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本週部落客:Mong Palatino

向各位介紹Mong Palatino,對全球之聲讀者而言,他是東南亞與大洋洲區域編輯,在家鄉菲律賓,他的全名是Raymond Palatino,不僅是青年黨(Kabataan)黨魁,亦為國會下議院新手議員。

Photo from www.arkibongbayan.org

照片來自www.arkibongbayan.org

Mong不僅是菲律賓第一位固定經營部落格的政治人物,亦為全球之聲極少數進入公職的成員。

雖然年僅29歲,Mong資歷已相當豐富:為國際媒體聯盟撰寫專欄、擔任菲律賓全國學生聯盟主席,亦曾積極參與眾多團體,如「菲律賓和平青年」、「要求總統艾斯特拉達下台青年運動」、「青年反對石油集團」等。

Mong於2006年中加入全球之聲,報導菲律賓相關消息,當時個人部落格Mongster's Nest已成立超過一年,後於2008年4月升任全球之聲區域編輯。

聯合國單位曾將他比擬為Edgar Jopson,後者是菲國史上最著名的學生領袖,Mong推動成立全國消費者權益團體TXTPower,亦長期積極運用新科技促進政治改革。

華盛頓郵報》關於菲國政壇使用社會媒體的報導中,Mong自承他在2001年動員學生反對前總統艾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時,意識到手機簡訊等工具的重要性,但外界也能解讀,是因為菲國年輕人處理困難,促成Mong的成績,他在2005年寫道

由於政府的勞工及教育政策,導致許多菲律賓年輕人今日感到無望又憤世嫉俗,他們大批遠走他鄉,就是因為在國內看不到光明未來,留下來的人則完全放棄不抱希望。

2007年,Mong第二次投入全國性選舉,青年黨提出青年授權、反抗貪腐及不平等、爭取社會正義等政見,共囊括22.5萬張選票,一舉跨越全國得 票率2%的當選門檻,依據菲國國會席次的產業分配法,可獲得議員席次為少數族群發聲,再加上近期最高法院判決,將此類議員席次由22席增至55席,開啟青 年黨進軍國會之路。

身為政黨名單的第一人,Mong已經宣誓就職,投入國會議員生活,他在最近的Twitter訊息裡,提到正測試國會內的無線網路訊號,結果「似乎沒問題」。

在關於議員生涯初體驗的文章中,他提到如何處理菲國政治的具體內容:

今天下午我出席一場高等教育委員會的公聽會,處理HB 2380號法案,要保障若要學生通過專業證照考試,能夠自行選擇報名參與溫書中心的權利及相關罰則,法案是由來自Bayan Muna的Teddy Casiño議員起草,我支持這項措施,法案也很可能會獲委員會通過。聽證會中,Teves議員表示在他所來自的省分裡,有間學校要求學生住宿二個月,只 為參加溫書課程。

學校不該強迫學生參加溫書課,參加溫書班也不該成為畢業條件,如果溫書班是教程一部分當然合理,但今日許多學校強迫學生參加昂貴的溫書補習課程。

筆者也與Mong對話,論及青年與社會媒體在菲律賓的力量。

你有如此豐富的經歷,為何會選擇參與全球之聲?

全球之聲前任東南亞編輯Preetam Rai於2006年邀請我加入,我立即答應,當時我已深深對全球之聲著迷,我支持彰顯世界各地部落客的觀點,加入之後,我能夠更有效表達菲律賓部落客挖掘的議題,我的早期報導範圍包括生殖健康、護理人員移民、選舉改革、非法派遣民眾赴伊拉克等,過去兩年來,我每個月撰寫兩至三篇報導。

出席2006年全球之聲在印度新德里的高峰會,這場活動對我影響很大,讓我更加意識到部落格的潛力,能夠提升政治意識及改善全球民眾互動,在這場會議前,我對網路媒體的傳達力量所知極為有限。

2008年4月,Preetam詢我是否有意接任東南亞區域編輯,我非常喜歡在全球之聲的新工作,讓我有機會與區域內許多部落客互動,讓我 能固定獲得東亞及世界各地政治發展的動態。我也意識到必須擴大對政治及社會事件的觀點,我過去對身為菲律賓部落客感到滿足,但對鄰國情況渾然不知,全球之 聲的工作幫助我改善視野與閱讀習慣,透過全球之聲,我學著尋找未出現於主流媒體的聲音與訊息,這些部落格、這些聲音確實存在,散落在各地等待他人引用。

你曾提到在青少年時期,你的雙親及兄弟姐妹移居他國工作,和家人相隔兩地對你的生活有何影響?

