把他直接送往火星」:

我讀到摩根•崔凡吉萊認為穿梭外交是現在應行的方法。如果我有辦法把他放上太空梭的話,我會把他直接送往火星。我在辛巴威獨立網讀到崔凡吉萊、他的家人和他的顧問在波札那搭了一個營地,因為辛巴威太危險了。我不曉得一個人可以被羞辱到什麼程度,但崔凡吉萊顯然已經得到夠多了。
當我禮拜六在吃午餐時,我只希望崔凡吉萊可以出現在那兒,因為夾雜他名字的嘲弄聲絕對會讓他嚴正以對。最近我寫了一些有關在哈拉雷的紐蘭茲(Newlands)發現把一些可笑貼紙,把崔凡吉萊比擬為曼德拉…嗯哼。

古巴塔那要辛巴威人將他們對崔凡吉萊留在波札那的決定發表意見。以下是他們以簡訊傳送給古巴塔那的意見:

他必須回來並重建選民的信心,但是他當然必須要有安全上的警覺以免掉入陷阱。
他必須回來我們才可以一起面對這個戰爭,他是我們的領袖。
叫崔凡吉萊回來。讓我們一起抗戰,他可能會被逮捕,但革命精神是不會死去的。
崔凡吉萊不應該在外國避難。他必須回家面對現實。他應該要向一個卡里龍(Kalilombe)一樣犧牲自己,至死方休。
假如沒人能保護你,你會怎麼做? 他是對的。


選後動亂

我們又回到了戰爭:

傳給我們此訊息的人也告訴我們他的友人在馬奇克區(Macheke)看到兩個年輕人肩上掛著AKs步槍在街上行走。他問他的朋友這是怎麼回事? 他的朋友是一個經歷過戰爭的軍人,跟他關係很好,回答道:「是的,我們都配上武器了,我們又回到了戰爭」。

穆加比的支持者搭蓋酷刑營:

在週四版的辛巴威人報中揭露「總統羅伯特的激進支持者在東馬紹納蘭省(Mashonaland East)搭蓋酷刑營並發動恐怖運動對付在該省的反對黨積極份子」。他們這麼部署的原因是為確保穆加比在計畫的第二輪決選中獲勝。
沙克蘭諾報導指出我們可以確信此消息並由防衛隊成員洩漏出來的消息為背書。這是昨天收到的消息。
有許多各式各樣的計謀在愚弄著辛巴威人民,尤其是農村的人民。這導致我們收到的資訊有斷層。

整合國家暴動對抗無辜老百姓:

這看起來是穆加比對人權和反對派積極人士所做的鎮壓行為的統整階段。除了逮捕的新聞外,據可靠消息指出可惡的奥伯特•莫泊夫(Obert Mpofu)正在安母谷札(Umguza)忙於他邪惡的陰謀、凶殺及暴動計畫。該可靠消息告訴我們:
「前」工業與國際貿易部長奥伯特•莫泊夫控制所有在北馬塔貝里蘭省(Matabeleland)的恫嚇與暴動活動。他也間接涉入2000年獨立紀念日當天對馬丁•奧茲(Martin Olds)的殘忍凶殺案。
李察•默猶(Richard Moyo)是莫泊夫的重要親信之一,是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在安母谷札沃爾德八區(Ward 8)的主席。默猶在安母谷札的開莫農場(Cranmore farm)經營一間商店與啤酒吧。他開一台白色新的日產尼桑豪豹帝貨車(Nissan King Cab),車門上有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安母谷札區的圖案。
默猶是個很危險的人物,他會殺了任何擋路的人,這是眾所周知的。2005年以來他一直有個懸而未決的謀殺罪案,他與一位叫山卓(Zenzo)的男子打鬥並將其燒死,因為他跟默猶的其中一位女友說話。

砍斷手掌:

你或許記得我在十天前貼出一篇收到有關砍斷手掌的文章,以下轉述我所收到的消息:
他說他的聯絡人打電話跟他說在賓杜拉/沙姆瓦區(Bindura / Shamva area) (中馬紹納蘭省)穆山那公共土地(Musana Communal Lands)的人被砍斷手掌。

請閱讀辛巴威人權醫師協會有關暴動和酷刑的文章並參觀古巴塔那的2008年選後異常動亂網頁

抗議與動亂

賓杜拉大學的科學教育學生在上週進行抗議:

昨天(2008年4月22日)在賓杜拉大學引起一陣騷亂,因為賓杜拉大學的科學教育(BUSE)學生加入第三機構學生所舉辦的全國遊行,抗議非法政權在輸了3月29日的調合選舉(harmonised elections)後還企圖緊握權力。早上十點左右忿怒的學生在街上群起抗議,在新校區往舊校區的行進路上唱著抗議的歌曲。但抗議遊行被殘忍無情的武裝軍隊打斷,強迫學生停止抗議並在混亂中攻擊數名學生。三名學生領袖遭逮捕且迅速被帶走,並在今天出庭,以違反惡名昭彰的公共治安法(Public Order and Security Act)的罪名起訴。上週看到第三機構開始全國性的大規模抗議,發起的積極學生無法漠視過度的費用上漲與非法延遲公佈剛結束的總統大選結果。學生誓言會持續抗議直到羅伯特•穆加比的非法政府放下身段,接受失敗並離職。

