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澳洲:擘畫世界原住民教育前景

12月7日至11日,全球3000位代表齊聚澳洲墨爾本Rod Laver Arena,參與世界原住民教育會議,主流媒體對此事報導甚少,意外的是就筆者所知,全球部落格圈也幾乎鮮少提及此事。

Carbon Media為「國家原住民電視台」(NITV)製作極佳的影片,可在Black Tracks節目見到,五集節目中包括訪問專題演講者及與會代表,訪問片段範例如下:


Black Tracks Melbourne Vodcast Episode 2 from Carbon Media on Vimeo.

筆者很幸運能參與傳統歡迎儀式,協助「原住民社區志工」(ICV)攤位,ICV「是個非營利組織,提供澳洲原住民學習新技能,社區、組織或個人提出所需技能後,ICV就會尋找志工教授滿足相關需求,參與計畫不僅能分享技能與知識,還能一同學習,技能轉移可提升就業機會與社區發展」。

全球許多會議代表都很有興趣,想瞭解這項計畫如何能修正滿足各地所需。

會議閉幕後一個星期,網路搜尋仍找不到太多相關結果,僅有少數報導,例如墨爾本日報《The Age》在2008年12月13日指出:

史密斯(Graham Hingangaroa Smith)是Te Whare Wananga o Awanuiarangi校長,這個毛利高等教育機構一路提供至博士的課程。

史密斯博士自稱支持「教育革命」,是毛利學校第一位老師,自1988年以來,毛利學校已從一間逐漸成長,至今已有超過80間政府資助的學校。

在他的領導下,各大學也開始興起毛利研究。

他表示:「我們在教育界需要更多毛利研究的選擇,這是項既反動又積極的作為,我們必須先有教育革命,才能以原住民身份討論社經再發展議題。」

薩拉博士(Dr. Chris Sarra)成立澳洲原住民教育領導機構,亦為澳洲昆士蘭省Cherbourg學校前校長,向與會者談到如何能有更強更聰明的教育制度,重視強健的文化與智慧的學校。

《The Age》指出:

薩拉認為教育者必須表明立場,「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改善原住民教育。

他表示,年輕原住民常誤以為只要變得聰明,就會沖淡他們的原住民色彩。

他向與會者說:「各位有多少人曾看過或聽過,當年輕原住民希望在課業力爭上游時,同儕就會說:『你以為自己比我們高等』,或是『你真是表裡不一』。」

他呼籲教育者接納學生的原住民認同,做為改善教育成效的一部分。

毛利教育者仍在尋找正確答案

Black Tracks訪談中有一項主題是:「讓語言延續非常重要」,其中發現「目前在澳洲北領地的校園裡,雙語教育正是熱烈討論的話題」,新政府政策計畫削減雙語課程學校的授課時數。

澳洲獨立網路媒體Crikey便很關注此事,該站固定作者Bob Gosford於Yuendumu地區工作,位於愛麗絲泉(Alice Springs)西北方300公里處,他便提及相關爭議:

Marion Scrymgour是澳洲權力最大的原住民政治人物,身兼北領地副教育局長及多個部會首長,她在北領地勞工黨政府裡的職務最為困難,勞工黨在當地議會的席次僅得半數加一。

過去六週以來,她先將教育局執行主管解職,接著匆促宣佈不受社會歡迎的教育政策,遭到媒體與議會不斷抨擊,尤其在遍遠地區原住民社區教育方面,本來應該是她的強項。

Marion Scrymgour惹麻煩上身

這位局長的回應很長,簡而言之:

我相信在教授區域原住民語言方面,學校也有相當重要的角色,可維繫語言存續,我只是認為相關課程應在下午進行。

Marion Scrymgour表示:我支持教授區域原住民語言

很高興有政治人物透過網路新媒體,與社會討論此種爭議性話題。

「國家原住民電視台」部落格則列出這場會議的重要性:

許多先進國家代表所討論的議題,也同樣長期發生在澳洲原住民身上,包括原住民姓氏、遭警方羈押致死、年輕原住民自殺、強迫同化等。

除了與其他原住民代表聯繫串連,對於願意聆聽原住民聲音的人,其實已有許多資訊在眼前,各地原住民都面臨許多相似議題,我們希望相互學習,跟隨他人成功步伐,尋找適當媒體教育後代,並保存我們的文化、遺產及語言,我們不會妥協、不會退讓,而要持續投入,將標準不斷拉高。

世界原住民教育會議 – Mitchell Stanley

很可惜截至目前為止,這場會議的眾多成果與結論,並未獲太多媒體注意與報導。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