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卡達:對同胞在英國遇害表哀悼

一名16歲的卡達男孩在英國求學期間,遭當地年輕人重擊頭部身亡,Mohamed Al-Majed於英國東薩克斯郡的哈斯汀接受英語課程,他的死因仍在調查中,不過警方「已將此事列入謀殺案偵辦,調查是否因種族而起殺機」。

卡達各界對此事反應強烈,家屬要求爭取正義,他的父親對《哈斯汀觀察家報》表示,「所有調查都必須符合正義,任何人對一位16歲的無辜年輕人施暴,都應遭到懲罰」。

Doctora翻譯並張貼《Al-Raya》報紙在8月28日的一則漫畫,其中三名「暴徒」嘴角滴著血說:「歡迎全球民眾參加倫敦奧運」。

Mr. Q回憶自己身為卡達人在英國所受的待遇:

這個可憐男孩只因是阿拉伯人,便遭人圍毆至死,這就是我們該效法的國家,卡達民眾前往英國時,都感到非常驕傲,希望自己能有成 就,…當我抵達英國,在機場就遇到困難,機場人員很粗魯,對我態度極差,最後才讓我入境;我進大學之後,很快就發現職員對阿拉伯人並不友善…

我衷心希望英國政府能主持正義、找出真兇,我盼望卡達政府能追蹤此事發展。

這件消息很快在僑民社群內傳開,Qatar Living部落格的britexpat首先提到此事:

很遺憾聽到此事,也很憤怒社會仍有這些低能者…,希望逮捕與懲罰歹徒,並為死者家屬祈禱…

這篇文章吸引逾200則回應,居住在國內外的卡達民眾都表達同情、遺憾及祈禱之意。

同樣居住在英國的卡達裔部落客Qatar Visitor表示

雖然卡達也充斥種族主義,但並不會因此出現攻擊事件,我曾在凌晨三點走在卡達的小巷內而毫不擔心,就算真有攻擊事件發生,傷者也會很快送至醫院,而不會像年輕的Mohamed Al-Majed,等警車幾個小時都沒來,之後又花幾個小時等床位。

我也能想像若一名英國年輕男子遭卡達青年攻擊殺害,英國社會將有何反應,人們會變得激進、想要報復,也許還會有些卡達民眾遭毆打。

但這些情緒並未出現在卡達民眾身上,事件發生以來,我只有一次在咖啡館與卡達年輕人聊天,他們提及此事時或許音量稍大,但當我的兩歲兒子搖搖晃晃走過來時,他們都很高興陪他一起玩。

若事件發生在我身上,我會以吐口水以示報復,要求逮到兇手吊死他們,甚至不再反對死刑,但悲痛的死者父親卻只說這是上帝的旨意。

我們英國人總對文化自豪、感到優越、習慣批評他人,但自刻我只對英國及英國人感到羞愧。

Angelwings提醒讀者,當一位英國僑民在杜哈的爆炸案身亡時,卡達社會支持死者家屬,為他舉辦追思會,故這位部落客提議為Mohamed Al-Majed舉辦頖似的追思會

任何人無辜身亡都是場悲劇。

如果各位還記得幾年前,杜哈戲劇院莎翁劇作導演約翰在自殺炸彈攻擊中身亡,應該沒忘記當時許多卡達民眾在案發現場的追思會駐足逾一小時,我們如果以同樣方式,展現對這位年輕卡達男孩的同情會更好,或許能在濱海公路或某處舉辦活動…

如果任何人希望對死者家屬表達同情與哀悼,或許我們能安排時間與地點。

這篇文章後來便衍生出9月8日的紀念活動,包括Qatar LivingI love QatarExpat Women等部落格都張貼活動訊息,呼籲讀者「與死者家屬站在一起,穿上黃色衣物參與在杜哈濱海公路的活動」。

對於近日於英國哈斯汀的悲劇,我們計劃於9月8日對於死者家屬表達同情之意,並表明反對暴力行為的立場,希望英國政府(與世界上其他人)會關注此事,「絕不容忍」這種行為。

我們決定在事發後一週的9月8日,前往杜哈濱海公路…

為彼此識別,我們會穿上或戴著黃色衣物,鮮花、汽球、臂章、衣服,任何能表達立場的衣物都可以。

到時不會有正式集會地點,到濱海公路上走走不需事先申請,我們不會在特定地點集結,所以不必申請許可,我們只會在濱海公路地區或站或走,戴著黃色識別物。

如果各位當天無法前來現場,也請整天配戴黃色衣物,表達團結之意,時間點並不重要,但黃色代表各位在這一天,與死者家屬及我們同在。

圖片來自Novita Parish

在網路號召之下,《半島報》報導超過百人「來自不同族群」支持死者家屬,家屬也有人出席。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