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東歐:金融危機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08年10月16日

以下是英語部落圈回應近日中東歐金融危機的綜合報導。

匈牙利

部落格Central Europe Activ的部落客Antal Dániel在10月13日寫道

許多主要銀行與保險公司透過歐洲政府協助紓困,現匈牙利政府將成為第一個歐盟會員國,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歐盟成員國財長會(Ecofin),匈牙利看來是全球金融危機中,受創最慘的歐盟會員國[…]。

匈牙利部落客認為,近期的金融危機肇因於政治危機:

[…]2002 年選舉陣營,包含執政的偏右與偏左派兩方,均承諾將把1989年至2002年的經濟成就,回饋更多給匈牙利人民,匈牙利公民黨(FIDESZ)匈牙利社會黨(Socialist Party‭ ‬)企圖以預算政見與節稅政見擊敗對手[…]社會黨對於所做的驚人承諾達成率較高,將預算赤字降低10%,然匈牙利社會黨在2006年選戰中做出相同政見,以些微差距險勝,匈牙利社會黨黨主席吉爾桑尼總理(Mr‭. ‬Gyurcsány‭‬)坦言後來社會黨的確欺瞞了選民,而他之後所作的嚴苛政策,並不受到匈牙利人民支持。[…]

「為了渡過危機,」部落客Dániel表示,「匈牙利選民[…]必須強迫幾個主要政黨的制定更合理的公共金融政見與政策。」

部落格Hungarian Spectrum的部落客Eva Balogh寫道,匈牙利反對黨對金融危機缺乏反應:

[…]首先就從自由民主聯盟(SZDSZ)的領導人講起,又來了,他們似乎與現實脫軌,[…]就他們的說法匈牙利政府最重要的任務是改革,根據他們所說,改革便能解決一切。所以,他們離開聯盟不就太棒了嗎?今天,2008十月中旬,整個金融世界在崩潰邊緣蹣跚,所謂的改革究竟是成就匈牙利還是毀滅匈牙利?[…]而這些瑣碎的爭辯,正在削弱政府企圖維持國家平衡並避免引發恐慌的努力,跳過預算問題往前走更重要,眼前還有更多艱難的任務。

昨天,青年民主聯盟(FIDESZ)主席維克多·歐本(Viktor Orbán)試著與一群重要的商業領袖解釋,如果能將選舉提前,而他順利當選總理,匈牙利的經濟問題將在三個月內解除,他將會改變經濟困境,單就匈牙利的部份。單然,眼前的危機是全球的經濟問題,沒有一個國家能夠置身事外,匈牙利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匈牙利之所以沒有像其他歐洲國家一樣,受到金融風暴第一波衝擊,乃因匈牙利銀沒有充斥著有毒證劵,而且匈牙利貨幣也不是外匯交易員與避險基金的最愛。然而現已經出現第一個徵兆,歐寶汽車業績下跌,導致歐寶(Opel)汽車匈牙利廠「暫時」關閉,然而主席歐本表示,其經濟團隊已經有了解答:大幅減稅、減少官僚浪費稅收、政府縮編、人士精簡、有效控管金融等。錯了,在這樣的局勢下,這些微弱的政見明顯看出缺乏遠見。

更糟的是,歐本談及眼前危機的根本時,思考方式非黑即白,他明確表示自由經濟政策是導致問題的主因,並激動地表示在部份民主並未發展成熟的國家,如中國、俄羅斯、部份伊斯蘭國家等,前述都是成功的國家,並不像西方的自由民主國家崩盤。

以下文章是針對匈牙利政治人物對金融危機的回應,Eva Balogh回應青年民主聯盟的七大訴求,以及吉爾桑尼總理的十二項計畫:

[…]事實上,十二項計畫包括匈牙利國家銀行總理的請求,使這個計畫更為重要,當然也幾乎包括吉爾桑尼總理全部請求。[…]

這樣的計畫能否緩解全球金融危機,誰知道?信用市場的傷害已經造成,無疑會波及全球經濟,但程度多嚴重、多長遠,大家都在猜。

部落格Hungary Economy Watch的部落客Edward Hugh說明為何「匈牙利不是下一個冰島?」:

[…]冰島一旦熬過眼前風暴,亡羊補牢一番,未來的金融與經濟仍然一片光明,我多希望匈牙利也是如此。[…]

[…]冰島是年輕的國家,幾乎是從孩童階段開始成長,勞動人口大幅增加,但匈牙利則是相對年老的國家,高齡人口大幅增加,高齡層幾乎是勞動人口三分之二,潛在勞動人口與總人口看來將持續減少。

這也是為什麼冰島遭受重創後,對未來影響力仍高於匈牙利,同時也說明長遠看來,冰島絕非匈牙利,我說這些並非要抨擊匈牙利或是匈牙利人民,而是對一個我真正在乎的國家,點出其未來所埋伏的隱憂。