國家科技大學也產生暴動:

昨天(4月16日)在國家科技大學產生暴動。我們聽說積極的學生份子呼籲所有學生罷課,直到公佈總統大選結果。
漸漸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因好奇而走出教室一窺究竟,但差不多那個時候鎮暴警察也被請來了。事情演變愈來愈激烈,學校也被封鎖。我們相信他們逮捕了積極學生份子,但是目前還無法確認。積極學生份子的下落也無從得知。
有關辛巴威學生狀況的報導過份不足。

辛巴威革命青年運動的會長賽門•”懼人” •穆迪瓦(Simon “Dreadman” Mudekwa)在南非中國大使館外面抗議時遭逮捕。希望大家以撥打他的行動電話號碼表達支持:

我只有辛巴威革命青年運動會長賽門•”懼人” •穆迪瓦在南非中國大使館外面抗議時遭逮捕的消息。

當我們通話時,他顯然是被關在陽邊(Sunnyside)警局,帶著他的行動電話。
給他撥個電話(我們不行)並在意見留言區告訴我們事情的進展。請把我們這些愛辛巴威且和他站在同一陣線的人的由衷支持傳達給他。
行動電話號碼: + 27 (0)79 619 2955.

南非即將要做出不可思議的事:

在南非中國大使館外面抗議所引發的逮捕事件後,我藉由702驚覺得知:在非法抗議事件後辛巴威人將被流放驅逐出境。
普里托利亞(Pretoria)警察說今天會將逾百名在中國大使館前非法抗議遭逮捕的辛巴威人驅逐出境。

反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策略

古巴塔那部落格得到反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的策略:

以下的策略是由一位致力於恢復辛巴威政體的熱心人士提供。
不要只有做筆記,讓我們起身力行吧!
我們必須要反擊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的策略。
溝通、傳單、報紙、集會、簡訊、電子郵件、國際媒體。
暴力與恐嚇、他們破壞我們重建、支持積極團體對抗霸權、我們必須記錄暴行,交給媒體以揭發違法人士。
非暴力反抗、製造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間的疑慮、公佈姓名使其受辱、公佈他們的資產、交易等。
第二輪選舉、預選、選舉日時的策略:
一般民眾可以不用擔心曝露身份:
 

  • 每天發鼓勵簡訊給朋友、同事 *開車時把車燈打開,並鼓勵其他人也這麼做 *鼓舞人心,尤其是對軍警人員,讓他們進行溝通 *將情況告訴朋友,維持正向、積極並創造意識。
     

下一個步驟我們可以(若人們變的更勇敢):
 

  • 全天向每一個人行拱手禮 *更多的公開討論和鼓勵 *散播報紙與傳單。
     

我們在諸位身上有著更多的期待-我們期待你們可以掌控,領導!

全國團結政府

有必要成立全國團結政府嗎?:

現在我們聽說他們想要一個全國團結政府,以什麼為基礎? 這場選舉與失去應有的協商被他們稱為順利地將權力轉移到「民主改革運動」(MDC),這是人民的選擇。即便南非總統候選人蘇馬(Zuma)建議民主改革運動應與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進行協商,這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沒有東西需要協商,我們贏了選舉,我們準備要執政了。辛巴威人民不會答應讓穆加比竊奪這次的選舉,然後讓他在接下來的十八個月宣稱他是得勝的統治者,之後再將政權轉交給會開啟與民主改革運動協商的埃默森•穆南加格瓦(Emmerson Mnangagwa),以便重新開始國際援助並使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永遠箝制辛巴威。若有必要,我們會以暴力來捍衛我們的選票。假定我讀的夠仔細的話,為其代言的前鋒報(Herald)的宣傳讓我得知穆加比和其軍僚明確知道他們無法振興辛巴威經濟,他們想要把這個忽視選舉結果的非法政權之下的零星職位交給民主改革運動。

候普問,「這是不是代表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知道他們無法輕鬆竊奪逃脫這次的選舉?」:

受國家控制的前鋒報(諧音恐怖)有一篇文章提出了由羅伯特•穆加比領導全國團結政府的建議,並概述他們(可直接讀作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因為前鋒報是他們的喉舌)希望南部非洲開發共同體(SADC)如何做:
辛巴威政府和獨立國際觀察家同意剛結束的調合選舉並未產生總統人選的絕對優勝者。現正進行的重新數票也很難顯著地改變這個結果。
因此,過度性質的全國團結政府是有必要的,在南部非洲開發共同體的協調下兩方領袖進行協商,由國際社會支持,並應由現任的總統領導。

令人困惑的符號標語拼貼

最後,法索同志(Comrade Fatso)形容辛巴威的街道:

冷清的街道。政府撤離。反對黨也離開了。我們擁有的只剩下他們重疊覆蓋在彼此上面的破碎海報,形成令人困惑的符號標語拼貼。
我們也有人在遞補他們空出來空間。鎮暴警察無目標地在街上遊蕩,警棍像被遺忘的手機一樣地掛在皮帶上。有時無意識地在空中揮舞,像是在路上被撿起的木棍一般。他們像是沒工作的H鎮年輕人一樣在街上行走。遞補空出空間的人,就像填補路面坑洞的年輕人佔領郊區街道。攔下車輛,索求捐款,填補路面坑洞。 完全不受阻撓。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