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土耳其:向亞美尼亞道歉行動

armenia_genocide_memorial.jpg

亞美尼亞首都雅裡溫(Yerevan)的Tsitsernakaberd種族屠殺紀念碑

過去90年以來,土耳其政府長期否認鄂圖曼帝國曾於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大規模屠殺亞美尼亞人,為挑戰這種態度,數萬名土耳其知識份子、學者、作家、記者與異議人士透過網路,共同為這場「巨大災難」致歉。

這項史無前例的計畫引發全球熱烈談論,從喝采至激怒反應不一,這是史上兩場人類大屠殺悲劇之一,讓Raphael Lemkin於1943年發明「種族屠殺」一詞,Nova Scotia Scott解釋道歉行動起因

三名土耳其學者與一名作家觸碰國家最大禁忌,公開向自1915年起因大屠殺受害的亞美尼亞人致歉,近年來若有任何公眾人物膽敢承認屠殺事件曾發生,都會惹上官司纏身,[…]可想而之,極端民族主義者已抨擊這封道歉信,稱之為「叛國」、「污辱土耳其」等。

道歉信內容經200位土耳其知識份子同意後,便公開於http://www.ozurdiliyoruz.com/網站上供他人連署,Ziya Meral在署名後於Denizens’ Corner表達支持原因

我身為土耳其人,生於七零年代,於法於理都不應為歷史事件負責,…亞美尼亞人過去受苦時,我當然還沒出生,但我仍屬於土耳其這個族群,故無論我能做的事極其有限,道德上還是有責任。

我記得自己曾在亞美尼亞首都雅裡溫痛哭好幾小時,沒有任何理論基礎,能幫助我面對從未毫無所知的歷史與傷痛,當晚我站在一群亞美尼亞人面前,請求他們的原諒,不是因為歷史行為,而是我個人從未知道、未在意、未聽見他們的呼喊,這是我個人的道德錯誤,我為此感到抱歉。這種傷痛讓我進入碩士班研究和解與記憶等議題,現在則繼續攻讀博士。

另一位土耳其部落客Ayse Erin也說明自己為何參與連署

我只能讚揚這項計畫,但也必須承認,兩國邁向真正和解與瞭解的過程極為緩慢,過去90年土耳其也否認到底,未來還有許多事能做,但若參與網路連署能幫助情況前進一步,我也別無選擇,只能從致歉開始。

土耳其記者Emre Kizilkaya在Istanbulian表示,自己並未支持此事:

就算在20世紀初,每個土耳其人都參與屠殺亞美尼亞人的行動,為何加害者的孫子女得向受害者的孫子女道歉?

…看過那些已簽名的人,道歉行動某種程度而言已變成一個笑話。

難道Genesis樂團主唱Peter Gabriel的簽名沒有特殊意義嗎?一個英國人為了土耳其的罪行向亞美尼亞人致歉?

Talk Turkey同樣不支持連署,傾向成立亞美尼亞與土耳其共同歷史委員會,特別提到對比連署致歉的反對活動

道歉或不道歉…或受他人道歉…[…]

但假若為反對連署致歉,就發起「我不道歉」運動,或是堅持亞美尼亞人才該道歉,這種作法就不太聰明,只會讓土耳其人民更加不團結。

難道世界會依據兩個連署活動而決定土耳其的價值嗎?難道會因為哪個連署活動人數較多,就決定輿論的走向嗎?

The Nevin Politology對道歉行動感到憤怒,從而回想起七零和八零年代土耳其外交官遭亞美尼亞武裝份子殺害:

[…]我父親是聯合國外交人員,我們旅居國外多年,都生活在恐懼之中,亞美尼亞恐怖份子曾殺害逾200名無辜外交人員及其親友,居住在加拿大期間,我得在警方戒護下才能去上學,家門外全天候都有警察站崗,我的家人曾接到恐嚇電話、信件、污辱、仇恨、仇恨及無數仇恨,誰能把那些年還給我們?

