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非洲部落客看蘇丹總統遭起訴

作者註:本文與John Liebhardt共筆完成

全球部落客都在關注,國際刑事法庭最近決定,以種族滅絕、戰爭罪、違犯人性罪刑等多項罪名,起訴蘇丹總統巴席爾(Omar Hassan al-Bashir),許多部落客都批評此事,認為不僅難以定罪,原已動盪的蘇丹局勢只會因此更加混亂。

sudan-refugees.jpg

難民孩童與家人在蘇丹達佛地區的Sam Ouandja等待糧食分發,照片由Nicolas Rost/UNHCR拍攝,由hdptcar上傳

事件背景 經過三年調查,國際刑事法庭檢察官莫雷諾-歐坎波(Luis Moreno-Ocampo)正式起訴蘇丹總統巴席爾(Omar Hassan al-Bashir),包括在國內達佛(Darfur)地區造成種族滅絕、違反人性罪刑、戰爭罪等十項罪名,這是國際刑事法庭(ICC)成立六年來,首度起訴現任總統。巴席爾與政府發言人旋即駁斥指控,強調將以外交處理此事,蘇丹曾簽署但未批准Rome Statue,這是國際刑事法庭成立的依據,換言之,蘇丹政府並無義務與該法庭配合。

莫雷諾-歐坎波來自阿根廷,他指稱巴席爾五年來向軍方與阿拉伯民兵下令,攻擊與摧毀達佛地區三個種族,直接受波及而居住於難民營的人數將近250萬,聯合國估計戰火與疾病已帶走近45萬條生命。這位檢察官表示,他有證據顯示,蘇丹政府所掌控的軍事團體為占地,利用強暴、飢餓與恐懼強迫人民離開。

聯合國安理會於2005年指派莫雷諾-歐坎波,針對巴席爾在蘇丹達佛衝突中的角色進行調查,美國政府稱此事為「種族滅絕」。

理論上蘇丹政府現在應逮捕巴席爾,而來自迦納、拉脫維亞與巴西的三名國際刑事法庭法官將審閱起訴書,再決定是否要開庭,檢閱過程最長為三個月。

來自蘇丹的反應

於達佛北部工作的援助人士Too Huge World在7月11日時,將等待起訴消息比擬為等待手榴彈爆炸:

起訴書背後的潛在意涵很多,但也令人沮喪,包括街頭的反西方遊行、政府支持攻擊聯合國單位、驅逐許多或所有國際組織等。

在我的想像中,這應該有點像等待手榴彈爆炸的感受。

他在7月14日的另一篇文章裡,描述起訴書對當地安全的影響:

今天至目前為止,國際組織人員與設備並未遭到攻擊,首都市區有場經過仔細安排的大規模抗議,達佛西部與北部各有一場,達佛南部則未傳出,各位應該可以想像,多數達佛民眾對政府並無好感,因此我們應該可以預期,主要抗爭活動會來自阿拉伯部族或民兵為多數的地區。

雖然目前負面消息較少,並不代表長期而言沒有其他效應產生,還要再觀察,接下來24小時最為重要。

Sudanese Thinker怪罪聯合國造成人心惶惶,也批評人們支持起訴總統:

真正的傻瓜是聯合國人員,他們與國際刑事法庭(ICC)配合情況很糟,現在ICC惹出麻煩,讓聯合國不得不加強維安。

[…]請給我一個支持ICC的理由,支持他們的蘇丹人只是感情用事。

Sudan Watch部落格的Ingrid Jones經過十個月的沉默之後,撰寫公開信給ICC,請求他們重新考慮整件事:

