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斯里蘭卡:戰爭終了,和平尚未來到

斯里蘭卡政府與游擊隊「坦米爾之虎」的內戰持續逾25年,終於在幾天前隨著游擊隊領袖普拉巴卡蘭(Velupillai Prabhakaran)喪生而告終,但問題仍在:「許多坦米爾人夢想擁有獨立國家,不再受歧視困擾,這個夢想是否亦隨他入土?」。雖然許多人視普拉巴卡蘭為屠殺者及恐怖份子,亦有許多人尊敬他是為目標奮鬥的鬥士,有些人甚至仍拒絕相信他已遭殺害,各種論述讓他的死訊亦有爭議,有些人還運用影像編輯軟體Photoshop,試圖證明他還活著。

對於此事,意見兩極的斯里蘭卡部落格圈亦出現各種分析攻防。

雖然政府軍成功清剿游擊隊,手段與途徑卻備受爭議與批判,In Mutiny引述《時代》週刊文章,列舉政府的反游擊隊方針。

Serendipity批評西方媒體未呈現諸多民眾的心情,很多人感到放心,亦慶祝這場痛苦戰事終於結束,該部落格指控西方媒體報導充滿煽情內容,呼籲斯里蘭卡部落格圈發聲做為制衡。

對於新聞指歐盟希望組成法庭調查交戰雙方造成平民死亡,The Whackster's Lair要國際社會親自前來斯里蘭卡,證實所謂的戰爭罪是否確實發生,不過媒體上仍零星出現坦米爾運動份子遭綁架的消息。

知名記者John Pilger批評斯國政府不該禁止外國記者及援助組織入境,也表示國際社會忽視坦米爾人所受的苦痛,人們也聽不見遙遠的坦米爾之聲,親坦米爾的言論在近期在威嚇及恐懼下變得微弱。

Desicritics部落格的Sujai並不贊同游擊隊,但支持坦米爾人在島上希望建立獨立國家,他質問:

坦米爾人長期成為攻擊目標,遭到歧視及排擠,我們能夠忽略這段歷史嗎?斯里蘭卡過去可曾歡迎坦米爾人參與國家事務?當錫克教徒能成為印度總理,坦米爾人可能成為斯里蘭卡總統嗎?

Tamil protest in london, Image from Flickr by danie, under a CC license

「坦米爾人在英國倫敦抗爭」照片來自Flickr用戶danie,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Musings from Toronto質疑僑民對游擊隊的支持:

我不明白他們為何支持游擊隊,[…]我不懂他們怎麼會相信游擊隊好過斯里蘭卡政府。

但也並非所有坦米爾人都支持游擊隊,Amardeep at Sepia Mutiny張貼一段影片,其中坦米爾裔加拿大記者Ignatius Sellah在加拿大公共電視台CBC說出不同觀點,認為加拿大的坦米爾人抗爭是游擊隊在加拿大分支煽動所致。

游擊隊時常隨意使用「種族屠殺」等詞語,掩蓋了真正問題,Nilanjana at Sepia Mutiny援引政府軍及游擊隊侵害人權情事後表示

「種族屠殺」、「恐怖主義」等詞語都會讓人們血壓上升,讓我們只注意誰出現暴力行為,但他們根本不想討論,未來少數族群如何能獲得公平待遇,並且能適當地表達意見。

Indi.caIndrajit Samarajiva對斯里蘭卡僑民喊話:

光是遊說聯合國、「國際社會」,或是全球菁英內的高級思想家還不夠。[…]

要改變斯里蘭卡,各位要觸及難民營裡的孩子,與國內Hambantota地區警方合作、與Galle地區的穆斯林聊天、與Nuwara Eliya的採茶工對話。[…]

斯里蘭卡仍需要更多聰明的孩子回國。

Groundviews部落格的Gunaratne很意外,「全球坦米爾年輕僑民如此積極動員,發起活動抗議傳聞中政府的侵害人權行為」,但問題在於該如何終結仇恨一再循環?

或許衝突結束後,他們會回國重建斯里蘭卡,但當雙方充斥仇恨,尤其是海外僑民對立嚴重,走向和解之路還很漫長。

Appu建議坦米爾人嘗試不同的事物

投注心力在人民、土地和未來上,在世界其他地區,各位都為雇主創造奇蹟,現在讓奇蹟發生在各位自己身上。

但要達到這個目標,各位必須拋棄一直存在的悲情。

當人權伺害報導仍時有所聞,悲情與懷疑要如何放下?據最新消息指出,斯里蘭卡難民營傳出女性遭強暴、男性「失蹤」,紅十字會亦不得進入難民營區,也出現對坦米爾人的報復行動,斯國許多坦米爾人仍感到懷疑及憂慮,許多難民的未來仍充滿未知數,世界必須更加重視此種情況,採取行動阻止人權侵害行為,才能走上某種和解路途。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