亞美尼亞人的反應五味雜陳,亞美尼亞裔美籍專欄作家Harut Sassounian認為此事「是很好的第一步,但還不夠好」,他在Huffington Post網站上美國的亞美尼亞僑民反應

有些人樂見這是很好的第一步,但也有人擔心土耳其會藉著簡單的道歉,便企圖掩飾種族屠殺責任,批評者亦指出道歉聲明裡的幾點缺失:第一,聲明內文迴避「亞美尼亞種族屠殺」一詞,稱之為「巨大災難」,第二,內文只提到1915年,而非1915年至1923年,第三,道歉是由土耳其個別民眾發出,而非土耳其政府…

但他也認為道歉信有其優點:

這封信能教育長期對亞美尼亞大屠殺毫無所知的土耳其大眾,與其依土耳其政府建議,成立兩國共同歷史委會,不如由土耳其單方成立委員會,讓土耳其民眾有個論壇,可討論與挖掘祖先所犯的罪刑。

Unzipped也同意

雖然信中未提到「種族屠殺」一詞,但已是土耳其學者跨出的重要一步,因為此事在當地仍是個禁忌,光是提及此事就可能遭到起訴或殺害。

另一位亞美尼亞部落客Kornelij土耳其知識份子印象大為改變[俄文]:

土耳其有群當代知識份子違抗政府決定,為自身信念而入獄、著述、投書媒體等,…這種情況只存在於亞美尼亞人的夢中。[…]

我想多數人應該都受到真實情感而感動,我們不該認為所有土耳其人都充滿偽善與謊言,…就算沒使用「種族屠殺」一詞,也不該貶低此事的價值,尤其光是簽名支持,就可能因此受到威脅或頭破血流。

Armenia: Higher Education & Science稱土耳其的道歉行動為「勇敢的行為」,但並非每個亞美尼亞人都看法相同,例如Noni-no表示只願接受包括土地賠償的道歉[亞美尼亞文],Satenik在留言區裡也同意[亞美尼亞文]:

土耳其人以各種方式犯下種族屠殺罪行,所以現在打算草擬一份道歉信,道歉應透過行動,而非文字,土耳其人可不是道歉完便了事,犯下了罪行,一定要用行動證明歉意。

Enotitan Revolution記得在鄂圖曼帝國統治受苦的民眾,對道歉行動感到很興奮

這是國際承認亞美尼亞、亞述與希臘種族屠殺的正面跡象,真相再也掩蓋不了多久了!

與此同時,這項計畫也引起土耳其部分政治人物的憤怒,土耳其總統也面臨有關血緣背景的質疑,Istanbul Calling指出

亞美尼亞問題似乎揭露土耳其社會最偏狹的一面,[…]隸屬共和人民黨的國會議員Canan Aritman更升高衝突,土耳其總統古爾(Abdullah Gul)拒絕批評網路道歉聲明,認為連署者有權發表文章,該位議員便指控總統是「亞美尼亞人」,議員表示:「只要調查總統母親的出身背景便會有結果」。

總統反應很快,回答所有土耳其人民無論出身皆平等,不過為了安全,他也補充強調,父母的家族做為穆斯林和土耳其人已「幾百年」,太好了。(更新消息:總統已控告議員,象徵性地求償土耳其幣一元,指稱議員「嚴重詆譭個人與家族的價值、榮耀和名譽」。)

The Impudent Observer發表對此事的看法

當別人膽敢指亞美尼亞人在鄂圖曼帝國遭屠殺時,大發雷霆就是在土耳其吸引注意力最簡單的方式,[…] 故對土耳其社會而言,向亞美尼亞人道歉形同叛國,古爾呼籲各界討論此事時保持平靜,但就連他的溫和言辭,也遭人指控他其實是個亞美尼亞人。

無論土耳其內部對此事反應如何,道歉行動對許多亞美尼亞人己帶來正面影響,正如筆者在部落格Blogian所言:

我居住在亞美尼亞西部,當我將道歉信列印出來交給我爸,他的第一個反應是:「他們奪走我們所有土地與記憶,最後只有一小群人向我們道歉,卻還連『種族屠殺』這幾個字都不願意用?」但我意外的是他接著說:「我接受他們的道歉。」

四月初在美國丹佛大學一場紀念演說中,一群土耳其遊說人士與社群領袖否認曾發生亞美尼亞種族屠殺,我有一位亞美尼亞朋友(公開自稱為民族主義者)向聽眾表示,若土耳其人為了種族屠殺向他說「抱歉」,他將給土耳其人一個「亞美尼亞式大擁抱」。

我的朋友現在已欠兩萬土耳其人一個亞美尼亞式大擁抱,我們希望人數繼續增加,讓他花費90年都還不完。

armenia_genocide_survivor.jpg

亞美尼亞Armavir區域的種族屠殺倖存者

所有照片版權屬於Onnik Krikorian / Oneworld Multimedia 2005-8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