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新官上任能解決亞馬遜的問題嗎?

首長下台 一向是巴西內閣的內政事務,但馳名的雨林保育專家馬麗亞.席爾瓦(Marina Silva)從環保部辭職卻激起國際間的反應。總統盧拉(Lula)立即宣佈替代席爾瓦女士的人選是卡洛斯.明克(Carlos Minc),前里約熱內盧州(Rio de Janeiro State)環保首長及巴西綠黨的創辦人之一。 以下是當地部落客們對公共環保政策轉變所作的評論。

marina.jpg minc.jpg

馬麗亞.席爾瓦- # – 卡洛斯.明克

離職之後,這位十七歲才學習識字的前橡膠採收工人、前家庭幫傭(之後在她三十六歲時成為巴西最年輕的參議員),她希望她在環保局 的接班人卡洛斯.明克能夠確保政府環保政策的持續性,對抗來自Mato Grosso State 州長Blairo Maggi的壓力。Blairo Maggi反對採用國家貨幣協會的決議,該決議將迫使財政系統遵循環保規章,以達到進入亞馬遜地區農戶信貸(rural credit)的前提要件…。 馬麗亞.席爾瓦曾說,當你掌權的時候,即便是小權力(例如:報紙的專欄編輯),我們也會不自覺地陷入從上望下看人的煽誘。—「我在過往的人生中遇到了一些 人(不是現在),例如:奇科.曼德斯(Chico Mendes)與Dom Moacir Grechi,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其實應該從下往上看事物。從下望上才看的到是什麼東西在我們頭上。亞馬遜在我們頭上。如此由下望上我們才能夠看到它,才 能夠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我們必須把自己放在服務的出發點,也可以說是一種清理道路讓他人可以使用的態度我曾說過看著自己的兒子活著在別人的腿上比看著他死 在你的腿上好」「亞馬遜在我們上頭」Altino Machado

嘿!同事們,準備好!明克來了。這位新環保部部長將於今天與前部長馬麗亞.席爾瓦在巴西利亞共進午餐,之後會與總統盧拉在Planalto宮 (Planalto Palace)會面。從今起,內閣將不再是唯一的新聞來源。明克很有媒體頭腦。就跟馬麗亞一樣,他傾向使用網際網路,或許應該說是說電台(反之,在此不要 忽略電台)(no disregard here for the radio, on the contrary?)。他每一天都會很活躍,所以傳媒將需要指派一位記者跟著他跑。有一天,發生於上週,他就長期發展活動(Long Term Actions)指責特別秘書處(Special Secretariat)的未來同事曼戈貝拉.昂格爾(Mangabeira Unger),他是由總統盧拉指派負責亞馬遜永續發展計畫 (Sustainable Amazon Program)的人。另一天,他已經準備要建議前Acre州長喬格•維納(Jorge Viana)接替曼戈貝拉原來的職位。 隔天,他準備好讚美昂格爾(Unger)善於做大事。明克善於操弄文字、想法與概念,跟他的新老板盧拉一樣。讓我們好好看看他昨天被問及其任職里約熱內盧 州環保首長時所核發的大型公共工程環境許可證的紀錄數目時所做的回答:「你可以快又嚴密。並不是因為核發許可證需要花上三年以確保對生態系統的保障。你可 能在官僚系統中耗掉三年而取得不周密的執照。」 記者們只是將他所說的記錄下來,沒有人反駁。 記者們沒有太多時間去思考他們所聽到的,而且大多數也不知道要思考什麼。在這情形下,明克將他自己限於與挑釁他的言語開玩笑的狀況中。亞馬遜森林是我們的? 狗屁!部落格 do Noblat

穿著他的寬鬆背心與長髮,雖然這他們有被滅絕的危機,但是這個男士仍舊是個媒體事件,一個誇大言詞的機關槍。與他的前任相較,樸素的馬麗亞.席爾瓦讓我們想起秀麗綻放的蘭花與目標的象徵,卡洛斯.明克則像個橫掃大豆農場的瘋狂鏈鋸。 A matraca solta de MincLuis Nassif Online

