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克羅埃西亞:集中營指揮官之死

對於不住在巴爾幹半島人來說,Dinko Šakić這個人名、Jasenovac這個地方、或是烏斯達莎(Ustaša)這個團體,沒有任何意義,不過對於克羅埃西亞人民而言,這個名字不斷勾起過往回憶,並在國內外不斷出現。若要解釋其重要性,首先要從Ustaša 這個團體說起,這是一個抱持極端民族主義的法西斯團體,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掌控克羅埃西亞,是納粹政權的傀儡政府,首腦為帕維利奇(Ante Pavelić),儘管他們試著證明自己不像他們的納粹好友一樣殘酷,但事實上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untitled-1.jpg 
烏斯達莎國旗,摘自維基百科

舉例來說,Jasenovac 集中營,就是烏斯達莎用來囚禁與虐殺猶太人、塞爾維亞人、羅馬人、游擊隊(即企圖對抗烏斯達莎的克羅埃西亞人),以及他們認為是敵人的任何可疑份子,很難確認這個克羅埃西亞版的奧斯威茲集中營(Auschwitz)究竟有多少受難者慘遭殺害,不過官方統計與一般數字推斷大約70,000-85,000人,也有人估計數字應達500,000人之多(更高的死亡人數因為可能浮報而不受採納),集中營的指揮官 Dinko Šakić 在1945年烏斯達莎政權滅亡時,逃離歐洲藏身阿根廷。

部落格 Greater Surbiton 的 Marko 總結烏斯達莎政權的歷史:

不管是就道德面而言,或是就克羅埃西亞的愛國層面,烏斯達莎運動的歷史都是最大的恥辱;然而,自從1990年克羅埃西亞的共產政權垮台後,有些克羅埃西亞人卻意圖持續這段不光彩的過去,聲援烏斯達莎政權的遺跡。 

Dinko Šakić and Nada LuburićJasenovac 集中營前穿著軍服的 Dinko Šakić 及 Nada LuburićDinko Šakić (摘自維基百科)

1998年,在阿根廷發現Dinko Šakić 蹤跡,很快地Dinko Šakić 引渡回到克羅埃西亞,因為在Jasenovac 集中營擔任指揮官遭到審判,最後判刑20年,當他在2008年7月20日死於獄中的時候,僅僅服完一半刑期,因為Dinko Šakić 已經86歲,因此他的死早在預料之中;不過在Jasenovac集中營主導猶太人滅絕計畫的Dinko Šakić,葬禮在克羅埃西亞與猶太人之間引發軒然大波,因為Dinko Šakić 要求穿著Jasenovac 集中營的軍服下葬。如果抽離克羅埃西亞背景,套用至其他國家,人們就會發現這有多荒謬,Serbian news portal B92 的 Matthew 指出

你可以想像奧斯威茲集中營的指揮官舉辦這樣的葬禮嗎?

如果這還不夠誇張,請見以下Greater Surbiton 的Marko敘述:

…主祭的牧師 Vjekoslav Lasic 表示將Dinko Šakić 定罪的法庭,同樣將克羅埃西亞與其人民定罪,NDH是現代克羅埃西亞人的家園基礎,所有仍有尊嚴的克羅埃西亞人民,都應該為 Dinko Šakić 感到榮耀。

請牢記在心,這樣的說法並不代表全體克羅埃西亞人共有的想法,這番言論背後意涵引發更大漣漪。LimbicNutrition Weblog表示,國內外受到Jasenovac 集中營指揮官 Dinko Šakić 下令屠殺所影響的人們,被前述言論大大激怒:

猶太共同體(Jewish Community)副主席Jasminka Domas表示,Dinko Šakić 的葬禮上發生這樣不光彩的事件,不僅污辱所有曾受烏斯達莎政權迫害的受害者記憶,同時也玷污克羅埃西亞共和國的聲譽。

以色列Simon Wiesenthal中心主任Efraim Zuroff 已經致函克羅埃西亞總統Stjepan Mesić表達他對Šakić葬禮方式及牧師發言的憤怒。 部落客 Ari Rusila of BalkanPerspective 同樣也對這個議題發表意見,他引述以色列駐克羅埃西亞大使Shmuel Meirom對葬禮發言的回應

「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克羅埃西亞人民都為Jasenovac 集中營的指揮官,或說殺人兇手的葬禮感到震驚,竟然允許他穿著Jasenovac 集中營的軍服入葬,」大使 Meirom 在國家新聞媒體Hina公開信中表示,「同時,針對葬禮主祭表示 Dinko Šakić是全體克羅埃西亞人的典範,我強烈譴責這段不適當的發言。」

除此之外,Zoran Oštrić of Zelena Lista (綠色清單)[克羅埃西亞語]也是反對推崇Dinko Šakić的許多克羅埃西亞人之一,並為克羅埃西亞的大眾文化將他尊為克羅埃西亞值得尊敬的對象表示哀痛:

很不幸的是,十年前將Dinko Šakić定罪時,不知是受到祖父輩的鼓舞,或是年輕人自己突發奇想, Dinko Šakić的名字在足球比賽中竟然變成加油口號。

為什麼人們會背棄血淋淋的事實,這些人殺了那麼多的人,如今竟然變成文化象徵?答案很簡單,對於這些歷史,遺忘歷史上的這號人物顯然比致力於轉型正義,為當時政府所作所為做出改革行動來得簡單,部落格 Ljevica (左手)[克羅埃西亞語]有句話道盡極左派的想法:

Dinko Šakić遭定罪是因為他下手殺死40名拘留犯,並下令絞死22名戰犯,但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

儘管Dinko Šakić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然而受到Dinko Šakić下令謀殺所直接影響的倖存者,並不認為因為Dinko Šakić已經死了,一切事情就不再重要。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