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斐濟:如何由內而外改變政府?

斐濟軍事政府至今已屆兩年,最近又有國際政府單位呼籲斐濟依照原先規劃,於2009年如期舉行選舉。

由德國國會議員Gabrielle Zimmer率領的歐盟代表團與斐濟領導人會晤時,呼籲「在所有利害關係人參與政治對話之下,在2009年年底前舉辦國會大選,不再延後」。

自行任命為總理的軍事將領姆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於2007年承諾,將於2009年3月舉行選舉,但後來又決定改期,使斐濟與區域夥伴產生問題,斐濟官員一直強調,除非先修改以種族為基礎的選舉法規,否則國家並不適宜舉行大選。

在歐盟聲明之前,「太平洋論壇」於八月表示,若斐濟政府無法如期選舉,讓國家回歸內閣式民主,該組織將暫停斐濟會籍,但姆拜尼馬拉馬態度仍舊強硬,在最近發布的預算書中,政府未編列任何選舉籌備經費,但卻規劃採購供選民登記使用的電子設備。

相對於太平洋論壇言辭強勢,歐盟聲明更可能重挫斐濟經濟,因為歐盟可能將糖類補助再度延後一年,2008年便因前總理卡拉瑟(Laisenia Qarase)政府遭推翻,歐盟凍結5000萬美元補助金。

部落格圈因此開始討論,如何才能帶動斐濟政局改變,署名Peace Pipe的人在Soli Vakasama部落格留言,認為無論是歐盟代表、太平洋論壇或大英國協,這些外來組織對斐濟政府施壓力道有限,若「內部壓力」未同時出現,斐濟不可能有真正改變。

歐盟代表說的沒錯,但我想知道會有什麼形式的壓力,在Vilise的例子中,便可看出當人們試圖反對這個政權時,會發生什麼事,這些組織可成為我們的民主夥伴,我們必須思考歐盟代表所言的施壓情況,並決定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掌握與自由世界斡旋的籌碼。

另一位留言者Enuf Dictatorship懷疑沉默所形成的壓力是否足夠:

我也已說過,國際社會能做的也只有這些,沉默其實強大,讓國際想知道反對者力量究竟多少,泰國人已展現力量(但我了解斐濟人不想使用暴力)、緬甸僧侶上街,巴基斯坦人抗爭等,就連古巴女性也在街頭表達訴求,每週日教會禮拜結束後,她們手持白色劍蘭,抗議古巴共產政府囚禁民主鬥士(尤其是她們的丈夫)。

所以再說一次,壓力要從國內形成,我們寫作、寫部落格,現在也要展現在眾人面前,要選星期日嗎?嗯…也許吧。

Raw Fiji News認為相對於女性可能成為斐濟帶動改變的領袖,男性還遠遠落後。

斐濟人最大問題在於想法與意見很多,但缺乏帶動改變的真正行動,太過依賴別人幫他們做這些麻煩事,用虛假的謙卑與散漫掩飾不作為。

我們很遺憾地看到,當斐濟女性持續以和平有效的方式推動民主,男性卻只會喝酒發牢騷,讓可憐的女性繼續代表他們奮戰(只有少數例外)。

這些斐濟男性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只會無關痛癢地呻吟,各位男性,拜託振作點,做個真正的男人,女性早已盡力,現在換我們幫助斐濟脫離男性造成的混亂,否則我們根本沒有資格在這塊土地上呼吸與生活!

而在Fiji Board Exiles論壇中,人們對歐盟、澳洲與紐西蘭施加的經濟壓力並不太樂觀,認為軍政府想必有其他方式找到錢。

real jack表示:

歐盟揚言要凍結補助,只是個無意義的老招數,因為斐濟肯定能找到其他辦法,政府在2007年便已預作準備,歐盟當時便中斷補助,斐濟政府便找其他財源,根本沒問題,過去就有前例。

所以我已說過,歐盟無法阻止任何事情,他們沒辦法。

斐濟的過去與紐澳兩國相繫,現在和未來則受中國與印度地緣政治影響,中印兩國是太平洋地區興起的強權,他們握有未來的權力。

與澳洲打交道能帶來的改變有限,1987年的經驗毫無影響,也毫無結果,什麼都沒有。

中印兩國的目標對斐濟意義更大,他們要將斐濟變成前往拉丁美洲的轉運站,以及相關金流的中介點,中印兩國擁有金錢、航運與權力,那才是未來,兩國的出口量早已是世界第一,很快就會掌握航線和重要港口,幫助他們的航運順暢,這些事正在發生中。

人們若還在討論澳洲的角色,只涵蓋了區域的小範圍,中國與印度才是國際與全球要角,澳洲根本改變不了局勢,這才是最大的不同。

那些還期待澳洲的人,根本活在歷史與過去之中,歷史不會復返。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