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部落客回憶蘇聯婦產科醫院

去年十二月,Sinisa Boljanovic翻譯了數篇匿名由塞爾維亞女性撰寫、關於生產過程的文章,發表在獲獎網站「Mother Courage」上,其中內容令人心碎。「Mother Courage」是由塞爾維亞部落客Branka Stamenkovic/Krugolina Borup建立並維護的網站。

LiveJournal的使用者germanych是一位俄國部落客,在本月稍早時,他請讀者分享在蘇聯時期生產的經歷。如果Branka Stamenkovic的「Mother Courage」網站是個試圖改善現況的網站計劃,這位俄國部落客則希望揭露在蘇聯歷史上較不為人知的一頁。

在一開始的文章裡,他寫道(俄文):

[…]因為一些因素,我對蘇聯護士的印象是, […]她們對待產女性的方式彷彿在打仗,女人是在為蘇聯官員生孩子一樣,明確的說,就是態度當中融合了憤恨和過度謹慎。這種情況聽來非常奇怪,和電影拍出 來的完全不一樣,電影中當母親和小孩要離開婦產科醫院時,護士總是笑著圍繞在他們身邊。[…]

所以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本部落格的女性讀者:能不能請妳們分享,對蘇聯婦產科醫院當中的氣氛印象是如何呢?[…]

LJ使用者germanych得到的讀者回應讓他決定寫下一篇系列文章(俄文),其中他引用了20名部落客的話,有些人分享的是女性親戚的說法而不是親身經驗(某些回應是男性部落客留的)。下面是這些回應的整理。

vladimirgin

1984年當母親生哥哥的時候[…]據她所述真是惡夢一場。[醫護人員]一開始都無所事事,直到她大叫表示自己也是醫生,能夠把抱怨意見傳送給[內政健康部門]負責的官員,她們才動起來。如果她當時沒有大叫,我哥哥可能生下來就夭折(生產過程發生一些問題)。

terkat

維護產後衛生的設備是醫院重複使用的紙巾,擠壓後放在兩腿之間: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禁止穿內褲:(((。當時還沒有護墊這種東西。每次我想到這些,都覺得恐怖… 我對婦產科醫院的負面印象是來自衛生設備。

shisho4ka

我們的情況也一樣,是完全「不穿內褲」,只能穿老舊甚至有點破損的衣服和袍子。不能從家裡帶內衣褲過去,其他東西也不鼓勵帶去。拖鞋印象中也要用醫院的。所有剛當父親的男人在外面或樓下大聲喊著妻子的名字。只有一台(免費)電話可以讓整層樓滿滿的人使用…

madlesha

1984年冬天在列寧格勒的小兒科協會(The Institute of Pediatrics)服務態度非常糟糕,裡面的人員每個都趾高氣昂而且非常忙碌。天氣酷寒,室外是華氏零下25度[攝氏零下13度]。那邊沒有熱水,又 不准親戚朋友燒熱水給我們。我媽媽偷偷帶了一盒糖果給我,在病房裡面的每個人都在偷吃。沒有浴缸,馬桶也[慘不忍睹]。回想起來真可怕…

greenbat

1989年在[雅羅斯拉夫爾],一名女性因為生產時的劇痛而嘔吐。一名護士竟然把拖把丟到她臉上,大叫道:「自己清理乾淨!」… 1990年在聖彼得堡,一群嚇呆的人親眼目睹一名酒醉的護士翻倒了新生兒睡著的搖籃。

bormental_r

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因為醫生沒出現而過世。當我太太不停哭叫的時候,他們只說:「沒關係,這是妳的第一胎,這沒什麼的。要冷靜,別 再叫了!」當他們有警覺的時候已經太遲了。他夭折了,死因是胎兒宮內窒息。當我太太哭累了好不容易睡著,一個無精打采的護士把她叫醒,說為了填表格,必須 為孩子取名字。孩子都夭折了,她們還要把她叫醒,要她為過世的孩子取名字。每次我一想到這件事,就滿腔怒火。1975,[斯維爾德洛夫斯克]…

LJ使用者kialu在18歲就生下第一個孩子,她分享了她同樣令人不忍卒睹的經驗,以下是她結束回應的幾句話:

[…]連續10年,我兒子的生日當天總是讓我想起我惡夢般的回憶。懼怕、恐怖還有羞恥。現在我終於擺脫這些陰影了。但是我兒子都已經16歲了,我還是沒有勇氣生第二胎,永遠不會想再生…

LJ 使用者germanych也貼出一些在國外生產或最近生產的讀者意見,以「作為對照」:

klepak: 婦產科醫院的情況已經改善了–不會再強行帶走小孩,允許訪客,生產時丈夫可以在場,而且每個人有專用生產的房間,每間都有衛浴設備。

michellemohn: 在德國的時候,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婦科醫生會那麼有禮貌、小心謹慎又和善… 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對所有孕婦都一樣…

下列是LJ使用者germanych文章的結論:

[…]從後來新增的回應判斷,[…]從[蘇聯時期]至今俄國還是有不少的婦產科醫院情況沒有改善,服務態度一樣無禮、骯髒、折磨 女性[…]。然而這並不令人驚訝,因為在俄羅斯聯邦的國營機構裡面,對人民輕蔑的態度依然從[蘇聯時期]沿襲至今。基本上,婦產科醫院是現今[蘇聯制度] 穩固的堡壘。新興的民營婦產科醫院提供正常、安全的生產照護,稍微能夠解決問題。不過總而言之,我認為蘇聯全面性的改革應該從[改革]婦產科醫院開始。

下列是LJ使用者germanych本系列的另一篇文章,主題是前一篇文章造成的迴響:

[…]這篇文章總共有一千篇回應,在[Yandex 部落格平台的前30名人氣文章]上停留了幾天。而且還是當天的第一名人氣文章。但重點不在此。 重點是有幾位讀者把我歸類成一個不夠客觀的人,蓄意收集負面的事情,然後再引發更多同樣負面的回應。因為這樣,在蘇聯婦產科有好的生產經驗的女性在這邊就不想發言了。 為了證明我動機純正,接納所有意見,我決定整理第一篇文章中對蘇聯婦產科醫院的正面回應,並將它們整理成新的一篇文章。我想知道的是,這系列文章哪些能成為熱門文章?還有會看到什麼樣的回應?[…]

只有兩則「正面」的意見:

vladimirgin: 我出生的時候,我母親得到了適度的照護–因為接生婆和醫生都是母親的朋友。[…]

shisho4ka: 1990年。[…]印象中過程很平常…[…]醫療人員以正確的方式處理。沒有任何不禮貌,但也沒有特別的關愛或照顧。總之當時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我以為會經歷非常惡劣的對待方式…

在又一則系列文章中,LJ使用者germanych為他「公正觀點」的部落格調查結果作出摘要:

和我預期的一樣,主題是讚揚蘇聯婦產科醫院的那篇文章並未登上Yandex的熱門排行榜,收到的回應連一百則都不到。由此可見,支持許多人所提到的蘇聯婦產科當中的可怕情形並非事實的人並不多。[…]

LJ使用者germanych還引用了這則「正面」回應(已經被它的作者刪除), 來強調蘇聯制度的實際情況:

我一樣無法批評蘇聯的婦產科醫院,因為我的岳父曾經是[坐居高位的共產黨官員]…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