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瓜地馬拉:緬懷失蹤者

「失蹤」這個詞彙在拉丁美洲非常普遍,特別與當地種種悲劇有關,「失蹤者」指的是在武裝衝突與獨裁體制下失蹤,永遠找不到遺體或姓名的受難者,六月份在瓜地馬拉境內,部落客藉參與紀念儀式、藝術展等各種活動,告訴世界他們對無故失蹤一事的感受,以及此事在武裝衝突期間傷害多少瓜國民眾。

Haverford學院兩名學生提到研究失蹤者故事的經驗:

所有應負罪責者一概否認,這真是對倖存者與罹難者最大的污辱,世間最不公義之事,莫過於無辜、貧困、受漠視的民眾,永遠無法逃離這些恐怖經歷。

其中一人名叫don Andres,他現年82歲,仍在挖掘尋找1982年夏天,遭軍方以繩索殘忍勒斃的兩名女兒和孫子,鋤頭挖掘黑土的聲音愈來愈大,底下顯然有空洞,當挖出綠色布料的碎片時,他崩潰痛哭,我們也是。don Andres此刻宣洩出25年來的悲痛,這些年來,他從不確定女兒身在何方,依據歷史情況,兩人當然已經身亡,當時只有九個月大的孫子命運也相同,如果當時Andres的孫子沒死,現在都25歲了,比我們兩人年紀還大,但卻沒有長大的機會。當我們掘出三人的遺骸,心裡正為don Andres淌血,但仔細想想,他並不是個案,全國還有50萬個don Andres。

Fe de Rata[西班牙文]提到,最近Antigua Guatemala有項公共藝術展就名為「失蹤者」:

失蹤者」巡迴展覽中,展出25名拉美藝術家透過充滿衝擊力的作品,表現對這個主題的感受,策展人為美國北達科他州藝術館館長Laurel Reuter,留下阿根廷、巴西、智利、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瓜地馬拉、烏拉圭等國極權統治時代人們的記憶。

展覽焦點為一系列名為「空虛的恐懼」的表演藝術作品,藝術家Stefan Benchoam在戶外街道的沙子上寫下:「人因缺席,更覺其存在」,之後風慢慢將沙與字吹走;其他作品在記錄於展覽部落格中,例如Jessica Lagunas的「120分鐘靜默」,內容是藝術家從軍服上割下一塊塊的布。

投影片感謝Los Desaparecidos部落格提供

瓜地馬拉在武裝衝突中受創甚深,根據La Ladilla[西班牙文]的部落客所言,軍政府對人民有各種暴行、虐待,以及四萬人失蹤,許多人歸疚軍方造成這些人下落不明,「對抗遺忘靜默、支持認同公義子女」(H.I.J.O.S.)這個組織便抗議軍人節與獨立節的閱兵,Mimundo.org的解釋是:

我們要求停辦6月30日軍人節與9月15日獨立節的閱兵,軍方展現兵力看在瓜國社會眼中不僅冒犯民眾,更象徵儘管國內外司法單位都判決軍方犯下違反人性罪刑,但軍方依然不受懲處。…我國簽署和平條約終結36年戰事,希望建立民主程序,但向暴力體制及極權主義致敬的閱兵典禮卻依然存在,著實非常諷刺。-瓜地馬拉H.I.J.O.S.

這個訴求最終成功,自軍人節在瓜地馬拉設立以來,慶祝活動首度不再對外開放,許多部落客對此感到高興,也有許多社運人士呼籲連署停止所有慶祝活動,Historica Transitoria[西班牙文]很高興見到這個結果:

我們共同寫下歷史,停止恐怖與野蠻行為象徵,我們一同阻止閱兵,來自Marcos、Ixcan、Peten、El Estor、Coban的許多人,在紙上蓋指印或簽名,打破沉默發出聲音。

但也非所有人意見一致,身為軍方成員的部落客Perspectiva Militar[西班牙文]表示:

對於在武裝衝突中喪失至親者,會有這種態度很合理,不過也有許多人失去親屬或是軍方成員,他們在和平條約簽署近12年後,已放下原來對立的態度。

雖然有許多罪刑未受制裁,政府也不願將受難者的檔案公開,許多瓜地馬拉民眾仍不斷學習自身歷史,並積極參與緬懷罹難者的活動。

校對: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