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原住民土地紛爭可能引發內戰

正當全球都在原住民日慶祝原住民權,巴西的土地糾紛卻讓該國瀕臨內戰邊緣,位於東北部的羅賴馬州(Roraima)與蓋亞那及委內瑞拉接壤,當地稻農與原住民部落的土地爭議由來已久,四月時爆發衝突,讓人憂心對立頻頻終將演變為國內全面戰火。羅賴馬州原住民委員會(CIR)與非政府組織國際生存組織公布的影片中,原住民指稱當地農民兼政治人物Paulo César Quartiero雇用槍手,攻擊Makuxi原住民部落。

警告:影片內含暴力與血腥畫面,可能引起觀眾反感。

 

在稱為Serra Raposa do Sol的區域內,有著Ingarico、Macuxi、Patamona、Taurpeng及Wapixana等部落居住於此,總數估計為18000 人,2005年政府正式將420萬英畝的保護區劃入Serra Raposa do Sol之後,衝突不斷加劇,聯邦軍警依法需捍衛這塊區域,而原本的農牧業多數也在政府補貼下離開此地。

然而,羅賴馬州政府在執行劃界的過程中飽受質疑,州政府申請縮減規模,其聲稱目前在羅賴馬州(Roraima)土地裡,已有46%在印地 安人手中,並且,若要進一步擴張原住民保留區範圍,將成為該州經濟發展的阻礙。自從第一代來此定居者入侵這個當時尚未規制化的原住民土地以來,定居者已經 在這片土地上生活、耕種數十年了。儘管這地區已被指定,他們之中仍有一小群人拒絕遷離,並爭論說他們在這片土地事實上僅占有1%不到的土地面積而已。在 2008年四月,因為暴力事件爆發而使得對他們迫遷的行動暫停。

悲痛八月

政府支持這些原住民,但是自從它的原住民政策廣泛受到許多群體、包含一些軍事領袖的批評,衝突自此展開。這個決定目前正在巴西最高法院審理 中,未來判決將會決定政府是否繼續執行驅逐稻農的行動,或是取消在Raposa Serra do Sol原住民土地上的劃界。最高法院的審決立場是否站在稻農觀點受到關切,因為這個案件結果將成為判決先例,其他已經劃界並經指定的原住民土地,將會同樣 地受到質疑。

巴西部落客圈對於這個事件有許多不同意見。巴西國家印地安協會(Brazil's National Indian Foundation, FUNAI)的前會長, Mércio Pereira Gomes[pt]已經開始推動一個線上公投,詢問大家期待巴西最高法院作出什麼樣的判決結果。到目前為止,已有253人投票,其中有34%認為法院將會維持總統Lula在2005年時對於這個土地的指定動作,而39%的人認為法院將會裁定出一個新的劃界行動:

每個人對於巴西最高法院即將揭曉的判決結果都相當焦慮。你只需要看看[這個blog上]側邊的這個主題調查的累積統計就知道了。 認為最高法院將會維持[這個邊界]的,以及認為將會在Raposa Serra do Sol地區的土地上重新劃界的,幾乎是五五波的平手狀態。今天在法務部舉行了一場辯論,會議包括一些人類學家、律師Dalmo Dallari,甚至是Raposa Serra do Sol所在地的羅賴馬州(Roraima)州長都試圖要影響法務部長Ayres Britto的決定跟投票意向,儘管他自己表示他已經做出決定。

Aldenor Jr[葡萄牙文]似乎也早知有此結果,害怕未來還有更多暴力:

當官員沒有明確立場,公有地的非法占有者在少數大稻農鼓勵下,己正準備好開戰,據說近幾週已有大批槍枝、武器與眾多槍手進入當地,在Macuxi村落做好攻擊預備動作,任何時刻,暴力都可能忽然失控。

在法院休庭期間,與貪婪利益結合的政治人物仍繼續遊說,要摧毀原住民的領土,讓人對國會最終決議感到悲觀,我們有可能逆轉這項趨勢嗎?

