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以色列:祈雨

經過了數月的等待,這個冬天終於在12月上旬降下第一場大雨,讓全以色列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The Dry Bones Blog的作者兼繪圖者Yaakov Kirschen寫道

我昨日搭計程車回家,垂著眼思索著孟買的恐怖攻擊、出自蓋達的飛彈、犯罪組織、即將來臨的選舉、(以色列的總理Ehud Olmert)艾胡德·奧爾默特,還有逐漸崩潰的世界經濟,我問那位司機:「對於現況,你有什麼看法?」 他說:「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下雨,這是第一個到目前為止還沒下雨的十二月!」 我完全知道他的意思,他已經對談論現況這件事已經受夠了。

Kirschen發表一個二十年前的絕妙老笑話,為中東的事物變化之緩慢增加了論點:

Rain by Yaakov Kirschen (The Dry Bones Blog)

A:如果沒有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的暴動,我們那裝模作樣的政客、地震的受害者、Koor、還有可怕的失業,那世界上還有什麼是我們可以討論的? B:一直沒下雨? A:那是修辭上的問題。

在一篇名為「命運交織」的文章中,East Med Sea Peace的Liran寫道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現在正處於乾旱之中,我們已經度過了兩個非常乾燥的冬天,而第三個正緩慢的侵入我們的地區;這影響了每個人,我們都為水源短缺所苦。

Lirun談論到乾旱使得人民聚集起來祈雨,並拍攝了一段祈雨聚會的影片:

同時,Israelity的Nicky Blackburn回想起沿著Kinneret湖(加利利Galilee的海)騎腳踏車時,她注意到那裡的水位已經縮減到呆水位。Kinneret湖是以色列最大的飲用水資源。

Blackburn寫道

水都跑到哪去了?我們並沒有看到任何潮濕的冬天來臨的徵象,現在以色列的天氣就好像沙漠。這也就是佐敦谷(Jordan Valley)的Rabbi Shlomo Didi和蘇格蘭教堂的牧師Ian Clark及Kfar Kana的伊瑪目(Imam;伊斯蘭教的宗教領袖或學者的尊稱)Muhammad Dahamshe,聚在一起嘗試藉由聯合祈禱來緩和缺水情形的原因。

Blackburn引述了當地飯店經理Shimon Kipnis的話:

我們看到海岸線後退,還有水位已經接近「黑線」。這件事促使所有的宗教聯合起來向創造萬物者祈禱,希望祂能賜給我們一個雨季。


「終於下雨了!」Israeli Mom昨天大喊著。

今天早上愉悅的起床,因為濃厚的烏雲遮蓋了天空。不會冷,是宜人的涼爽,每項事物都有著美好的雨水氣味。因為只是毛毛雨,所以為了這神聖的半個小時,我穿上我的慢跑鞋出去,享受樹木和花朵的清新色彩,甚至是我們的街道後面小徑上的紅土。太美了。

沒有任何東西能比大自然更能使我們團結,並且提醒身為人類的我們。我們都為了上帝賜與我們這塊乾燥的土地雨水而感恩。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