親愛的ICC,請不要起訴蘇丹總統巴席爾或其他政府官員,因為對於許多查德人、蘇丹人、維和部隊、人道組織人士,還有那些亟需援助與保護的民眾而言,不公平的起訴書可能會帶來悲慘後果。

sudan-refugee2.jpg

達佛Sam Ouandjaa地區的難民女子,照片由Nicolas Rost/UNHCR拍攝,由hdptcar上傳

非洲部落客反應

非洲各國領袖對此事發言時,大多反對ICC的作法,埃及外交部長擔心若以「不負責任態度」處理蘇丹問題,只會使情況惡化,南非政府也表明,巴席爾永遠不會遭到逮捕。

擔任非洲聯盟主席的坦尚尼亞要求ICC暫緩此事,直至達佛局勢與蘇丹南部和平情況更穩定再說,但流亡賴比瑞亞記者Emmanuel Abalo十分憤怒,要求非洲領袖挺身反對暴君:

每當需要展現人性與坦率,勇敢發言反對成員國的惡行時,非洲聯盟就會說出「非洲團結」與「不干涉他國內政」等廢話。

對於民選且政績良好的非洲領袖而言,難處在於非洲聯盟代表他們發表聲明,但內容卻不符他們對迫害人權與辛巴威等國暴政的反對立場,結果世界其他區域組織都公開質疑非洲聯盟的公信力,讓部分成員國備感尷尬。

AfricanLoft部落格的Codrin Arsene提到,還有其他因素得考慮:

阿拉伯民兵遲早都會報復,聯合國應將所有非軍事人士撤出達佛,全部移往肯亞奈洛比。

阿根廷也該將安全等級升至最高,此事焦點是個遭控種族滅絕的阿拉伯國家,該國軍隊極度可怕,願意為報復達成任何協議,很可能還牽涉蓋達組織(Al-Qaeda)。

我讚許莫雷諾-歐坎波檢察官決心起訴蘇丹總統,但他應該非常小心,生命肯定受到威脅,他是世界上以種族滅絕罪起訴的檢察官。

肯亞Nairobi Notebook部落格仔細檢視聯合國在此事的角色

目前最多人同意的看法是,檢察官硬將蘇丹總統拖進法院,也無助於化解達佛民眾的苦痛,只會火上加油,已有人揚言要讓更多「血腥與暴力」出現。

若將時光稍微倒轉,各位就會記得,當初是聯合國安理會批准莫雷諾-歐坎波檢察官調查蘇丹政府。

現居美國的南非部落客The Angry African提醒讀者,ICC的逮捕令其實沒什麼效力,而這就要歸咎於美國總統布希(George W. Bush)。

巴席爾現在同樣用布希那套說詞來反對ICC,兩人都宣稱ICC根本沒有審判權,也不承認其合法性,這是唯一能制裁塞爾維亞戰犯的法院,但布希卻希望美國公民能擁有特別待遇,他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縱然有美國人犯下違反人性罪刑或種族滅絕,布希也不希望美國人在此受審。所有人都該受ICC審判,除了美國人。各位真的認為美國人在世界的權力高於他人嗎?美國人應該超越法律嗎?我想永遠都不會有美國人受到ICC審判,受審對象是好戰者與暴君,但我們難道不該確保每個人所受的法律規範相同?

布希,你只能選擇支持或反對,你的雙手沾上達佛的鮮血,你還能提出什麼選擇?選項一是入侵蘇丹嗎?你可能不喜歡別人先嘗試法律途徑吧?開槍似乎對你比較簡單,你開了先例,入侵蘇丹,縱然世界認為巴席爾比海珊(Sadam Hussain)更邪惡;你應該驕傲,你和蘇丹總統有共通點,…我希望你對自己留下的政績感到驕傲。

African Path的Victor Ngeny是居住在烏干達的肯亞新聞系學生,他認為逮捕令效力太弱,一點用都沒有:

莫雷諾-歐坎波檢察官背負著使命,想要取得巴席爾的逮捕令,各位也許覺得是小事,但如果想到巴席爾是蘇丹總統,還有中國當靠山,就會慢慢明白檢察官的努力只是枉然。檢察官指控巴席爾對達佛地區民眾進行種族滅絕行動,還有件小事,蘇丹根本沒有批准國際刑事法庭。

在評論ICC的行動時,烏干達部落客與其他國家不同,因為該國與蘇丹接壤,且ICC成立後最早發出的逮捕令,便是針對烏干達北部的游擊隊「上帝反抗軍」,對於當地經驗豐富的政治學家Chris Blattman對比ICC對兩國的態度