我學著更加獨立,也讓我在大學時期學著質疑社會秩序,例如為何政府總將勞工出口做為經濟政策?為何移民總成為許多菲律賓人解決貧困問題的最終方式?回想起來,我從學著詢問菲律賓僑民開始成為社運份子。

菲律賓政壇大量運用社會媒體,這些媒體如何串連國內不同青年社群?(關於這項問題,Mong提供個人部落格連結,我找到這篇文章。)

手機簡訊已成為菲律賓民眾普遍溝通的模式,就連在偏鄉也很常見,讓親友之間相互聯絡,海外菲律賓勞工現已超過800萬人,也常使用手機簡訊與家鄉親友保持連繫…

政治力希望透過虛擬行動,例如發送手機簡訊、下載政治鈴聲、轉寄破壞性的言論等,動員無數民眾,要號召5000萬手機用戶上街頭或許不可能,但要說服一般民眾發送政治簡訊給朋友卻很容易。

大量匿名手機預付卡用戶讓民眾更容易發表真實政治傾向,許多手機用戶都使用較平價的預付卡服務,許多政治團體與不滿民眾原本害怕政府報復,現在則可透過簡訊發送大膽的政治訊息,不必擔心揭露身分。

另一項讓手機簡訊變得熱門的原因,在於菲律賓政府對網路及行動通訊的審查相對較少,平價與自由增加人們運用手機從事政治活動的機會。

讀完你上述所寫的段落,其中提到年輕人在2005年的消極及諷刺態度,今昔之間的經濟情況有何差異?

我看不出有任何差異,反而更加惡化,由於過度倚賴海外移民匯款,但這些移工在已開發國家陸續遭到裁員,故菲律賓在全球經濟危機下受苦,我國年輕人仍夢想前往他國,以實現獲得好工作的夢想,並同時改善家族處境,對於政府將民眾做為商品出口,我不抱任何尊敬態度。

青年黨不時與政府交手,成員曾遭官員威脅,甚至遭市長毆打,也曾遭武警毆打與逮捕,2007年還有兩名選舉觀察員遭到綁架及殺害,但你還是繼續下去…

沒錯,我們的成員遭到騷擾,有幾位在歷次選舉遭到殺害。

若要表揚他們的勇氣與犧牲,最少得堅持我們的目標,我們的政治理念代表進步力量,但受到固守現狀的人民抗拒,我們會不屈不撓…

菲律賓國內外人們對你的印象,都是使用各種社會媒體的精明活動組織者,如今你成為國會議員,打算如何繼續下去?

我會持續用部落格記錄在國會的活動,我會運用各種社會媒體應用程式來報告,例如Twitter、Plurk(Plurk在菲國較流行)及Facebook,其中一項初期活動為教導其他國會議員,讓他們瞭解使用社會媒體可能改善國家透明度及治理效能。

當你得知最高法院判決,讓青年黨在國會擁有一席,你曾表示

…菲律賓年輕人長期扮演重要角色,在國內推動重要改變,每當社會、政治及經濟情況讓民眾無法忍受,我們總站在抗爭與革命最前線。

你對菲律賓年輕人未來五年有何看法?

我相信在2010年總統選舉中,年輕人的角色必然更吃重,他們將要求政府治理的民主改革,他們要推動真正的社會改革議題,他們將影響選舉結果。

但倘若行政官員成功延後選舉,年輕人可能變得更加憤世嫉俗,關鍵在於如何防止這種情緒在年輕人之間蔓延,並將消極態度轉化為改革的建設性動力。

你對未來五年的目已有何願景?

未來五年我仍將是社運人士(在勞工與人權領域)、人民公僕與部落客,我仍會是全球之聲的一員,協助菲律賓幾項主要語言的網路翻譯計畫。

青年黨廣告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