導致馬麗亞.席爾瓦辭職的原因有許多的臆測。她曾提到政治支援的缺乏,一些評論者提到與盧拉強勢內閣總理,即負責加速成長旗艦方案的 Dilma Roussef的不合。另一個有力的謠言認為任命羅伯特.曼戈貝拉.昂格爾(Roberto Mangabeira Unger)統整亞馬遜永續發展計畫(Amaz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lan)是對前部長的最後一擊。事實上,曼戈貝拉—前哈佛大學教授 —在巴西利亞的環保政策制定的角色本身早已成為部落客討論的話題了。

有關為何任命曼戈貝拉[統籌亞馬遜永續發展計畫(PAS)]有兩種說法。在工黨(PT [Worker's Party])內部的現有說法是盧拉蓄意排擠前首長[馬麗亞.席爾瓦]。但有另一並不完全相衝突的說法在Planalto宮週遭流傳著,認為這次的異動象 徵著盧拉的「遠見」….無論如何,在這個(牽涉到環境部、農業部、農民發展和國家整合部的)[亞馬遜永續發展計畫] 中,曼戈貝拉跟這次的政爭並沒有直接的牽扯。盧拉已經聲稱他不會指定這幾個部會的其中之一[來負責統籌 PAS 計畫],因為他們會只顧到自身的利益…馬麗亞的部會從來不關心曼戈貝拉在說些什麼。他試著引起環保部的注意,但是馬利亞置之不理。同樣的,農民發展部 也對他的想法不怎麼感興趣。儘管如此,曼戈貝拉還是找到了他的盟友,並且把手伸向了亞馬遜 — 一個國際密切關注的議題 — 來尋求他第一本著作的靈感。在一場用政府所舉辦的演說中,曼戈貝拉發表了他的看法。當曼戈貝拉提出一個勞資雙方之間關係模型的新方案,他得到了盧拉的支 持。不到一年間,曼戈貝拉擴大了他的視野,雖然此時他仍未確認接掌 PASAcerto de Contas

Managabeira的新模式 強調巴西必須從沒有組織的經濟活動中拯救亞馬遜,這需要詳細規劃保留與發展之間的關係。「保留亞馬遜唯一的方法就是發展亞馬遜」,當然,這是巴西應當承擔的角色。有趣的是,上週末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Whose Rain Forest Is This, Anyway?‘)在這場論辨當中佔據核心位置,把1989年高爾所說的:「不同於巴西人所以為的,亞馬遜並不屬於他們的所有物,亞馬遜屬於全體人民」這番話又重新搬到檯面。部落客們就如預期一樣,對這番話做出了回應與評論。

現在,歐洲跟北美的居民已經如他們所願污染了整個行星,美國更拒絕簽署可以增進抵抗污染型產業的京都議定書,他們又想要把手伸進「地球之肺」,而這是我們的亞馬遜。 紐約時報還批評巴西捍衛亞馬遜Aos Quatro Ventos

從人類的角度來看,如果亞馬遜流域應該要被國際共有,那麼我們也該把世界上所有的石油產地變成國際共享。石油對人類穩定生活的重要性不亞於亞馬遜流域雨林 對未來的重要性。然而,石油產地所有人卻認為他們有權利決定什麼時候要增加或減少石油生產量,提高或降低石油價格。這個世界的富人們認為他們有權利把這些 對人類極為珍貴的財產拿來燒。同樣的,富國的財務資產也應該變成國際共享。如果亞馬遜流域是每個人類共有的自然保育區,那麼亞馬遜雨林也不能由著土地所有 者或國家決定要燒還是不燒。燒光亞馬遜雨林很糟糕,就跟全世界的觀察者任意的決定造成的失業問題一樣。我們無法允許屬於全世界的經濟資源最後被拿來燒毀整 個國家,只為了關切者的詭異想法…。我們可以把小孩子也都變成世上各國共有的,不論他們的出生地,讓他們變作整個世界都該付出心力照顧跟關注的資產, 甚至比亞馬遜雨林還重要。當世界領袖開始關心世界上的貧窮孩童,並把他們視為全人類共有的資產,那麼他們就不會允許這些孩子在本應該唸書的時候工作,或是 在應該好好活著的時候就死了。身為一個人道主義者,我支持把全世界都變成各國共享,但只要這個世界還把我當成是巴西人,那我就會以巴西人的身份捍衛屬於我 們的亞馬遜雨林。只屬於我們。 [這篇部落格重寫自一篇由前巴西教育部長Cristovam Buarque撰寫 的知名文章 Cristovam Buarque: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the world – Cristovam BuarqueVi o mundo

