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移工女傭,黎巴嫩人的奴隸?

雖然最近的黎巴嫩媒體和部落格所關注的幾乎都是政治議題,能看到關於其他問題的討論讓人耳目一新。但是,當這樣的報導出現了以後,卻往往是更壞的消息。例如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HRW)、Immigration Here & There、和地方的部落格都發表了關於該地區虐待外籍女傭的驚人報告。據報,最近黎巴嫩有二十萬合法受僱的女傭。然而沒有媒體報導這些消息,黎巴嫩的官方部門也毫不關注。部落格正採取行動在網路上提高人民的意識。

這個星期,Moussa Bachir用他的部落格空間發表了人權觀察對於黎巴嫩女傭的情況所說的話,其中包括:

「家務勞工在黎巴嫩的死亡率是一星期至少一位。」人權觀察的高級研究員,Nadim Houry表示。「所有相關人員,從黎巴嫩當局、移工國家的使館外交官、仲介公司、到雇主們,都必須捫心自問,為何這些婦女要自殺或者冒著生命危險試圖從高樓逃跑。」

Lebanese Socialist也對人權觀察的報導做出回應:

HRW說過,自從二零零七年一月以來,至少有二十四位女傭從高樓墜落而死。Houry也曾說「許多家務勞工是被迫從陽台逃跑的」

Christa Hillstrom把部落格專用於與全球的現代奴隸交易有關的危機和真相,他說

雖然婦女們通常是通過合法仲介引進,也接受過家務方面的訓練,但在他們到達之後,時常會遇到護照被沒收、身體或性侵害之類的情況。

Hillstrom引用Elise Barthet的看法,繼續著令人不安的報導:

貝魯特的仲介公司把他們當商品廣告,有些甚至把他們當寵物。仲介會提供僱主建議,哪些民族比較溫順、容易養、或是「比較不容易壞」。

找找以前的文章,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部落格,例如Moustafa不久前發表對情況日益嚴重的感想:

家務工的確是生活在饑餓且悲慘的環境下,但這不代表他們必須忍受這樣糟糕的黎巴嫩家庭。

Asad Abu Khalil教授在Angry Arab News Service安慰的發現,這些情況已經開始受到HRW的國際關切:

人權觀察終於注意到了。

幾個月前,Abu Khalil教授發表了一篇關於黎巴嫩女傭情形的文章,後來被發佈Daily Online Alcohona

我永遠不會忘記Sushar Roxi。你還記得她嗎?那位可憐的斯里蘭卡女傭冰冷的遺體吊在鏡頭前。你還記得西頓(Sidon)居民醒來時,發現他吊在陽台搖盪著?你想知道他為什麼上吊嗎?你希望自己能問她嗎?她懸掛在陽台上好幾個小時,然而沒有人發現或關心。為什麼Sushar吊在陽台上,還有為什麼我們從未聽到有關於此事件的調查?

早前Abullor發表的一個記錄片(Maid in Lebanon II)談論了工人的權利、僱用、合約、和日常工作的條件和環境。

在幾個月前,Hanibaal提到了另一個令人擔憂卻被忽略的現象。他的文章是關於衣索比亞政府所通過的一個法案,該法案禁止人民到貝魯特工作:

…衣索比亞對於人權妨礙和家庭暴力進行過全面分析,衣索比亞移民在黎巴嫩當女傭的遭遇讓政府決定通過一個法案。
…過去的人權紀錄顯示,從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間,在貝魯特就有六十七位衣索比亞婦女在工作期間死亡,許多人失蹤了,而剩下的那些人因為雇主改了他們原本的的基督教名字,讓他們以回教徒的身分進入該國家,所以很難聯絡到。

校對: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