有些人可能覺得受夠了,想要趕快把這些混蛋抓走,但這份起訴書沒什麼效用,還是來自無民意基礎、能力有限的國際刑事法庭(ICC),這個單位連能否存續都還成問題,我支持成立ICC這個概念,但我擔心這項決定風險太高,未經區域和平等通盤考量。

這位檢察官向來我行我素,讓人覺得沽名釣譽,據說還想參選阿根廷總統,這和我對ICC在烏干達北部作為的印象相符:輕率、魯莽、資訊匱乏、計畫不足,會帶來反效果。

這次又是檢察官獨斷草率行事嗎?希望不是,起訴現任總統此等大事,希望是經過世界領袖與聯合國高層(也許秘密)討論後的結果,因為蘇丹境內有許多聯合國行動、和平任務,還有戰火、數千名國際人道團體與非洲聯盟的維和部隊。

Ugandabeat描述當地媒體對起訴一事的看法:

國際刑事法庭於昨天,以種族滅絕、違反人性罪刑、戰爭罪等罪名,起訴蘇丹現任總統巴席爾,這件消息震撼烏干達,主要日報均將巴席爾照片置於頭版,標題則包括「通緝犯」、「巴席爾因種族滅絕遭通緝」等,蘇丹與烏干達為鄰,蘇丹南部政局也總與烏干達交織糾纏。

[…]情況當然很複雜,我最喜愛的烏干達學者Mahmood Mamdani長期批評各國政府與非政府組織將達佛戰爭稱為種族滅絕,尤其是將阿拉伯民兵污名化。

Gay Uganda懷疑這張逮捕令對實際情況究竟有何影響:

世界充滿矛盾,蘇丹總統巴席爾遭控在達佛造成種族滅絕,有些務實的政治人物表示,若他真的遭到逮捕,身為非洲最大國、獨立後動亂期間最長的蘇丹,必然會面臨更多動盪。

蘇丹的夢魘從我出生前便開始,難道達佛事件還不足以起訴他嗎?我們的領袖什麼時候才肯負責任?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停止以「穩定」為名義,不斷將非洲帶往錯誤的方向?

算了,就連聯合國安理會也無法處理辛巴威問題,俄羅斯總統梅德維德夫(Dmitry Medvedev)從八大工業國高峰會回國時,有受到任何譴責嗎?中國只想著白金、金等貴金屬,世界改變得愈多,不變的事也愈多。

其他反應

「社會科學研究委員會」在Making Sense of Darfur部落格裡,提供關於此次爭議的諸多資訊,也提出疑問:

檢察官為全球人權與蘇丹,跨出非常大膽而重要的一步,不過路途上仍充滿爭議和危險,這能否成為歷史上的人權勝利,代表受害者懲罰下令屠殺與破壞的罪犯?又或者會變成悲劇,在正義與和平之間造成衝突,讓蘇丹陷入騷動與血腥之中?

在摩洛哥的加拿大旅遊作家Daniel Sturgis認為,國際刑事法庭的作為或許沒錯,但可能阻礙達成和平決定的機會:

就法律角度,ICC決定以違反人性罪刑起訴蘇丹總統,肯定沒有錯。

就道德層面,若此事激怒蘇丹政府,聯合國無法避免任何政治後果,雖然現在對蘇丹的制衡體系沒什麼效用,但若遭到孤立,蘇丹領袖只會變得更危險。

Mideast Youth的Ali Alarabi覺得,此舉無益於平息達佛政治問題,雖然在達佛的人道成本極高,但蘇丹政府依法有權保護疆界完整,但現在富有大國卻藏身國際法之後要懲罰蘇丹領導人。

如果第三世界弱國未依照西方國家標準行事,似乎就會遭到國際法懲處,以達佛事件為例,國際法就是讓大國拿來對付小國,保障自己的利益,就能源供應、阿拉伯與以色列衝突、對伊拉克戰事方面,蘇丹均未照西方國家制訂的規矩行事。

校對: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