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南非仇外暴動持續延燒

南非日前發生針對外國人的嚴重暴力攻擊事件,震憾南非媒體與部落圈,獨立部落客質疑政府將此次暴力事件視為仇外攻擊是否正確,並批評媒體太過導因為果,強調暴力事件背後真正的原因。

以下摘錄部份南非部落客的發言。

來自約翰尼斯堡的Don Edward在部落格Insights and Rants寫道:

所謂政治正確性已經走過頭了,談論仇外與暴動都很好,但為什麼政府這麼害怕承認這次暴動實為「種族歧視」!?

這次衝突造成許多人遭到殺害,只因為他們是外國人,所以我們稱之為仇外攻擊,「如果將之稱為種族歧視,就是政治立場不正確」,南非總統姆貝基快速打出王牌,但我猜這次暴力事件沒有白人捲入,所以他看不見衝突真正的原因,真是笨蛋!當領導階層還在猶豫、沈默的時候,很多人正因此飽受折磨甚至犧牲生命。

如果政府不採取任何行動,那麼我們應該可以往下一步進行─種族淨化,另一項南非傳統的運動。

In The News中,一個以南非人為主、包含非洲各個族群的部落格,討論這次暴力事件對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的影響:

有沒有人想過這次暴力事件會如何影響南非對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的籌備?全世界都看到攻擊事件的照片與影片,沒有辦法美化這些影像,犯罪問題一直是南非主辦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的最大爭議,但全世界人相信南非可以防範未然,不會影響2010年的全球盛事,結果現在約翰尼斯堡小鎮的犯罪畫面散播到全世界,讓人不禁納悶為何南非就是沒辦法遏止近日犯罪事件?

好,仇外攻擊發生在貧困的小鎮,所以不會影響2010年足球賽,對嗎?錯。試想全球人對南非小鎮或郊區犯罪問題的描繪,無論任何形式的犯罪對南非都是負面的,犯罪問題是南非全國性的議題,不應因為它發生在小鎮,就表示可以避而不談。

政府必須採取行動,而且要快,找出仇外攻擊的根本解決之道,有人呼籲應部署更多警力阻止攻擊,但是警方回應現所有警力已經全部出動,並無足夠資源增加警力,警方已經請求軍方支援並接管情況。因為南非現無戰事,所以軍力可以協助支援。但另一層隱憂是攻擊事件可能擴大然後失控。政府現在有機會採取行動、阻止攻擊,還是他們想等事情無法控制再處理?這讓我想起供電情況,政府很久之前就有機會可以採取行動來解決危機,但是卻什麼也不做,現在才來對抗他們早就可以預防的事情,為什麼就是不能從以往的錯誤中學習?
 

Charmed at My Digital Life 寫道:沒有人應該遭到這種對待:

我承認我對政治議題或政府不適任沒有通盤了解,但是我真的認為仇外攻擊是沒必要的,沒有人應該遭到這種對待。

我同意 OS 所說,那些沒有人性的人才做的出這種事情,讓人一點也不意外為何辛巴威人或莫三比克人可以找到工作。

我姊姊雇用了辛巴威女孩在家幫忙,她很健談、待人友善、很有教養,不像其他南非人態度很糟糕,老想著全世界的人都因為種族隔離欠他什麼。

如果人們多一點關懷,那麼將沒有人哭泣
如果人們多一點愛心,那麼將沒有人說謊
如果人們願意分享、願意放下傲慢
我們將會看見沒有人犧牲的日子

五分錢樂團《如果多一點關懷》(Nickelback; If Everyone Cared)歌詞

部落格Contraflow的Herman則看得更遠

媒體對這類新聞的報導往往倒因為果,幾乎不太了解這也是廣泛社會經濟環境與政策的一部份(雖然也有些不錯的分析,如這裡這裡),像這裡的新聞首頁(以開普敦為主的獨立媒體開普時報; Cape Times)提出關於暴力事件的種族議題相關問題,這媒體分析本次事件也採用相同邏輯,認為這是南非窮人危險的生活環境一環,同時反應出他們所要求的政治回應,新聞美體在處理人權與尊重生命的議題時,應該做到最好,這是最好時機。

Sokari 認為這次暴力攻擊突顯南非的弱點

媒體與政府將暴力事件視為仇外攻擊,但是事實上人們已經到了臨界點了,經過14年的希望破滅,現在企圖扭轉社群與庇護所的主流價值,再加上外國人加深了他們挫折感。雖說暴力事件的罪行不容開脫,但某種程度南非的脆弱的確可以解釋。

篤信 ubuntu(譯註:南非民族觀,意指尊重他人,以群體為重) Nicole 不敢相信她的同胞會犯下這種暴力罪行

過去幾週來住在約翰尼斯堡東蘭德(East Rand)的非洲非法移民(甚至合法移民!)遭到仇外攻擊人數不斷攀升,包括辛巴威人、馬拉威人、尚比亞人、盧安達人、浦隆地人、莫三比克人等等。

我很難相信自己國家的人會捲入辛巴威暴力事件、親手犯下罪行,這次攻擊事件摧毀了我原本認知的世界,我原本相信信奉ubantu的人應該可以接納任何事、這應該只會發生在第一世界國家的問題,竟然在家門前發生(約翰尼斯堡距離大約1400公里/870英里遠),我一直相信我們國家如彩虹般美好,數千人為南非奮鬥、流血、壯烈犧牲,因此我們才有一個自己的國家,彼此尊重、平等對待,而今我自己的同胞竟然犯下這種仇恨罪行。

ZimStallion張貼一則憤怒的文章:

很好,這不是開玩笑,這件事讓我真的很火大。

仇外,對那些一輩子生活在重壓之下的人,因為忌妒仇恨外國人在南非的生活。

問:為何辛巴威人像洪水一樣湧入南非?
答:因為有個白癡辛巴威總統在沒有正當理由下掐熄人民的生機。
問:為何有個白癡辛巴威總統?
答:因為南非總統也是白癡,想盡辦法躲避全世界將槍口對準自己。
問:為何白癡南非人將怒火發洩在無辜的辛巴威難民身上?
答:因為白癡南非人很懶,習慣別人幫他們把事情準備好,辛巴威人的確有做事,所以雇主喜歡把工作給辛巴威人而不是南非人。
老天,南非人啊,我已經把事情盡量簡化解釋給你們聽,讓你們可以用腦袋想想看,請你們白癡南非總統停止支持白癡辛巴威總統,讓辛巴威人通通有家可歸,你們就有工作可以做,把自己的國家討回來,如果我們有其他選擇,我們才不想待在這。

Jacaranda FM 的部落格寫道:

因為近日仇外攻擊事件,約翰尼斯堡亞歷山大區的外籍公民請求警察讓他們回自己的國家,根據亞歷山大區的警方表示,近千名難民在警察局附近搭帳篷,部份組織捐贈毛毯、食物與其他民生必需品。

最後,Dispatch Now 寫道:

DispatchOnline架設共享部落格,邀請讀者分享對仇外攻擊、種族歧視與其他仇視行為的經驗,如果你想分享自己的看法與故事,請上 http://blogs.dispatch.co.za/surviving

因為各種媒體與地方新聞頻道,這是仇外攻擊已經備受撻伐,但不幸的是,我們的政府腳步依然慢吞吞,言辭閃爍,而非採取具體行動解決問題。

校對:abstract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