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新聞業是否崩潰之辯

"The collapse of journalism" (ジャーナリズム崩壊)

自由文字工作者上杉隆(Takashi Uesugi)在七月出版的著作《新聞業崩潰》(ジャーナリズム崩壊)中,揭露日本黑暗的媒體制度,讓讀者得窺一二。上杉隆是前《紐約時報》記者,目前為日本多家雜誌與電視節目撰稿,他在書中指出相較於其他民主國家,日本新聞業究竟有何異常之處。

 

上杉隆的評論根據來自於他在美日兩國新聞環境的親身經歷,他認為在日本,多數專業記者所代表的身份是企業員工,而非第四權代表,他們習慣將自己的頭埋在沙中,也安於維持現況,所謂現況包括強大的「記者聯誼會」。記者在權力關係之下,在媒體室運作猶如官僚體系,聯誼會的記者成員鄙視自由撰稿人,因為後者並非等著高層提供新聞,而致力探究更深入的真相,並發表在他們所供稿的雜誌中。

上杉隆運用日本新聞史與《紐約時報》的優劣新聞實例,發展出他的觀點與論述,從而呈現日本新聞業在腐敗體制下,優秀記者只能選擇屈服,或轉而成為自由撰稿人,但轉換跑道也可能失去一般收集新聞的管道。

深町秋生新人日記[日文]部落格作者深町秋生批評,本書過度強調記者聯誼會的問題,也對北美媒體環境過譽,不過這位部落客仍同意上杉對日本新聞業問題的觀察:

雖然我對本書多所批評,但我也必須認同上杉隆對於「新聞業應該如何」的理想,例如若有事件發生時,媒體蜂湧而至,只擔心自己會「獨漏」新聞,這導致「媒體相爭」情況,忽視人權,同時只生產出偽善的報導。作者說得沒錯,很多通訊社已能在最短時間內報導意外事故,他們相互競爭,只希望能比對手早一分鐘或一秒發布報導,卻完全聽信警方或政府發出的聲明,報導裡充斥制式化的文句,就像量產貨品一樣,字裡行間滿是禁忌,接著又匆匆追逐下一則意外去了。我想各家媒體報導之間仍有些許差異,但大抵都跟速食一樣,儘管口味強烈,也能提供讀者很高的熱量,但裡頭毫無營養,彼此之間的差異就像麥當勞、溫蒂與肯德基速食店一樣。

我說過自己喜歡速食,但我內心還是希望資訊系統能緩慢些,盡速報導事件發生當然有其必要,但我覺得比快應該交給通訊社去做,但我想企業可能無法如我所院那般運作吧。

部落客兼記者Kinny在哈里路亞新聞[日文]部落格中,便厭惡日本媒體制度裡的官僚作風,他在文中直接向上杉隆提出批評:

就我對您著作的了解,您的建議看似在批評記者,實則質疑整個日本媒介系統,對此,我和您立場一致,沒有任何異議。

但我的切入角度與您不同。

當某人對現代媒體運作情況感到憂心,而有機會表達想法時,我覺得他不該遭到抨擊與譴責,更何況他正在採取行動改變現狀。

[…]

讀者是消費者,但在這個身份之上,他們是公民,而且我認為這樣的報導摧毀了公民意識,才是最大的問題。若您允許我表達意見,我覺得您對媒體官僚的批評太過溫和,而您對記者的批評有時卻太過分。

當然,我自己身為記者,我能了解您書中的內容,而且與您做為同業,自然明白您會想大喊「這一切究竟怎麼了?」

但對於您輕輕放過政治人物與官僚,儘管目的是為了對比,我仍覺得您對他們太客氣,聰明人都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有些記者為了從官員口中得知外洩消息,與他們交換條件或討好他們,我有位朋友是前官員,便曾跟我提到把政治人物與媒體當做掌中玩偶般操縱有多麼簡單。

換言之,新聞這個行業常常會因利益而甘心時常受官僚操縱。

書中另一個主題是日本報紙常刊登匿名報導,除了記者不習慣在報導署名,就連引述雜誌文章等消息來源亦常匿其名,讓讀者找不到報導訊息的原出處。

在外國新聞環境裡,唯有通訊社發稿才以匿名為常態,上杉隆也對這個日本現象進行全面分析與解讀,認為當作者匿名,不僅報導無法被引述,也逃避了報導責任,使報導失去意義。

Zokudoku Panikki[日文]部落格的Bolt69質疑匿名報導權威時,也提到上杉隆的論點:

我最有興趣的主題是部落格,上杉隆顯然主張實名制,亦即「以真實姓名撰稿」,因為倘若人們隱姓埋名,便無法查明報導的責任及公信力。

閱讀本書關於部落格的段落時,雖然我支持匿名制,但我也能稍微明白,為何實名制與匿名制的支持者會產生衝突,實名制是為走向「專業新聞」,而匿名制則朝向「素人新聞」,兩者是因目標相異才造成衝突。

若我們運用部落格致力於報導專業新聞,匿名便成為缺點,因為在匿名的情況下撰稿,分析與消息採集來源就得完全揭露才能驗證真假,但若查證、分析與評論管道也想匿名,就會形成問題,最後就像是記者自廢武功一樣。反之,若撰文時署名,記者就會努力避免寫出令自己羞愧的內容,就也是記者應自己設定的門檻,這是我閱讀本書後,對於反匿名人士立場的了解。

[…]

但對於上杉隆主張「部落格是專業新聞工具」,我並不認同,我相信專業記者的職責是「挖掘出匿名報導背後實情」。

行政人員開業日記與讀書日記[日文]部落格中,一位自由文字工作者也對停滯的日本媒體制度提出評論:

我是在成為自由新聞工作者之後,才體會到記者聯誼會的問題有多麼嚴重,很久以前就有人提到這個問題,情況也似乎一點一點好轉,但我覺得就目前而言,不太可能廢除這個制度或有大規模改變,而且若是因外國新聞業而廢除國內制度,那就真的是「新聞業崩潰」了,這件事可不能開玩笑。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