在部落格A Fistful of Euros上,部落客Edward Hugh發文回應國際貨幣組織將為匈牙利提供金融與技術支援:

[…]歐盟對國際貨幣組織加入表示歡迎,現況能做的實在不多,這樣一來便能創下先例,我認為以目前發生的狀況,很快地波羅的海、保加利亞與羅馬尼亞都能援用匈牙利的例子。[…]

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苑

隔天部落客Edward Hugh繼續A Fistful of Euros上,回應國際貨幣組織的「破產管理人」角色:

根據國際貨幣組織昨天發出的警告,繼冰島與匈牙利之後,越來越多國家陷入危機,如愛沙尼亞、拉脫維亞與立陶苑,似乎岌岌可危,都是國際貨幣組織的協助目標。[…]

就我看來,金融風暴對波羅的海的金融體系的威脅,正如其對保加利亞與羅馬尼亞的衝擊一樣顯而易見,必須立刻採取行動,基本上近期很難看到國內需求的復甦,這就表示這些國家必須仰賴出口生存,但就剛剛經歷的嚴重通膨看來,這些國家如何恢復競爭力,而又維持對歐圓的匯率,將非常困難,因此我認為最好還是躲在國際貨幣組織的傘下撐過金融風暴。

部落格Latvia Economy Watch的部落客Claus Vistesen對波羅的海的狀況提出完整分析

[…]當前的危機雖說是全球危機,但如果有任何地方震盪更為劇烈,絕對是東歐,而高居受創程度排行榜的,將是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苑。這一點都不奇怪,早在2007年夏天,全球信貸危機擴散全球,許多分析師(包括各位讀者)都為東歐無法因應危機感到無力,這樣不幸的慘狀延燒至今,益發成定局,所有人僅剩的疑問是情況究竟會糟到什麼程度?近期一些徵兆顯示信用緊縮背後有隻大眼監督,並在其眼下儘速協助東歐復甦,一如魔戒中索倫魔王緊盯佛羅多。[…]

不過最終對波羅的海而言,最急切的挑戰將是如何控制損傷程度,更具體來說,如何從現今信貸危機引發的風暴中脫身,同時恢復經濟競爭力。[…]

[…]對波羅的海而言,關鍵必然是控制經濟衰退,並在外商銀行歇業後,盡可能減少金融系統崩盤的危機,是否能穩住對歐元的匯率,這個問題實在很難回答,但有一件事情很確定,要將薪資與物價的通貨緊縮失衡導回常軌,對執政當局將是一場災難。

在三個國家中,拉脫維亞似乎是最脆弱的一個國家,最有可能潰不成軍,並可能遭到鄰近經濟體無法預期的意外事件波及,希望事情不會演變成這樣。[…]

烏克蘭

在國際貨幣組織成長中的「待援東歐國家名單」下一位是烏克蘭(見部落格A Fistful of Euros 10月14號文章

部落客Edward Hugh在稍早一篇詳盡的評論中,列出烏克蘭政治、社會與經濟情況,「目前銀行、證劵市場、信用緊縮等危機還很遠(當然,對整體情況沒有幫助或任何安慰)以下是部落客Edward Hugh大略觀點:

烏克蘭近期發生的事件可能讓許多觀察員驚訝,畢竟烏克蘭近幾年經濟表現穩定,國內生產毛額明顯成長,因此現在烏克蘭的情況基本上是意料之外。烏克蘭一直遭到許多事件打擊,同時烏克蘭勞工大量外移,而長期以來烏克蘭的生育率偏低,很顯然烏克蘭當地將面零勞工短缺、人口急速老化與勞動力銳減。但就我看來,我們現在所見的高通膨仍是不合理現象。

烏克蘭的國內生產毛額自2000年來,成長了7.5%,與其他獨立國協國家相比,的確比其他轉變中的經濟體更高,不過我們很快就會知道,這樣的經濟成長是不是建構在流沙之上。

部落格Abdymok的Peter Byrne以一句馬路消息作為烏克蘭近日「銀行業大混亂」的相關文章之首:「腦子正常的基輔人會把現金留在身邊,」他接著說:

[…](烏克蘭中央銀行)總裁施德馬赫(Volodymyr Stelmakh)10月10日表示,烏克蘭現在的金融與銀行業務相關情況,至少需要兩個禮拜才能穩定下來。機率不大。

塞爾維亞

最後,同樣也在國際貨幣組織病人名單上的塞爾維亞,以下是部落客Edward Hugh在A Fistful of Euros說明

[…]簡單來說,塞爾維亞並不是緊急個案,就像匈牙利,不過要特別說明的是,匈牙利政府表示他們並不像冰島是緊急個案,烏克蘭也表示他們絕對不可能像拉脫維亞一樣需要支援,而根據拉脫維亞總理Ivars Godman所說,他們不是什麼個案,不能與塞爾維亞相提並論。

好吧,總之有一件事情很確定,國際貨幣組織將派遣專家協助編列塞爾維亞2009年的預算。[…]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