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牙買加:未成年懷孕與性暴力比例攀升

Jamaican Girls

雖然社會避孕觀念日增,未成年懷孕仍是牙買加一大問題,當地35%的女性於19歲便已初次懷孕,且多數並非計畫得來。

今年三月公佈的研究中,94% 的未成年懷孕受訪者均表示自己為意外懷孕,研究中另指出,青少年性暴力比例很高,也常會導致懷孕,訪問中發現在首都金斯頓(Kingston)地區的15 歲至17歲少女中,近半數受訪者曾遭受性暴力或強制性交,三分之一的女孩表示,自己是在受人說服或強迫發生初次性經驗。

除了強迫性交外,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認為,牙買加未成年懷孕普遍還有其他原因,如避孕措施使用率低落、很早出現性行為、藉由性愛取得利益、安全與負責性行為的知識與技能不足等。

Thinkbass描述自己在牙買加聖凱薩琳一家醫院實習所見:

每次值晚班,我都會遇到兩三件流產不完全的案例(通常不喜歡再用墮胎一詞)…多數年紀不到30歲,少數超過40歲,低於21歲的比例也高得嚇人,人們總在這些小故事裡,最能夠瞭解問題本質的嚴重性。

16歲案例:流產不完全。

問題:笨醫師(就是我)問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女孩盯著我,小聲地說出「Zingy」這個綽號。我嘆了一口氣,把筆放下: 「他的真名是什麼?」,她轉身要母親幫忙…母親請我等等,讓她出去外頭確定男子姓名,你沒聽錯,這個女孩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她原本要生下這名男子的 孩子,卻連父親名字都不知道,他至少30歲。

Sasha D在Jamaica Gleaner部落格留言,分享自己未成年懷孕的經驗,表示只有母親救了自己:

那時17歲剛從中學畢業,對世界和男性都很無知,我到派對瘋狂一晚,後來就發現自己懷孕,男朋友因為即將離開牙買加,便利用那個時機,我當時酒醉太嚴重而無法拒絕!所以經過兩分鐘…或甚至幾秒鐘的騷動,我就懷孕了。

結果呢?我就成了媽媽!我的母親很受傷、憤怒、難過、丟臉,但她還是決定支持我,陪我走過每一步,因此我才有勇氣,在孩子出生後繼續前進,我回到校園,從學院畢業後進入大學,如果母親拒絕我怎麼辦?我會流落何方?我會有什麼下場?

但並非每個人都和Sasha D一樣幸運,牙買加未成年媽媽生完孩子,只有34%回到校園,上述三月份研究另指出,未成年懷孕亦導致胎兒不健全及死亡率提高,母親就業機會也因而減少。

同樣回應Jamaica Gleaner的文章,Bob提出降低未成年懷孕的方式:

多數牙買加家長對自己的身體與性別為恥,無法與未成年女兒討論性愛,也不知道如此會對自己帶來麻煩,不教而殺謂之虐…我呼籲家長自孩子10歲起,就開始提供性教育。

其他人認為牙買加墮胎法應該鬆綁,讓母親和未成年少女能夠進行安全及合法墮胎,The Perception and Self-Perception of Women and Their Effects on Health Globally部落格進一步說明

墮胎在牙買加仍是種聯邦罪行(規範於含糊不清的「一般法」),只有少數情況例外:一、胚胎嚴重異常,二、懷孕危及母體健康,三、因亂倫或強暴造成懷孕,但是在2004年,牙買加母親第三大死因即為不安全墮胎。

Gordon Swaby深信牙買加應讓墮胎合法,他認為

誰有權決定我要如何面對還未出生的孩子,真是垃圾廢話,許多孩子因此出生在毫無準備又不成熟的家庭,這些笨蛋寧願讓孩子出生,最後因家庭未提供照顧而淪落街頭,政府也無有效系統來照顧這些孩子,…各位若要決定在牙買加將墮胎列為違法,請勿基於宗教,而請依據理性。

該項研究對未成年懷孕提供的其他建議包括鼓勵青少年延後發生初次性行為,以及不鼓勵腳踏多條船,社會亦應關心性別暴力問題。

Thinkbass認為女性也該開始尊重自己,她指出

許多人未成年即懷孕,她們的母親才30歲就將成為祖母,有些女性已第五次懷孕,還想要生更多,只因為男人要更多小孩,有幾位愛滋 篩檢呈陽性的母親皆非初次懷孕(有位已懷孕九次),我一開始覺得荒唐,最後她們都哭喊著向上帝求助,有一位更大聲哭叫,不明白自己為何有此遭遇,但我從沒 聽到她們大喊:「我絕不再懷孕」。

女性何時已成為男性精子的容器及垃圾場?法律何時容許我們用這些液體污辱自己的身體?我們何時開始接受,讓暴力的陰莖和長大的胎兒虐待自己的私處?男人何時主宰了我們的身體?為何他們期待的福音,卻意謂著我們的死亡?

牙買加女孩照片來自Flickr用戶marco annunziata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