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Nike買下公園命名權

耐吉(Nike)日本分公司將把東京澀谷區的宮下公園[日文]更名為「耐吉公園」[日文],該公司去年八月向澀谷區公所以約1.5億日圓買下命名權,將於未來五年分期付清。耐吉公司投資4.5億日元將公園翻新,除了現有兩座五人制足球場外,未來要設置滑板場、咖啡館等休憩設施。

企業以品牌為運動館或大會堂命名在日本並非首見,其他範例包括CC Lemon會館[日文]、日產運動場[日文]、Ajinomoto味之素運動館[日文]等,但是宮下公園命名權由耐吉如此具爭議的公司取得,卻引發澀谷區部分居民與其他民眾的憤怒。雖然消費者可付入園費進入,但新公園將迫使遊民離開,儘管這讓很多人鬆一口氣,其他人卻覺得這是企業暴力。

為此原因,部分義工串連發起「防止宮下公園成為耐吉公園聯盟」,他們的目標如下

我們反對公園更名耐吉的原因如下:

一,根據更新計畫,宮下公園將成為運動愛好者的公園,代表這個高度公共空間過去可自由為大眾使用,將轉變為一間企業獨有的商用營利空間,民眾若不願意付費,連公園其他區塊都無法享受,這對社會整體肯定將造成負面影響,也會改變人們使用公園的方式。

二,多年以來,許多公民團體均在宮下公園舉辦集會,或做為遊行起點及終點,更是諸多街頭遊民安身之處,這項計畫肯定將剝奪個人與團體表達言論自由或日常生活空間。

三,這項方案是由涉谷區區長與幾位議員強迫進行,未經區議會或東京市計畫委員會諮詢,大眾也幾乎未獲得任何相關公開資訊,我們也 想知道耐吉如何牽涉其中,耐吉在亞洲多個國家均有雇用童工問題,亦出現管理階層毆打與猥褻勞工案例,涉谷區政府略過民主程序,未讓居民表達對此事的看法, 實在令人起疑。

nike_stop_420.jpg

停止:反對宮下公園變成耐吉公園(圖片來自Irregular Rhythm Asylum

Tsurumi's text部落格的Tsurumi譴責企業試圖將一切變成商品[日文],宮下公園只是其中一例。

將宮下公園改名為耐吉公園不僅僅跟命名權有關,如涉谷大會堂已成為涉谷C.C. Lemon館,東京運動場也成為Ajinomoto味之素運動場,都不只是命名權的問題。

[…]

耐吉將把此處轉變為賺錢的付費場所,未來不只人們無法在此自由休憩,夜間還將上鎖,原住在公園內的遊民也將迫遷,該公司態度是: 「如果你不付錢,就不能在此休息或喝水,我們要用企業廣告淹沒生活空間」,這種情況並非僅見於宮下公園,而是逐漸在我們周遭蔓延的普遍現象,全世界處處皆 如此。

nike_donothing_420.jpg

耐吉,別做就對了,否則回家(圖片來自Irregular Rhythm Asylum

Hima ni makasete部落格的Mendosugiru-san則說出[日文]他認為公共公園的樣貌:

我真不知道耐吉在想什麼,打算把公共公園改為休憩運動場所,此外,我也不同意該公司對公園的規劃,公園不需要有特定功能,我們不需要任何特定設施,我們需要的是可以打發時間的場所。

所以說「公園裡有圍牆,夜間會鎖上門」根本是錯誤,那根本不叫公園。

正如捍衛公園聯盟所言,最後這座公園很可能成為「運動愛好者的公園」,而不是大眾的公園,所以我才覺得那稱不上是公園。

這和「無家可歸遊民會被踢出去」不同,我不贊成人們任意將公園變成住處,那是公共空間,不是住家,沒有人有權在公園裡舖上藍布當住家,我不能接受這種事。

nike_nothanks_420.jpg

耐吉公園?不必了,謝謝。(圖片來源:Irregular Rhythm Asylum

佐藤零則在自己的部落格Matarei強烈抨擊[日文]政府允許耐吉管理公共公園:

首先,光是私人公司能買下管理人人可自由前往的公園,就令人無法接受!他們是笨蛋嗎?這真是太醜陋了!除此之外,耐吉在亞洲各國使用童工,已造成各種爭議,這個國家竟然只會扼殺自身文化,真是可恥,真是愚蠢!

