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拉丁美洲童工現象綜覽

童工是拉丁美洲一項可悲的事實,當地居民對童工習以為常,甚至已不知不覺,誰沒接受過擦鞋童或擦車童的服務?不過如今已有人發起運動,希望提升社會意識並改變現況,在6月12日「2009世界反童工日」到來之際,全球之聲拉美團隊收集各國相關部落格文章與連結。

委內瑞拉「Muchachos de la Calle」(意為「街童」)致力於「透過藝術教育,希望降低兒童與青少年在街頭謀生過活的情況」,也在部落格[西班牙文]分享經驗;「Observatorio de Infancia y Juventud」組織亦努力「打造社會調查機制,收集資訊促進公共政策形成,並接受申訴及提供協助,對抗委內瑞拉美國對孩童與青少年人權侵害問題」。

Periodismo Guayanés指出,童工總最不受重視[西文]:

事實上有許多政府及非政府單位都為孩童提供服務,保護孩童的法規也俱在,但成效卻不太顯著,故關鍵在於落實及追蹤,有些專家認 為,讓童工消息的目標其實可行,但前提是成人及社區就業機會必須增加,並給予這些家庭其他出路,讓他們能「打破合作社與農業機械化的貧困循環,才不會困守 在最微小的夢想上」。2005年時,國際勞工組織國際減少童工計畫主任María Arteta表示:「要讓童工消失所需成本約760億美元,但至2020年,經濟淨收益將達到3300億美元,換言之,若拉丁美洲努力遏止童工現象,長期 而言對經濟有益無害。」

Photo by David Sasaki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http://www.flickr.com/photos/oso/3602948325/

照片來自David Sasaki,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墨西哥部落客Mario Luis Fonts最近的文章描述「童工悲劇」,指出低所得家庭、人力不足、缺乏健全政策、移民等,都是兒童淪落為童工的原因[西文],Maricel Pérez也在Sinergia a.m.部落格描寫童工Pablo的動人故事[西文]:

這個小男孩又名Pablito,每天早上六點就得起來準備,他走上好長一段落,直到大學街與Corregidora街路口,他放下所有謀生工具,閉上眼向上帝祈禱,「希望今天一切順利,不會整天下來一毛錢都沒有」。[…]

直到晚上,Pablito只賺到1.5美元,對各位讀者或許很少,但他說:「我在回家路上,用這些錢已夠買幾片玉米餅和可樂,或是一包洋芋片,餘錢交給在另一個街角工作的媽媽」。

這可能是許多在墨西哥街頭工作孩童的情況,有些孩子可能比他更辛苦,我只是描述他們生活的一小部分,各位或許從沒聽過,但幾塊墨 西哥幣就能幫他們求生,許多人不瞭解他們的痛苦,也不清楚其他人所面對的現實環境,似乎一切離我們好遙遠,但除非我們開始傾聽他人,或是打破對他人的冷 漠,墨西哥情況永遠不會改善。

Juan Vasquez是位居住在阿根廷的玻利維亞移民,他在Un Boliviano en Argentina部落格提及有關文化與風俗的問題[西文]:

不久前我同事聊天,我們談到有關童工的問題,其中有個人的意見令我意外,他表示:「你必須看到這些問題的文化面,玻利維亞常有孩 子在農場及收穫時工作,這就是家長的教育,這是他們學習播種與收割的唯一方法;商店裡的情況亦然,孩子從幫助父母中學習買賣」,…這種看法令我很擔 心,不只是這種言論將童工及剝削合理化,連阿根廷法官Oyarvide都使用相同的邏輯,他認為這種剝削可視為「原住民的政治及社會狀態」。

來自秘魯的筆者也在個人部落格Globalizado中,列出秘魯童工的各項狀態與資料[西文],據估計國內約有180萬童工,這只是粗估數字,若依據新聞網站RPP的資料,童工人數可能達250萬。

童工現象的因果眾多,尤其在經濟危機時期,我覺得情況很難改善,光是孩童在礦區為奴[西文]、女孩遭到性剝削[西文]、乞童[西文]、兒童毒品搬運工[西文]等例子,就證明還有許多工作得做。

有什麼方法能幫助拉美與世界的童工問題?

感謝Luis Carlos DíazLaura VidalIssa VillarrealEduardo Ávila協助完成本文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