另一方面,José Correa Leite[pt] 相信最後結果只有一種可能。如果這個決定有所不同,那麼它將顯示出巴西正在朝向什麼樣的利益前進:

羅賴馬州的人口僅僅不過40萬居民。根據社會-環境機構(the Socio-Environmental Institute)所作的一項研究指出,對於非印地安人的35萬居民而言,這裡有幾乎1100萬公頃土地可使用。與貝楠卜克(Pernambuco)相 較,8百萬居民使用僅980萬公頃的土地。

我們在亞馬遜區域裡對於持有邊界的守護,總是得到原住民社區極大程度的支持幫助。例如,他們的青年被整編入軍隊,到那些沒人想、或沒人知道怎麼去的地區。

從而,並沒有任何社會或國防上的具體原因,足以支持這些Raposa do Sol的原住民土地被撤銷。就算法院判決可能與多數利益相左或是將承受極大的誤解,最高[法院]即將做出的決定十分重要,並會影響該州在捍衛州主要的一脈文化認同上所做出的承諾以及保衛它的責任。

 

Charge by Latuff

另一面The other side

在四篇一系列的長篇文章裡,Adelson Elias Vasconcellos[pt] 解釋為什麼他相信政府需要「儘快且馬上」重新檢視這些在2005年使Raposa do Sol保存區劃界政策通過的劃設準則:

而且大多數的損害事實上是因為2005年Lula代表巴西簽署了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如果這項協議經由議會許可,將會成為巴西憲法的一部分,從那一刻開始,任何原住民部落,民族或族裔團體也許會宣告他們是獨立於巴西。如 果我們確實統計,這可能導致今日有216個新國家在我們的地理疆域裡誕生,我們並將失去超過13%的土地,而其中有90%是位於亞馬遜地區。你能了解在國 外這項對原住民土地的許可將衍生出的驚人利益嗎?

Fernando Rizzolo[pt] 也持有相似的意見:

當我們的邊界處於危急存亡之時,只有那些不懂地理、不懷好意或是超級門外漢,才能繼續安穩睡覺,我們也不需要解釋原因了。

Bob Back[pt] 也相信除了原住民權益以外還有些事關危及存亡:

這個已經成了外國利益團體、外國礦業,甚至是外國政府的標的,讓所有人都懷抱著能夠分得一小塊巴西國土的希冀。還有一些非政府組織為了未知的利益在此地工作。

將巴西的地圖倒過來看,它看起來就像一大片火腿肉,這些國際社群尋求在這上面獲得一小塊,拿希望來餵補我們國內印地安人即將獨立於巴西建國的夢想。

因此,我們應該說,只有管理當局才能執行主權。Raposa do Sol保存區已經成為西方流行電影裡真實的”無主之地”。直到警長闖入整頓此地,並且說他來是為了什麼什麼…

論辯與動員

Altino Machado[葡萄牙文]與Makunaima Grita等,都在積極推動網上連署書,以支持Raposa Serra do Sol地區的原住民,目前已超過2000人參與,預計在8月27日前送交巴西最高法院,因為法院當天將決定廣大土地的命運:

我們在連署書中強調,憲法將於10月屆滿20週年,聯邦最高法院對Raposa Serra do Sol案的決定應尊重憲制,拯救原住民尊嚴、強化多元民主與巴西民主地位。

在另一篇高度相關文章中,Sakamoto[葡萄牙文]檢視媒體如何形塑這項議題,也對目前的激烈論辯有所評論:

這場論辯落入無知地步,我聽過記者表示,相較於無土地農民冀望土地改革,為了區區幾千名原住民,就要劃定保護面積如塞爾希培州Sergipe的 地區。首先,人們把兩件文化與背景不同之事相提並論,就是一項大錯,原住民狩獵為生,故需大範圍土地,而我們則是在超市架上,選購各種充滿防腐劑的工業化 產品,更遑論他們保有輪耕制與神秘區域;況且原住民保留區並非巴西土地改革阻礙,我們都清楚土地改革是政治問題,不是人類學範疇。

Sakamoto[葡萄牙文]文末充滿諷刺語氣,表示「在文明社會的支持或默許下,我們拿原住民去換牛」:

原住民常遭殺害,就像樹木變成木板,其實沒有人想確知誰是兇手,我們沒什麼興趣,只想讓生活一切如常進行,我們保留沒有人居住的保護區,外國人得到堅固的木桌、充足的肉源與便宜的大豆,地主擁有大片草地,政治人物到Angra度假,雇員則握著朝不保夕的工作,一群原住民像人球一樣沒人負責,或是因破壞國家秩序而遭懲罰,我們為什麼要關心呢?

11%的巴西領土與近22%的亞馬遜地區皆屬原住民,1988年制定的巴西憲法明言,五年內必須劃定所有原住民固有土地,並歸還至他們手中。

譯者:Chy7211 & Leonard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