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基斯坦:碧娜芝.布托之遺澤

原文刊載於2007年12月31日

碧娜芝.布托的逝去似已漸能使人釋懷。如今,部落客討論焦點轉至布托之遺澤。布托出身於強權家庭,而且,如同南亞政治的特色,很多爭議著重在她的逝世對家庭與巴基斯坦人民黨(Pakistan Peoples Party)帶來的影響。

Baithak指出布托的遺言有任人唯親之徵兆:

儘管布托陣營裡有不少適合人選,她卻無意派任,反傳位給其子:19歲的畢拉瓦‧札達里(Bilawal Zardari)。畢拉瓦甚至突然公開宣佈改名為畢拉瓦‧布托‧札達里(Bilawal Bhutto Zardari)……。現在是貪婪、不公不義和任用親人的天下!你、我和巴基斯坦全盤皆輸。

Chapati Mystery更進一步解釋上述論點。他談到巴基斯坦政權中的封建制度,即為強權家庭排除其他背景之人,以永保權力。

黨外毫無民主制度可言,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人們可以稱此為假革命所遺留下來的封建制度結構;人們可以證明擁有長久歷史的 Pir(伊斯蘭教裡面所稱的靈性導師、精神導師)擴展入政治界;人們可以怪罪於缺乏政治教育與人民黨黨員無法接近權力的迴廊;人們也可以承認軍政府足以阻 止正統政治的立場,例如,除了一度是未來領袖的布托家族(Bhuttos)、 賈托伊家族(Jatois)、布格蒂家族(Bugtis)、沙利夫家族(Sharifs)以外,就沒有任何能替代的人選了。不論你希望如何,現實是巴基斯 坦的政治將永遠是世襲制,以領袖魅力、名人光環作號召,除非有一天選舉制度立基穩固、選舉信念根深蒂固。

因為布托是在暴力混亂的情況下辭世,民眾似乎開始選擇性遺忘,只記得她遇刺身亡,忘卻他生前受到貪瀆指控,甚至認為她勝過巴國其他領袖。Crow's Nest支持此論點:

所謂的蓋棺論定,大多只著重逝者生前事功,而非生前過錯,碧娜芝一例則更為誇張。90年代碧娜芝統治期間,與丈夫沆瀣一氣,涉嫌侵吞國產,動搖國本,如今她遇刺身亡,大眾不僅忘記她以前的缺失,還加以歌頌,以為她是上天派遣至巴國的天使。

布托遺言指定其子,畢拉瓦‧布托‧札達里,為繼任的人民黨主席,此舉排除黨內其他資深的政治人物。畢拉瓦目前19歲,就讀於英國牛津大學。All Things Pakistan對此表示:

我真切期盼(雖明知不可能)人民黨有朝一日能夠開放黨內主席選舉的民主方式。而且,很多人害怕黨內有心人士企圖操控畢拉瓦,使其變成「傀儡王子」。真的希望不會發生這種事。

同時,對於布托之遺澤也有不同聲音。布托歷經八年流放才重抵國門,因此她所知的巴基斯坦早有嶄新面貌。針對布托在混亂喧鬧的街頭遭到暗殺這一點,Metroblogging Islamabad談論遇刺一事的後果與失落的群眾運動精神。

過去三天內,我們這些巴基斯坦的人民謀殺將近50人,焚燬170家銀行,破壞18座火車站。毀損清單既冗且長,但我們仍說自己如 此哀慟。難道這就是表現哀慟的方式嗎?有如此感性很好,理性卻不能被抹煞。我們暴動的結果,造成大量民眾傷亡,這代價可無法衡量。除此之外,我們還造成國 家財力大損,而且不只破壞商業,也波及私人財產。

另外,暴動為何爆發?民眾怒氣從何而來?究竟誰要為布托之死負責?也有有力證據證明她的確切死因被掩飾了,因政府堅稱她並非死於槍傷,而是試圖躲避槍彈時,頭部撞到開關車頂的槓桿。Pakistani Spectator談論為何布托之死引發暴動(譯按:網路連結失效):

難以相信車頂的控制桿奪走她的生命。而且,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Kashmala Tariq(前任國會議員)和統一民族運動黨Altaf Hussain的悼詞不過是屁話。公眾人物在眾目睽睽下遇刺,民眾心情當然惡劣。更糟的是,對國家經濟來說,更是雪上加霜,甚至還讓不肖人士有機可乘,企 圖掠奪錢財、食物。民眾因此大肆破壞提款機、銀行,接著縱火以掩飾罪刑。這種情勢製造了燃起舊怨的環境,因為法律條例並不存在。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