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南亞:世界殘障日反思

12月1日是世界愛滋日,也廣獲全球注意,但相較於此,隔兩天舉行的世界殘障日卻幾乎不受全球媒體重視。

朋友圈照片來自Flickr用戶Jimee, Jackie, Tom與Asha,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世界殘障日每年於12月3日舉行,表揚肢體與心理有缺陷者對世界的貢獻,南亞地區對此類人士長期存有種種強烈污名,應運用這一天的機會,提升社會對殘障者人權的意識,不該將他們視為罪惡或恥辱。

印度知名殘障者人權份子Javed Abidi在當天舉行「一起去德里」的活動,活動地點在歷史遺跡「印度之門」。

Javed Abidi表示,印度在捍衛殘障者人權方面已有進步,但仍有需要努力之處:

印度12年前便制訂殘障法,去年則有兩件事引人注目,一是國家簽署聯合國憲章,二是通過「十一計畫」,其中…首度出現關於殘障者的專門條例,社會情況應該會有所轉變,…但如果觀察過去這一年,情況變化似乎不如我們所想…

除了殘障者理應獲得保障與權利等法律問題,社會也需要幫忙因肢障而陷入赤貧的民眾。

國家報》所刊登的報導指出,印度肢障民眾亟需政府採取行動,確保他們生活保有尊嚴。

該報記者Shaikh Azizur Rahman在11月報導,一位年邁父親長期照顧兩名長年臥床的肢障女兒,後來求助印度總統是否可讓兩人安樂死,他說自己太貧困,無力看護需24小時照料的女兒,其中一位女兒Fatema也表示,希望了結自己的性命。

我已多次要父親拿毒藥給我吃,沒有人願意幫我自殺。

而在鄰國巴基斯坦,殘障者同樣面對種種困境,為「和平發展中心」工作的Zahid Abdullah在《晨曦報》表示,若要讓殘障者覺得獲社會重視,巴基斯坦還有很長一段路得走,他也很遺憾殘障者人權的法律改革步伐緩慢。

尼泊爾社會和印巴兩國相同,也常認為肢障或精障是前世罪惡的結果,將他們視為次等人民,教育與工作機會極其有限,街道上常有肢障者以乞討維生。

Meen Raj Panthi說,有些家族還會將殘障者藏起來,以維護家族名聲與榮耀:

在一般大眾心中,並不認為殘障者和其他人擁有相同的權利及義務。

殘障孩童常面對各種歧視,尼泊爾「全國殘障與無助者提升協會」提到一個小女孩Manisha為例,雙親因為她眼盲而囚禁她:

父母在田地工作時,她常被反鎖在房間裡,還用繩索栓住,因為家裡沒有人照顧她,兄姐則都去上學。

縮圖來自Flickr用戶Shizhao,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