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記者採訪伊朗部落客

raul.jpg

Raul Juste Lores[葡萄牙文]是位巴西記者,也是巴西報紙《Folha de Sao Paulo》[英文]派駐北京的主管,他最近前往伊朗首都德黑蘭,訪問當地幾位部落客及公民社會領袖,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Shirin Ebadi[英文]。

為何巴西報刊在北京的主管會對伊朗部落客感興趣?

平常我的報導範圍其實是亞洲,而非中東地區,由於以色列近期選舉,一位同事前往採訪,報社希望另派記者至德黑蘭採訪伊朗革命30週年,這個機會很棒,所以我立刻就答應了。

無論在任何國家,部落客總能提供關於年輕人思維的新想法,尤其伊朗有七成人口都算是年輕人,部落格便顯得更重要。

你訪問了伊朗多位部落客,他們的社會/政治背景為何?他們關注的議題、希望和願景又是什麼?

多數是德黑蘭的中產階級,雖然我曾透過網路與其他城市的一兩位部落客對話,但很可惜我沒有前往鄉村地區,我這次的受訪者代表著都會區的年輕中產階級,網路是他們相對自由的領域,我也採訪了一位保守派部落客,看到宗教保守派人士也使用部落格,我覺得很有意思。

我希望能有更多機會認識其他族群的部落客,我這次只看到冰山一角,他們多數就和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一樣,充滿理想、計畫、夢想,熱衷網路,但伊朗部落客似乎更關心政治和世界新聞,伊朗經過多年制裁與禁運,部落客尋找自己的方式打破孤立狀態。

你如何看待公民媒體對伊朗社會的衝擊?

這種影響非常巨大,當國內媒體全都屬於政府,或是媒體受政府嚴格管控,部落格便成為散播新聞訊息的重要管道,讓不同的人發聲,表達不同的觀點與批評,很多部落格是以幽默或笑話為主,而非政治與知識問題,這種情況舉世皆然。

你所見的伊朗和之前想像有多大落差?

空氣中的緊繃感和我想像相去不遠,也看到許多女性從頭到腳都蒙在黑色的長罩袍中…自然本多彩多姿,不是嗎?有些人的行為若在 其他國家稀鬆平常,在伊朗卻遭逮捕入獄,而且伊朗社會非常非常保守,處處充滿性別主義,男女不平權的問題遠超過宗教規範,甚至是所謂的自由派或溫和派,其 實也相當保守。

相對而言,伊朗年輕人很努力改善生活,因而違反許多法條,他們面對各種禁令去爭取空間,簡而言之,他們比許多國家的年輕人更加不滿,要爭取他人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

伊朗部落格圈與中國或巴西情況有何異同?

伊朗部落格圈的政治角色比巴西部落格大,因為伊朗公民社會裡,並無像巴西擁有的強大組織(如媒體自由、強盛的非政府組織、許多政 黨等);伊朗部落格就像是民意調查,或是衡量伊朗都會地區民眾心理;伊朗某些情況比較類似中國部落格圈,排拒官方媒體的言論,傳遞政府以為可輕易刪除的訊 息,群體更加水平,從下而上提出改變,兩國領導人肯定更加意識到部落格發展,並在意部落格裡的討論情況。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