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埃及:來自美國的援助書籍

一位名為Asmaa Yasser – Dawn的埃及人部落客,藉網頁抒發她於穆巴拉克公共圖書館(Mubarak Public Library)的訪館經歷。

猶記童年時,我時常造訪位於薩爾瓦多古伊薩(El Guiza)穆拉德街(Mourad Street)上的穆巴拉克公共圖書館。我相當鍾情這所圖書館,因為館內藏書對於我的人格塑造與思維拓展大有裨益。[…]

不過,最近與朋友相約來此,卻發現兒童閱讀廳裏增加了些許新書架。那些書架上還擺放既新又整潔的書籍。朋友當中亦有人注意到這點,便慫恿大夥趨步前往一探究竟。隨後,才知曉那些新書上頭都印有美國國際開發署的標誌。我認為這是美國以非軍備方式的對外援助計劃之一。不過,這回的援助竟涉足到文化領域層面上。接下來,我想和各位分享我對這些援助書籍的看法。

剛開始,我感傷且難過…朋友大多數與我都自認對美國人沒有絲毫成見。然而,我們卻十分厭惡美國政府的對外政策…那些陳列於兒童廳的美國書籍不是採用平等的文化交流模式,而是以一種捐贈施捨的方式在進行援助。這一切都不是我所樂見的。

而當我實際接觸並翻閱那些書籍後,心頭別有另番深刻感觸。那就是,自西方世界進口傳來的種種文化活動早已常見於本地,而我們甚至成為那些進口文化被監督的對象。[…]

書中刻意從伊斯蘭價值理念中,拆離許多正面價值及道德觀而另當別論。當中,甚至也沒有任何暗示或隱喻手法來描寫伊斯蘭所推崇的寬恕、信仰或是文化遺產。顯然地,這是因為書的作者都並非穆斯林教徒。而我相當在意的是,(在此,請寬恕我及我的陰謀論:)─這些來自美國的援助書籍都企圖從伊斯蘭信仰當中,把我們所持有的崇高價值觀一一抽離出來。

終究,在面對這些美國書籍時,我們面臨從二擇一的對應方式。不是與它們和平共處而轉化成為自覺行動,就是讓孩童遠離它們,讓孩童僅限閱讀伊斯蘭書籍。而我個人會選擇第一種方式。當孩童在接觸那些美國援助書的同時,我們要下功夫協助他們將書中所獲知的種種正面理念,平行連結到伊斯蘭的價值觀與先知的教誨中。這樣的教導方式對於孩童來說才是愉快的吧。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