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以色列:部落客支持勞工權益抗爭

勞工權益是以色列部落客真正關心並聲援的議題之一。 近年來,通常不在大家預料之中的組織,如咖啡廳店員、保全人員和記者,也成立了工會聯盟,撰寫部落格成為他們抗爭的一部份,能夠引發熱烈討論並在部落圈凝聚支持力量。

目前在希伯來的部落圈有兩個熱門話題:支持已經罷工五個星期以上的以色列開放大學(Open University)教職員,以及抵制侵害員工權益的AMPM藥妝店(地位等同於特拉維夫的7-11)。

開放大學是以色列最具規模的大學,全國共有42,000名學生和1300名教職員。在罷工兩週後,傳統媒體已經不再報導這項爭端。超過30名以色列部落客因此決定靠自身的力量繼續訂定抗爭時程,並持續討論的進行。

擁有英國文學博士學位的Keren Fite在她的部落格中寫道:

「長達十三年的時間,我都認為自己別無選擇,因為開放大學有它特殊的經濟考量,只能在有足夠的學生選修我的課的時候才能雇用我。 然而因為這些限制,常常在開學的一個禮拜前我才接獲開課通知 ,在接到通知之前,我總是擔心接下來幾個月究竟有沒有薪水可領。 也因為這些限制,我每個學期都可能被解聘、重新續聘(或沒有續聘)。

但是學校根本不在乎我的難處,我沒有請病假的權利,也沒有其他在社會上工作基本應得的待遇。當我懷孕的時候,學校甚至拒絕在下一學期更新我的服務合約。

目前我正在罷工,學校也不尊重我罷工、拒絕接受這種惡質雇用條件的權利。自從罷工開始之後,我就一直接到威脅信件,要求知道我是 否有參與罷工,之後又通知我說,如果我罷工的話,他們就不會付我薪水。換句話說,他們知道自己是我主要的收入來源,正在等我無以為繼的時候自己放棄罷工。

因此,開放大學雖然讓高等教育容易取得,卻讓我得不到公平的雇用關係和經濟福利。」

開放大學的學生Labyrinth也在她的部落格中表示:

「雖然我可能會受影響而延後畢業,成績可能退步,或者距今一個月之後我會因為必須跟上落後的課程而沒有喘息空間,但是我希望老師 們在課程和考試之間可以不用再惶惶終日,因為他們可以擁有更公平的薪資待遇。當他們工作穩定了,也許我還能推薦老師給其他同學,知道他們下學期一定還會 在。而且學術圈從業者工會可能還可以納入其他穩固、傑出、遭遇相似問題的私立大學工會。

也許有一天我會和他們處於同樣的位置(對,我正在考慮)。 我會很高興為了這次的罷工犧牲一點權利,因為之後我從事這項工作就能得到應得的薪資。」

Tomer Reznik也加入他的意見

「正當我很苦惱要怎麼樣為一個是非非常明顯的議題(集體利益、工作保障等等)寫出一篇有趣的文章,突然意識到,這些教職員正是為了一個是非非常明顯的議題而戰。開放大學應該立刻回應他們的要求,不該繼續把他們當作短期簽約的員工來對待!」

開放大學的教職員之一Limor64寫道

「我們不想再當被開放大學剝削的對象。開放大學是個成功的事業,但成功卻建立在踐踏人力資源的基礎上。

我們已經有五個禮拜沒領薪水了,這個學期的未來充滿不確定,但是我們希望能夠爭取到一個安全、有利的工作環境。從全球觀點來看,勞工團結非常重要,不能任由雇主和政府逼迫勞工為目前的經濟危機付出代價。」

除了透過部落格上爭取權益之外,Facebook也有數個團結群組。一位涉入反文化運動的記者部落客Roy Chicky Arad發起了一項名稱為「關門的大學」的游擊讀詩運動,五月十二日的時候這場運動就在開放大學校長的私人住宅前面舉行。

在過去幾天又出現了一項新的連鎖部落客反抗運動,鑑於連鎖企業AMPM藥妝店嚴重侵害員工權益,部落客提倡抵制該企業,大部分受害的是猶太藉衣索比亞人。

發起抵制行動的部落客Sharon Gefen寫道

「我可以忽略他們定價過高、或者它們一間間的出現讓很多由家庭經營的藥妝店關門大吉,但是侵害員工權益是我沒辦法接受的。比如 說,如果收銀員遲到了幾分鐘,她就必須付罰金150以色列幣。如果她值班的時間有事不能去,她就得付450以色列幣的罰金,而這是她一次值班賺的錢的兩 倍。真是夠了。我寧願在其他地方買菸(還有牛奶、麵包、衛生棉條之類的東西),這樣每個人才能感受到AMPM廣告台詞所說的「住在這個城市裡真美好」,就 算是AMPM的員工也一樣。」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