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波赫:大屠殺紀念日

布拉圖納茨屠殺事件 (Bratunac)至今16年,瑟布雷尼卡(Srebrenica)屠殺事件至今也有13年,在這些屠殺事件中,超過10,000人死亡,主要是普通平民,大部分受害者至今仍無法確認身份,部份直接或間接主導戰爭罪行的人尚未逮捕歸案,部份甚至已經無罪開釋。

每年博客與新聞記者會提醒讀者這些悲劇,如1992年發生在布拉圖納茨的屠殺事件,1995年發生在瑟布雷尼卡的屠殺事件,這些事實固然令人心痛,但沒有人應該對戰罪保持沈默。

以下是90年代波赫東部大屠殺事件的相關意見與親身體驗綜合報導。

住在瑟布雷尼卡小城的Queeria 在2008年7月11日清晨張貼一文「瑟布雷尼卡的天氣如何?」,這篇文章原本發表於網站www.pescanick.net,這個網站涵蓋前南斯拉夫政治與人權議題,對塞爾維亞有特殊觀點。

如果你問我,7月11日天氣晴朗而悲傷[…]
[…] 今年,瑟布雷尼卡大屠殺又挖出新的308具大體,越來越多墳墓開挖,在豔陽下等在墓穴前方的是受難者的家人,大多是受難者的母親、姊妹、孩子,他們痴痴苦等的那具棺木,裝的是他們最親愛的人僅剩的遺骸。[…]

Bojan Toncic,他的文章也張貼在www.pescanik.net,提醒讀者不要遺忘1995年七月11日瑟布雷尼卡大屠殺。

[…] 1995年七月,[…] (穆斯林)男性遭到質疑可能是軍人(大部分都是15歲的男孩),被迫與女性和長者分開,他們受虐的照片散佈至全世界,主導這場罪行關鍵人物塞族共和國前總統卡拉迪契(Radovan Karadzic)與前軍事指揮官姆拉吉奇(Ratko Mladic),至今仍逍遙法外。
[…] 瑟布雷尼卡大屠殺是前南斯拉夫內戰中最恐怖的獨立事件,也是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發生的戰爭罪行最慘烈的一起。[…]
[…] 卡拉迪契的同黨殺害瑟布雷尼卡7,500-8,000名左右的穆斯林,並留下詳細的資料記載受難者人數、姓名、判決等。

接下來,Bojan Toncic摘錄Semir Ibrahimovic動人的文字,這是他看完影片後所寫下的,影片拍下瑟布雷尼卡大屠殺中,Trnovo地區六個年輕穆斯林男性對抗 Skorpioni軍營時慘遭殺害。

在影片中,我看到他們對著我父親的頭開了三槍,七月10日瑟布雷尼卡淪陷當天,父親與其他人一起出門,我們很難過,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看見彼此,他加入死亡遊行朝Tuzla走去,子彈從四面八方飛來,我們不知道我們還活不活得成,他跑過橋、朝著我們揮手、身上穿了皮夾克和一件藍上衣[…]

這段極度寫實的影片可以在YouTube 找到,瀏覽人數達175,627次。

博客 Foreign Policy Association's War Crimes 發文紀念瑟布雷尼卡大屠殺十三年,文中描述了影片內容

[…]在Scorpions軍營軍事指揮官Slobodan Medic審判期間,多起事件的影片曝光,這些影片只是波士尼亞的戰爭日記一部份,在一段影片中,六名男子從軍用卡車後面帶出,趴在地上,接著一個男人被迫走到機關槍前受死,一個接一個遭到Scorpions軍營槍殺,其中一個士兵對著鏡頭說:「你拍到了嗎?你拍到我射死這狗娘養的混蛋嗎?」一開始只有四個人遭到槍斃,另外兩個被逼著將屍體拖到另一個區域,根據證詞,這些士兵試圖將現場佯裝成俘虜鬥毆死亡,另外兩個倖存者在建築物外遭到殺害,在影片中,一個士兵被拍到用雜誌蓋住一個俘虜的頭,以表示「我還有一點人性!」[…]

克羅埃西亞裔的塞爾維亞軍人Drazen Erdemovic,證實參與了波士尼亞的穆斯林大屠殺,克羅埃西亞小說及散文家Slavenka Drakulic在他的書《Drazen Erdemovic生命中的一天》寫了以下這段話:

[…] 俘虜並不知道自己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他們的眼睛被矇住了,Drazen 對此感到高興,他覺得這是仁慈的做法,但是,不久之後幾輛巴士載滿沒蒙眼的人們抵達現場,這些人的手甚至沒有綁住,像是匆匆忙忙湊在一起,為什麼這麼趕?Drazen 不明白,俘虜(沒蒙眼的)可以看見自己的命運,他們看見屍橫遍野,軍人拿著步槍等著他們,他們從巴士上走下來,順從地在持槍軍人前排好隊伍,或許他們已經毫無感覺感受,接著,一個畫面讓Drazen感到十分震撼,當他舉起槍對準一個男人的頭,他看到男人的褲子後面溼了一塊,水漬越來越大。Drazen 聽見命令,他開槍射擊,男人倒下時,Drazen 看見男人仍然活著,還繼續尿著,此刻讓Drazen 非常難受,好像這一切發生在自己身上,「這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他心想,但是很快就把這個不愉快的念頭拋到背後。[…]

博客Dijaspora則持完全相反的意見

瑟布雷尼卡事件超過90%的受害者,都是Naser Oric軍營的士兵,在淪陷之前,這些人燒毀德里納河(Drina River)沿岸超過140個村落,殺了3,228個塞爾維亞百姓,現在統計,瑟布雷尼卡與其周邊大約有2,000名穆斯林軍人遭到殺害,沒有任何客觀因素或人道理由,可以讓這些穆斯林軍人免於塞爾維亞德里納河及塞拉耶佛(Sarajevo)地區受害者相同的命運,尤其是死亡的穆斯林多半是軍人,而塞爾維亞這邊只是單純的平民百姓。

Bojan Toncic 同樣 提到波士尼亞的瑟布雷尼卡戰爭罪行:

在瑟布雷尼卡大屠殺13年紀念日前夕,海牙國際法庭提出更多證據[…] […] Naser Oric軍營沒有罪,法庭如此宣判,推翻兩年前的判決,但無論如何,這個字代表了一個戰爭罪犯,摧毀了許多塞爾維亞村莊,而且根據獨立估算,在1992年間殺害了超過2,000名百姓。[…]

校對: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