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加彭:執政41年的總統死後

法國媒體於6月7日晚間報導非洲國家加彭總統邦果(Omar Bongo),這位領導人在世73年間,共執政41年,法國報紙《Le Point》透過「與總統隨扈親近的消息來源」指出,邦果是因癌症死於西班牙巴塞隆納一間私人診所中;國際通訊社法新社消息來源則源於法國政府,不過後來總理恩東(Jean Eyeghe Ndong)告訴加彭電視,表示自己看到報導「非常意外」。

omar-bongo.jpg

邦果於五月送往巴塞隆納的Quirón診所時,African Loft的Akin在文章中離題預言他將死亡:

對於邦果執政42年後的最大審判,莫過於加彭沒有醫院能治療他和妻子。

當他無法為人民帶來一絲益處,只要領導人稍有不適,就得搭機前往國外,這是種什麼領袖?

這種審判大概對全非洲領袖皆適用,他們都無法提升國內基礎建設、教育、醫療及機會水平。

我們何時才能讓所有領袖因為多年幫倒忙而負責?

[…]這個可悲故事的教訓不太有非洲色彩:國王不得死在皇宮中受萬民「擁戴」圍繞,而得在陌生人環繞下,死於昂貴的醫院病房裡。

一國之君若無法廉潔執政,只能悲慘地在遠方過世,而每個人都因此鬆一口氣,對所有人都是種解脫。

來自多哥的Rodrigue Kopgli在Jeunesse Unie pour la Démocratie en Afrique部落格中,稱呼邦果[法文]是「非洲法語世界最後幾隻鱷魚」:

自法國前總統戴高樂(De Gaulle)以降,邦果與歷任法國政府為友,邦果的名字從Albert-Bernard Bongo、El Hadj Omar Bongo,再改成Ondimba,人民要求進行民主改變,結果只有總統改名,自從就任以來,他總是甘心做法國的秘密情報員,由於長期執政搜括大筆財富, 邦果總能花大錢介入法國選舉,尤其是Pierre Péan在「African Affairs」所提的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t)選舉期間;邦果在法國也留下鉅額不動產與私人財產,還有放在避稅天堂的秘密銀行帳戶,然而加彭人民卻一無所有,故沒有人會懷念他, 就連他謊稱代表的非洲人民也不會感傷。

Rodrigue Kopgli也引述多哥的經驗,懷疑邦果之死能否帶來改變:

邦果去世將不會為加彭人民帶來任何好處,因為一雙兒女Ali及Pascaline在Bolloré(法國總統薩柯奇密友)及其他吸血鬼照顧下,正不斷吸收權力,就像在多哥,前總統的孩子也在強暴與暴力雙重壓力下執政。

科特迪瓦(前譯象牙海岸)部落客Théophile Kouamouo也提到多哥,並思索邦果死後會發生什麼事,以及非洲法語世界未來又會如何[法文]:

在「大家長」死後,我們進入不安與疑惑的時代,依據憲政規範,權力將移交參議院議長後舉行選舉,但政府會尊重法規嗎?加彭也會陷入像多哥的派系鬥爭嗎?[…]完全不見蹤影的加彭軍方會介入嗎?

邦果對後世的影響又會如何?他過去是非洲法語世界的支柱,他死後會使這個區域沒落嗎?我個人相信如此,但我也可能太過樂觀,但是整個制度太過集中於某些人、某些秘密,還有不復存在的退場機制,恐怕很難永久。[…]

非洲法語世界會變得消沉,但民主會因此前進嗎?非洲很快將面對自己的命運,以及自我歷史的矛盾,沒有人能幫非洲解開結,但讓我們先觀察接下來幾天加彭的動向。

喀麥隆的Emmanuel Bellart感到[法文]輕鬆:

感謝上帝,又少了一人,非洲正一點一點開始呼吸,這正是非洲所需,最後能夠張開雙眼,邦果在位共41年毫不合理,他證明那些法國人多麼希望毀滅非洲,人們當然不是希望他人死亡,但這卻又令加彭民眾寬心,可惜邦果沒在死前調整權力,只想著扶植孩子。[…]

老獨裁者再見,讓權力交給人民,而非一人手中,當你壟斷所有權力,死後我們就忘了你。

在新聞入口網站Gaboneco上,加彭讀者Ogwera留言[法文]爭取民主選舉:

我是加彭人,我要求尊重國家憲法舉辦選舉!我也反對人們呼叫法國前來干預加彭政局,尤其我們根本不認識Ben Mouamba,他可能成為法國的人質!加彭人民必須團結提高警覺!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