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尼加拉瓜:夜店入場遭拒與種族主義

[除另標示,本文連結皆為西班牙文]

由於一位年輕女性想要進入尼加拉瓜首都馬納瓜(Managua)一間夜店遭拒,種族主義話題最近又在國內浮現,夜店強調有權拒絕客人,但她指控是種族主義作崇。

18歲的Majailah Francis是FSLN政黨人士、中美洲議會輪值議員Bridgete Ivonne Budier Bryan之女,日前想要進入El Chamán夜店遭拒,她是位非裔尼加拉瓜人,該國非裔人口多數居住於加勒比海岸地區,據2005年人口普查(PDF檔),非裔占全國總人口比例9%,她的母親指控該夜店有種族歧視,要求夜店勒令停業。

此話一出,媒體、網路論壇與部落格立刻出現諸多討論,報紙也有許多投書,《El Nuevo Diario》報紙批評夜店行為,並抨擊國內社會的種族主義根深蒂固,人權觀察員呼籲關閉夜店,有些知識份子也提出自己的看法,甚至將此案與美國民權人士羅莎帕克斯[中文](Rosa Parks)相比。

iEntonces部落格的Wilder Pérez認為,「這家夜店反映出尼加拉瓜諸多問題中的一項,這不是種族主義,而是階級主義」,並列舉多項理由,說明這件事為何與階級主義關係較大,而非種族主義。

《La Brujula》訪問當地多家夜店後發現,顧客遭拒多數原因為個人衣著或風格,作者Roberto Salinas García認為各種不同的人都到夜店享受,但確實私下從夜店熟客口中聽到某些歧視言論:

Norman Espinoza說,我想這是店家規定,如果我經營夜店,也不會讓醉鬼或惡棍入場…

我問他:「哪些人算是惡棍?」他回答:「像是街頭流氓、混混、流浪漢…」,Norman不是白人,也不是黑人,他用手撥開黑色的頭髮,他穿著棕色條紋的白T裇。

Jackeline Orozco說:「我不會讓印度人入場,不是指印度人那個種族,所謂印度人是指那些不願接受文化差異的人。」

Animal Inedito部落格的María del Carmen Pérez Cuadra肯定尼加拉瓜社會裡存在種族主義

非裔尼加拉瓜人抗議得很合理,因為他們受到社會情況影響,但我認為他們該利用這個機會,反思社會歧視問題,現在有「白人」學校、 原住民與貧民學校,如果你看來貧窮、肥胖或宗教傾向與校方不同,就可能無法入學,我曾填寫調查表,詢問受訪者是公證結婚或在教堂結婚、是否為天主教徒、受 洗神父是誰、體重身高多少等。

Alex Zedch等人也提出較持平的看法

…我想像夜店經營者應該曾指示保鏢,有哪些人不宜放行入場,如果仔細想想,她肯定不是第一位遭拒入場的加勒比海女性,我也認 識許多加勒比海女性入場毫無問題,我覺得這是個政治技倆,當她不得其門而入時,當然會很生氣,我也曾面臨她所言的情況,但在生氣的同時,也該想想究竟出了 什麼問題。

…多數到夜店玩的人都曾遭拒入場,若你不常出去玩,這種事會時常發生,因為夜店都對熟客較好,有些服裝規定適用於每個人,就 像人們不會只穿內衣褲進國會,我也不會裸體進夜店,如果你覺得自己是因為身份遭拒,想想看若你來自太平洋岸,中午時穿著長袖襯衫和舞褲跳起「Palo de Mayo」舞步,加勒比海岸民眾會做何感想,這種情況亦然。若你覺得他人犯錯不可原諒,必須將夜店勒令停業,只突顯出你缺乏文化,也缺乏對國內情況的認 識,再加上你對生活經驗態度多麼不成熟。

其他人對這位國會議員的批評更強烈,認為她的決定太過誇張、錯誤、失焦,Twitter用戶@isonauta指出:「五百年來,結構性的種族主義潛藏在種族融合意識型態中,如今中產階級舞廳出現種族主義危機。」

Penalba.info表示

議員表示她知道過去還有其他案件,但她直到現在才申訴,因為當事人是她的女兒,不過她卻形容自己是為捍衛加勒比海認同與種族…

許多人想必都有遭夜店拒絕入場的親身經歷,我也可以證明,有些人確實是因種族主義遭拒,但人們要懂得分辨什麼時候是種族主義,什 麼時候是大男人主義,有些時候只是保鏢不願讓你入場,或是他看不起你,或許和種族與性別無關,身為黑人或女性,不該因此獲得不公平待遇,同理亦然,當相反 情況發生時,這不一定代表是種族主義。

El Chamán夜店經營者發表聲明,強調要創造包容與無種族主義的環境,幾天後他們在網站上公佈議員女兒在夜店裡的照片,她已經成為常客。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