2 則留言

  • […] 全球之聲:日本–Nike買下公園命名權 […]

  • 潘翰疆

    日本佔領公園藝術工作者市村美佐子演講與江翠護樹交流
    【新自由主義下的公共空間與無住屋者運動】

    活動時間:11/19 (週二)晚上七點
    活動地點:好初早餐倉庫 新北市板橋區文化路二段125巷60號
    (江子翠捷運站二號出口直走到麥當勞 沿著得來速巷子右轉 )
    新連絡人:江翠護樹志工隊總幹事 潘翰疆 0985-896-390

      在佔領公園運動、反宮下公園NIKE化、反迫遷、反資本主義、反仕紳化(Gentrification)、反奧運2020等行動,以藝術的第一線行動,於相關領域活躍且具影響力,出版描寫女性無家者生活狀況的書信插圖繪本專書,市村美佐子(Misako Ichimura),可以待在舒適圈做個學者,卻選擇在公園裡搭帳棚住九年十年,甚至在無住屋者居處遭縱火的現場,隻身獨自一人睡在紙箱裡七個月,等人重新聚集回來,用藝術的方法,將現場改變氛圍,來防止外來者的騷擾與欺負。
    留學荷蘭的所受的荷蘭佔屋經驗影響,在日本佔領公園行動實踐裡,她在公園裡作青空圖書館、246廚房、行動咖啡館、免費社區手工及繪畫班,收集有機棉以及廢棄回收衣物,由NORA的無住屋者婦女手工班縫製成「月經帶」(sanitary cloth napkin),形成一個小型自助的經濟模式。
    此一演講【新自由主義下的公共空間與無住屋者運動】與江翠護樹與石雕公園護樹的交流,相信可以在國內城市護樹、反迫遷運動、公園綠地公共空間行動等、有所省思與交流。

    活動流程:
    19:00-19:20
    簡介市村美佐子小姐與東京代代木公園(高俊宏)
    19:20-20:40
    東京女性無住屋者的十年藝術行動(市村美佐子)
    20:40-21:00
    日本 x 台灣的公園空間與抗爭對話(自由提問討論)
    21:00-21:30
    江翠護樹與石雕公園的抗爭歷史巡禮(江翠國中老師、潘翰疆)
    備註:現場由鳳甲美術館「非處之棲」的策展人葉佳蓉小姐擔任現場即席口譯

    關於市村美佐子:

    市村美佐子(Misako Ichimura),生於日本尼崎市,現於東京代代木公園中的無家者社群中居 住。2002於阿姆斯特丹的佔村中生活及創作。2003 年回國後一直與東京的無家者社群同住至今八年多。她與友人Tetsuo Ogawa在公園開設一個為無家者而設的免費咖啡茶座C AFÉ ENOA RU及自助繪畫班。她曾策劃有關守衛城市公共空間及關心 無家者處境的運動。她亦著有一本描寫女性無家者生活狀況 的書信插圖繪本《 Chocolate in a Blue-Tent Village: Letters to Kikuchi from the Park》

    活動頁面: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81932558540375/?ref=3&ref_newsfeed_story_type=regular 

    [江翠護樹 × 行動放映小組] 新自由主義下的公共空間與無住屋者運動

    活動說明:

    在當代新自由主義的浪潮下,城市空間作為公民意識與權力對抗的場域,見證了公共資源被私有化的過程,而公園一如城市的肺,扮演著供給人們有機創造滋養生命力的角色,在公園中的活動者包括高齡者、小孩、休閒運動族群。當市場消費模式無法進入這個空間,掠奪並改變既有的空間使用狀態就成了資本家與政府必然的作法。

    而城市的住宅政策與房價更反應了城市空間如何被分配,當綠地僅成了豪宅社區中屬於極少數私人才能擁有的享受,公共空間萎縮,更多的無住屋者隨之被甩出新自由主義的遊戲規則。

    連結了不同社會階層、不同意識型態的族群,在土耳其、在東京、在台北,公園都是一個乘載無數力量的有機體,作為最具有張力與容納性的戰鬥位置。現在讓我們來談談那些在公園中的行動者,如何抵抗資本與權力的入侵,並試著重新建立屬於城市的空間與人的關係。

    活動時間:11/19 晚上七點

    活動地點:好初早餐倉庫 (江子翠捷運站二號出口直走到麥當勞 沿著得來速巷子右轉 )

    活動流程:

    19:00-19:20
    簡介市村美佐子小姐與東京代代木公園(高俊宏)
    19:20-20:40
    東京女性無住屋者的十年藝術行動(市村美佐子)
    20:40-21:00
    日本 x 台灣的公園空間與抗爭對話(自由提問討論)
    21:00-21:30
    江翠護樹與石雕公園的抗爭歷史巡禮(江翠國中老師、潘翰疆)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