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索忍尼辛逝世

solzhenitsyn.jpg

以「古拉格群島」(The Gulag Archipelago)一書為其代表作的俄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於8月3日辭世,享年八十九歲。

索忍尼辛的死訊傳來,已在俄語部落格圈引起迴響,這是由LJ的使用者markgrigorian所張貼的一篇索忍尼辛傳奇[俄語]:

索忍尼辛辭世

這種新聞總是無預警的傳來。他以八十九歲辭世。

對我而言,索忍尼辛的記憶開始於廚房的收音機。每天傍晚,日復一日,我的祖父聽著收音機播放「古拉格群島」,我也跟著聽。那時我 對索忍尼辛的文字懂的不多,但能感受到每一集的扣人心弦文字中所傳達的力量。也因為如此,我們現在才能目擊他的文字帶來的影響力及後續發生的種種事件。

當然,不能不知道他的名作「伊凡•傑尼索維奇的一天」(One day in the life of Ivan Denisovich)、於1962年11月最早刊登索忍尼辛此一小說的新世界Novyi Mir)文學雜誌,以及新世界文學雜誌的主編特瓦爾多夫斯基(Aleksandr Tvardovsky)。

長久以來,對我來說,索忍尼辛是「古拉格群島」(The Gulag Archipelago)主要且唯一的作家。

這種感覺越增強烈是在攝影師Misha Kalantar花了好幾個晚上,一頁頁的翻拍下「古拉格群島」後在巴黎印出的同時,這也就是我們後來看到那厚厚的一疊此書的翻拍頁。

我後來讀了這本書。從開始便是一陣緊張,因為這本書只能借一晚,一晚上能讀多少呢?即便我讀書的速度很快,我仍深被書中的情緒所淹没,我必須不時把書放下,深呼吸,然後再回到書中所記錄恐怖的蘇聯奴隸勞動和集中營,描寫這無情的系統及其所犯下的罪行。

然後讀到「癌症病房」(Cancer Ward)和「第一圈」(The First Circle)。

我喜歡這種優雅的老派寫作方式,以及他紮實的文字結構出「前蘇聯」的沉重,還有那寫意的敘述步調。

蘇聯讀者通常是從「伊凡•傑尼索維奇的一天」及Matryona's Place開始接觸索忍尼辛,但對我而言,這二部作品讓先接觸其他作品的我,更加理解索忍尼辛。

他的「如何讓俄羅斯更好」則讓我感到反感。我無法接受短文中所揭露的開放國家主義。儘管如此,在1990年代,「共產主義的時代之鐘停止向前」這樣的辭藻讀起來像文學虛構,但最後真的發生了。

在此同時,我開始了解到索忍尼辛代表著蘇維埃反動的國家主義支派。某種程度而言,如果要我在索忍尼辛和支持蘇維埃民主改革者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之間做個選擇。我會選擇沙卡洛夫路線。

「牛犢頂橡樹」(The Oak and the Calf),我將它視為個人對系統不妥協的鬥爭。即便書中有缺失,但是本易讀性很高的書,意謂著這本書寫的很好。

「紅輪」(The Red Wheel)則超出我的範疇了。

索忍尼辛的東正教/愛國路線有點不像我的取向。「1914年8月」(August 1914),我認為從此之時逐漸失去了文學品味及寫作技巧。

但,撇開我個人哲學的內心投射以及索忍尼辛的文學風格,我推崇古拉格群島一書的功績。在蘇聯時代,必須對抗出版審查和迫害,索忍尼辛設法收集可貴的資料,將之系統的整理,在清楚的寫作之下,實在引人注目。

這些功蹟真的不能低估。 古拉格群島是一本偉大的著作。

索忍尼辛的照片取自Wikimedia Commons

校對:Noheard

2 則留言

  • 依俗緣不懂俄語,在台灣看翻譯的「古拉格群島」,卻能隱約感受到葉爾欽的政治家風範,應該是受到「古拉格群島」一書的影響吧?
    索忍尼辛透過文章創作的寓理明言,發揚理想的精神與知識,其影響所及—-蘇聯的和平解體,應該算是蘇聯的領導人政治信仰和政治理念因其作了心靈改革。
    索忍尼辛展示了生命的獨特意義,索忍尼辛和葉爾欽一樣令人尊敬。

  • 另一令人尊敬的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尚在世,媒體記者似乎該去採訪戈巴契夫對索忍尼辛辭世的感想。

    —-戈巴契夫結束東西冷戰,令人尊敬,並說過:「我生活的目的就是消滅對人民實行無法忍受的獨裁統治的共產主義。」對蘇聯的和平解體,和葉爾欽並駕齊驅。

    —-批評戈巴契夫和葉爾欽的人,應該更進一步在法治的層面,批評現任領導人。民主與法治必須配套而行,人民的智慧則決定自己的將來生活水平。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