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斯里蘭卡:部落客關注游擊隊領袖身亡消息

斯里蘭卡政府透過國營媒體及手機簡訊,於當地時間5月18日下午宣佈,國內游擊隊「坦米爾之虎」領袖普拉巴卡蘭(Vellupillai Prabhakaran)已身亡,新聞媒體報導,普拉巴卡蘭與游擊隊海軍首長Soosai及情報首長Pottu Amman共乘汽車時,遭到火箭攻擊死亡。斯里蘭卡歷經26年戰火,在最近一波攻擊中,據稱約有250名游擊隊成員遭格斃。

在關於普拉巴卡蘭的訃聞裡,有些人稱之為英雄,有些人稱之為無情殺手,英國廣播公司指出,「對支持者而言,普拉巴卡蘭是為爭取坦米爾解放的自由鬥士;對敵人而言,他是個神秘的自大狂,毫不尊重人命」;印度《The Hindu》 寫道:「支持者眼中的『自由鬥士』,也是他人眼中的恐怖份子,普拉巴卡蘭自1990年便因恐怖主義、謀殺與組織犯罪,遭國際刑警組嬂等機構追緝」。早在世 界還不認識蓋達組織和賓拉登(Al-Qaeda)之前,普拉巴卡蘭便已使用自殺炸彈這種新游擊戰術,《Tehelka》雜誌的封面故事記錄這位軍閥的許多故事。

Beyond Skin部落格解釋:

起初反應是一陣驚訝(起了雞皮疙瘩,下巴也快掉下來,也同時出現恐懼和輕鬆兩種情緒)。

第二項反應:接下來怎麼辦?經過26年奮鬥,無數人遭到殺害或被迫離家,透過暗殺、虐待和強行帶走失蹤後,壓制反對政府與游擊隊的異議後,坦米爾人的下一步是什麼?

「聯合國家黨」領袖Ajith P. Perera在部落格Dare to be different留下對普拉巴卡蘭的描述:「普拉巴卡蘭無疑是個恐怖份子,但他理應獲得一份坦米爾文的訃文,縱然他幾乎聽不懂這種語言」。

他為這個社群有達到任何重大目標嗎?完全沒有,坦米爾人今日情況比七零年代還糟,逾半數坦米爾人已永遠離開,無數坦米爾家庭因失 去親人,必須承擔永恆的痛苦,坦米爾人原是斯里蘭卡最大少數族群,如今卻落於穆斯林及印度裔坦米爾人之後;Jaffna原在斯里蘭卡進步程度居全國第二, 如今已遙遙落後。坦米爾人這個族群的生活倒退了一二十年,全世界稱他們是恐怖份子,國內東部及北部地區在經濟上日益仰賴首都可倫坡,至少在未來幾年,除非 「聯合國家黨」政府落實解決方案,他們將永遠受首都搖控,一切都是拜普拉巴卡蘭之賜。

斯里蘭卡坦米爾運動人士兼前游擊隊成員Nirmala Rajasingam在《獨立報》投書中,表示自己的姐姐在20年前便遭游擊隊殺害:

當初就是游擊隊首領下令殺害她和其他異議份子,故聽聞普拉巴卡蘭的死訊,我著實鬆了一口氣,戰爭與屠殺終於劃下休止符,坦米爾異議人士的血液也不用再流。

但她提醒:

但政府拒絕讓人道組織自由進入,讓外界不免懷疑,政府究竟打算如何處置難民及投降的游擊隊成員,許多坦米爾人在過去三年遭到綁 架、非法殺害及失蹤,幾乎都是政府軍事行動下的受害者,國家與社會走向軍事化,過去不斷壓制南部異議,甚至增加攻擊記者的情況,我們會繼續觀察,看看政府 能否扭轉民主治理的退步情況。

部落客兼專欄作家Indi Samarajiva運用Twitter,在旅途中表達對普拉巴卡蘭死亡的看法,他在5月18日下午的Twitter訊息指出:

我正在Hambantota,有爆竹聲,普拉巴卡蘭好像死亡,死得並不光彩,但是件好事,願斯里蘭卡能重建。

他們在天然氣槽不遠處燃放鞭炮,魚販回去工作時也大聲歡呼。

Hambantota地區居民大多是穆斯林,現在已恢復正常,國旗車隊一路駛過Ambalantota,戰爭終於結束,普拉巴卡蘭死亡,斯里蘭卡萬歲。

印度清奈部落客Prahalathan KK表示,若對普拉巴卡蘭的死亡感到高興,等於忽視在攻擊游擊隊期間喪生的民眾

恐怖份子普拉巴卡蘭已死亡,高興嗎?愉快嗎?就算政府軍在這場屠殺戰裡,動用軍火及化學武器,造成無數坦米爾人喪生,你們也是同樣態度?

國防部網站指出,過去不到一個月時間,近15萬平民逃離戰區,都由軍方負責照顧,但唯一能進入戰區的國際紅十字會表示,「情況與災難無異」。今天在新聞稿裡,紅十字會表示已長達九天無法前進東北部地區,主管Pierre Krähenbühl認為:「由於人道救援已超過一星期無法抵達民眾手中,情況相當危急」;游擊隊國際外交部門負責人Selvarasa Pathmanathan在5月17日發佈聲明,強調游擊隊將「停火以保護人民」,他的資料顯示有3000位平民死亡、25000人受傷。

知名南亞僑民部落格Sepia Mutiny提到加拿大有抗爭持續發生,關於在溫尼伯(Winnipeg)的集會

他們手持蠟燭、標語、黑旗,以及政府軍攻擊下的受害兒童照顧,當斯里蘭卡各地民眾慶祝25年的內戰告終,參與守夜的人民為無辜民 眾而哀悼,並懷疑這樣是否解決任何問題,Singarajah說:「什麼事都沒解決,人民的苦難不會結束,政府實在無情,他們不願意給予我們應有權利,只 要現況不變,問題就會延續下去。」

英國倫敦、加拿大各處及澳洲也有抗議活動,但社運人士Rajasingam在《外交政策》雜誌警告,坦米爾僑民的表達方式會令人誤解:

隨著斯里蘭卡人道危機持續延燒,國際社會必須獲得清楚明白的訊息,游擊隊與僑民並非坦米爾人的「唯一代言人」,分裂也不是合理選 項,在西方世界的游擊隊說客若提出各種膚淺要求,而非實質參與,必然會引起斯里蘭卡國內僧伽羅民族主義者的憤怒,只有堅定的和平及民主訊息才能發揮功用。

Moving Images, Moving People!部落格的Nalaka Gunawardene表示,他希望相信戰爭真已結束

這一切並無獨立的衡量標準,過去幾年這場戰爭都欠缺目擊者,但我仍願意秉持不尋常的信念,促成長久期望的和平,我會走至天涯海角,放棄任何不信任的基礎,以換取長永的和平。

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預訂於5月19日早晨向國會及全國發表演說。

校對:Soup

1 則留言

  • 感謝這篇報導,辛苦了。

    對了,針對南韓最近的盧前總統自殺事件,希望全球之聲可以予以關注,因為這事件從新聞上來看,似乎有越演越大的趨勢…這算不情之請,不過還是想問問看,希望別太介意我這個問題。:)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