過去幾天,巴西媒體吵得最凶的議題就是紐約時報新任駐巴西記者Alexi Barrinonuevo所寫的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文章的標題為「亞馬遜森林屬於巴西嗎?還是全世界?」在部隊的營房裡,我們幾乎都會聽到老將軍與上校 們因為穿上休閒服而發出不不適的聲音。但是,那些不帶偏見與前提閱讀這篇文章的人可以發現一件事:這篇文章相當中肯。這是一個外國媒體派駐巴西的記者最近 會關注的典型議題。 這篇文章描寫目前巴西當地極為普遍的妄想症,世界某處的某些人想要從我們這裡偷走亞瑪遜森林。這樣並沒有點出真正的威脅。對巴西有一定了解的人對這場辯論 並不會感到驚訝;而那些國外來的人則是被右派(保守派)的這種陰謀論所修飾的想法所驚嚇…。是的,巴西的確有義務為全世界保存它的森林。這也是我們自己必 須負的一項責任。失去亞瑪遜森林,中西部到南部之間這一大片支持經濟成長的農地將失去雨水灌溉,照亮聖保羅與里約的水力發電廠也會失去水源。因此,從一個 綜覽全局的觀點來看,保存雨林毫無疑問是一門又好又合理的事業。我們應該把亞馬遜關閉然後不准任何人進入嗎?我們要如何安置那些已經生活在哪的地主呢?要 如何在這塊代表(representative)或警察用鍊鋸殺人的土地人落實法規呢?又要如何發展巴西的研究中心來留住當地或外國的科學家呢?沒有人會 將亞馬遜從我們身邊拿走——國際正記也不會採取這項行動。但是在前部長Marina Silva辭職的背後只有一個簡單的事實。巴西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片最大的森林。當我們不知道怎麼跟亞㆘遜共處,森林就會不斷被破壞,我們之中的一群人因為 罪惡感,就繼續幻想著其他人會強行奪走這片森林。更深一層,再更深一層來看,也許是因為他們知道我們真的對森林被破壞有了罪惡感。 亞馬遜是我們的嗎?Pedro Dória Weblog

在保留或開發的公共政策光譜擺蕩間,我們仍可發現一些能將亞馬遜的豐富文化連結一起,並極致展現的不同方式。他們發聲吶喊的尋求認可 everyday facts,然卻不在任何現行政治論述的優先考量中。

今日我們都知道亞馬遜雨林的豐富性深深地內化在當地住民的文化當中,直接連結到尊重、保存森林與其居民間民族植物學傳統的一種理 性經濟探索。這樣的觀念連結到在地的「財富」,藉由該區域的祖先傳承文化所累積的知識,將植物、動物與文化統一成為一種緊密的連結,呈現出一種綜合的知 識、尊重、使用與保存的關係。但是當實體與物質性「叢林民族」的保存工作牽扯到自然、免疫疾病與醫療面向,文化面向的保存便帶有一個堅實的政治成份,從國 家介入的角度是更為平順與可以被治理的。文化保存,用白話來說,就是意味著維持原住民的生活狀況,讓他們可以保持基於祖先信仰的、自己適當的生活方式。在 這個基礎上,這些民族的那種「宇宙觀」(cosmic vision),包含著他們的神話…迫切的需求把亞馬遜流域,它龐大的經濟契機,作為一種更無法分割的部份必然包含著自然與文化之化合物,也就是人與 森林的結合。 森林與其居民, by George Felipe Dantas – Vi o mundo

譯者:PipperLPortnoytzuche、Tsungyi、ilyaH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