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你現在在做什麼?」已經成為一個禁忌問題

隨著世界經濟進入衰退期,地方汽車工業不景氣,甚至連百貨公司都為了減少開銷而縮短營業時間,更別提塞滿新無家可歸者的臨時設施公園網路咖啡店,許多日本人已失去了他們對未來的希冀。

在一篇得到許多讀者同情[日文]的文章裡, 部落客 koheko深思全國和全球性經濟衰靡對於朋友和同事的情誼上有何影響[日文]。這位部落客解釋,不僅物質生活變得艱難,而且人們交談也變得困難,如許多主題-特別是和工作相關的-現在變成一個禁忌:

在新年期間,我首次與許久不見的朋友見面,我很高興獲悉他們過的很好。但同時,我們都已邁入三十大關,有些事情讓我很在意。首先,最有趣的是,或者應該說令人震驚的-對我來說是一種複雜現象-但是「你現在在做什麼?」 似乎已成為問不出口的問題。

或許是這段期間的特徵,但當10人左右集聚的話,當中一定有一兩個人過著飛特族的生活。我猜測是對那些人的關懷,正因如此,(當遇見我朋友時)「現在在做什麼呢?」是避諱句,人們也盡其所能的避開有關工作的話題。

說到這個,在聚餐中,我有個朋友帶了他的女朋友來,向他們詢問「婚姻」也是一個忌諱。之前才有個朋友介紹他女朋友給我認識,當我問她,「所以您要結婚了?」,當場的氛圍突然變得很不自在。當時在場的人之後告訴我, 「你不可以問人那種問題!」 真的?

追憶往事不是一件壞事,但是那樣的[交談]不會持續。大家盡全力拚命了活著,而且我猜測他們有很多事要思考。與老朋友有工作上的聯繫也不是一件壞事。可是,這在我的朋友裡也是一個禁忌。我猜測這是一種避免彼此互相傷害的不成文規則吧。但我懷疑,那些在老朋友之間的工作聯繫是否真的能長期持續下去。

有段時間,身為研究員的我,沒有辦法獨立維持生計,所以每當我會見朋友時都會感到極為緊張。當時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三、四年的朋友曾嘲笑我不穩定的處境,並且制式的說:「你真幸運,有輕鬆舒適的生活!」,當我[解釋著]回應說:「這很不容易,你知道嗎?」,他們會嘲笑我,「你別開玩笑了!」。公司僱員的地獄生活,很明顯地,我無法理解。

那些是悲慘的回憶,但多虧了他們,讓我從那些經驗學到教訓,並變得更堅強。那時候,我曾經感到憤怒,但是我也強烈地感覺到自己是個容易受影響的人。我自我反省,自己的言詞沒有說服力,所以他們才把我當傻瓜吧。

所以我認為: 今年我將試著對人解釋我在做什麼,事著讓他們了解。當他們談論他們的困難時,我也將當一個良好的聽眾。然而在我理解前,成為研究員的過程似乎不被認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面對最困難的時期的是那些公司職員,更慘的是沒有工作,必須每天忍受其他人的輕蔑的那些人。

到了第三、四次聚餐時,參加人數下降了,同時交談內容漸漸地轉成負面。我那時猜測,大家都在忍耐吧。我相當詳細的被告誡了公司是個怎樣令人討厭的地方。老實說,我也有想要抱怨的事,但這不是適合我提出意見的氛圍。真正可怕的是,在整群朋友之中,沒有一個人在公司中工作感到自豪。

我們就這樣為三十歲揭開了序幕。在我們的二十幾歲時,大家都開足馬力地向前跑,為未來做長遠的計畫。但現在疲勞累積了,我想我們都累了。我們當中,沒有一個人考慮怎樣度過以後十年,構想明亮的未來。大家只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該如何生存下去。

我必須懷疑,日本是否真的是一個富裕的國家?真是個謎。 至少在這裡在生存的我的朋友之中,我們不認為自己是幸福的。 踐踏在下個人的身上後通過,但你可能也隨時被踐踏,這是我們的生存方式。上司不能信賴,而部下對你說的所有話都令你惱火。我猜測並非大家都處於這樣一個可怕的情況,但至少在公司工作的那些人之中,這些說法更能接近真實。

當我談論我現在的工作時,我微笑。能夠這麼做對現在來說好像是很奢侈的事。但這也不是無法實現的事。在遇見30歲的朋友們後,我想著十年以後希望能夠談論「我現在在做什麼」,並且能問他們同一個問題- [我對自己許下心願],然後我離開聚餐。

這篇網誌經過該部落客允許翻譯。

譯者:Chiao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