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憤怒阿拉伯:以色列在黎巴嫩飽受挫敗

「過去20年間,以色列在黎巴嫩飽受挫敗,所以以色列盡其所能強施苦難於黎巴嫩與其人民,不曾得到制裁(對於以色列在50、60、70年代所作所為),現在以色列終於得到報應。」部落客The Angry Arab對媒體報導以黎換囚新聞所作評論。

Dr As'ad Abu Khalil的反應就像大多數阿拉伯部落客與社論作者一樣,將以色列釋放俘虜交換兩名以色列後備役軍人事件,視為黎巴嫩的成功。

他進一步補充:

以色列對全體阿拉伯世界所說的種族言論(他們唯一懂的語言只有命令式),也可以用在他們自己身上,至少對我而言,阿拉法特(Yaser Arafat)是領導革命的錯誤人選之一,他領導人們對抗以色列的方法簡直是一場災難,他並沒有給予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戰俘應有的尊重與待遇,德哈蘭(Muhammad Dahlan)可說是阿拉法特的接班人。另一方面,西方媒體對巴拉克 (Ehud Barak)在1978年抹滅人性的殘酷暴行避而不談,巴拉克在穆格拉比(Dalal Al-Mughrabi)死後還對她的遺體開槍,拖著她的頭髮(巴拉克只敢在穆格拉比死後這麼做),毀壞她的遺體,之後撕毀她的上衣,這是以色列前總理所犯下的性醜聞,發生在穆格拉比與其盟友身上的細節,以色列從不相信,認為這是敵人的說詞,以色列政府不斷說謊,繼續掩蓋事實,巴比倫.塔木德(Babylonian Talmud )經文所說的可以適用於以色列身上:說謊者的懲罰將是不受眾人所信任,即便他說的是事實。回去看我對2006年以色列對黎巴嫩開戰的文章,我試著記錄以色列在戰爭時期所說的謊言和偽裝,你不記得以色列宣稱在黎巴嫩南部「尋獲」三具伊朗士兵屍體了嗎?你不記得以色列宣稱手握「數百具」黎巴嫩真主黨士兵遺體?(現在證實只有五具),我不確定1979年發生什麼事情,昆塔(Samir Quntar)拒絕承認以色列口中的謊言(不過美國媒體卻逐字造抄),當時昆塔只有16歲,現在他的兄弟Bassam 企圖在黎巴嫩報紙Al-Akhbar揭發以色列對慕尼黑事件說謊,以色列與他們的阿拉伯敵人對抗時,對其他阿拉伯政府扯謊,以色列所懷抱的種族思想,讓他們很難像接受其他人一樣,接受其他阿拉伯人,同樣以色列也很難以相同的態度珍重別人的死者與生者。

在另一篇文章裡,The Angry Arab問到:

當然,紐約時報忙著大肆報導,完全相信以色列政府的做法,當我在讀以黎換囚的事件時,想起已故美國諧星George Carlin說的:為什麼以色列的恐怖分子叫做突擊隊?而又為什麼巴勒斯坦的突擊隊叫做恐怖分子,為什麼總是有巴勒斯坦受害者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遇害的故事,卻沒有關於以色列罪行的報導?為什麼沒有任何關於以色列「戰俘」的故事?這些以色列入侵者的殺手一開始在黎巴嫩的土地上做了什麼事?我恨所有以色列媒體(還有美國及沙烏地阿拉伯媒體)大力宣傳以色列戰俘的名字、對他們百般同情,你不會在我這看到這些士兵的名字,因為我拒絕屈服在媒體的標準下,去分辨人命的尊貴與卑賤,我要我去同情那些在黎巴嫩南部村鎮投擲炸彈的以色列士兵?開什麼玩笑!

Dr Abu Khalil接著批評新聞報導扭曲與美國立場偏頗,他說:

在以黎換囚中,以色列交出197具遺體給黎巴嫩,兩名以色列士兵卻比197具阿拉伯遺體博得更多新聞版面,真是活見鬼了,死掉的以色列士兵比全體阿拉伯人還值得報導,這就是白人的種族標準,這解釋了為何中東媒體研究所(MEMRI)今天發布公告,抗議Fath運動巴勒斯坦自治議會 (PLC)表彰穆格拉比,在中東媒體研究所的文宣中,將穆格拉比定為恐怖分子,根據猶太復國主義,就算是阿拉伯人的遺體也還是恐怖分子,包括女人、孩子、全部的阿拉伯人,如果穆格拉比是恐怖分子,那巴拉克不就是超級恐怖份子?那些阿拉伯遺體並不全是真主黨黨員,只有九個是真主黨戰士,17個屬於黎巴嫩共產黨,22個屬於敘利亞社會民族主義黨,30個來自Amal運動,其他分別來自不同的阿拉伯國家,他們在黎巴嫩為黎巴嫩與巴勒斯坦捐軀,共計148人分別來自不同的巴勒斯坦組織,有些來自突尼西亞,但請不要誤解,阿拉伯後援隊向以色列入侵者宣戰的決心永不減少。
永不。

註:還沒讀紐約時報就先發了這篇文,果然,沒有一張阿拉伯遺體下葬的照片,相反的,紐約時報連續三天大幅刊登以色列人哀悼的圖片,就連今天是報導197具遺體移靈回黎巴嫩也不例外。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