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玻利維亞:向嘻哈歌手道別

玻利維亞嘻哈歌手波霍賈斯(Abraham Bojorquez)驟逝對El Alto地區居民打擊特別大,因為這正是他發跡之處,他在公車車禍中喪生,讓全球無數歌迷哀痛,不過他也用記憶與歌詞,記錄一座年輕城市的奮鬥與希望;許多玻國部落客都對他瞭解甚深,在他過世後幾個禮拜除了表達哀悼,也回顧他們多麼敬重這位歌手的故事。

Photo of Abraham Bojorquez by Wara Vargas / www.lamalapalabra.tk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

波霍賈斯照片來自Wara Vargas,經同意後使用

Letras Alteñas部落格的Alberto Medrano來自El Alto,記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演出[西班牙文],也記得「多少年輕人對他帶有安地斯風格的嘻哈音樂印象深刻,歌詞內容有關政治抗爭及革命,並要求為『2003年10月』的事件討公道」。

2003年10月事件一直是這位歌手的重要創作元素,當時El Alto約70位民眾與軍方發生衝突死亡,人們也一直要求為此爭取司法正義。

波霍賈斯於九零年代初前往巴西一間紡織廠工作,也在同時期接觸到嘻哈音樂;回到El Alto之後,他組成Ukamau y Ké這個團體,時常以原住民語言Aymara演唱饒舌歌曲,Bolivia Indigena部落格的Cristina Quisbert指出[西文],「波霍賈斯有種特別的風格,結合嘻哈音樂與有關社會秩序的內容,同時重視Aymara文化,因此獲得許多年輕人及各地民眾的重視」。

La Mala Palabra部落格的報導中,提供許多波霍賈斯身後消息,以及相關紀念與致敬活動內容,部落格內張貼守夜及喪禮照片,出席者部分與他熟識,有些純粹欣賞他的作品,許多親友都前來為波霍賈斯守靈[西文]:

他的家人都很震驚,身為農民之子,波霍賈斯很早就開始自食其力,自四歲起便成為孤兒,後來生活很困苦,在街頭討生活,有毒品、酒 精、幫派、好友,也在巴西如奴隸般工作,…他的親友都很意外,看到他運用自己原住民的個人魅力,吸引許多人前來,這是許多人在他身上看見的特 質。[…]

許多人都以故事方式懷念他、與他道別,談到他過去、現在與未來都如此善良。

La Mala Palabra提到在拉巴斯公墓舉行的喪禮[西文],許多歌迷、朋友與音樂家都前來,由於背景各異,現場大家對如何最後向他致敬還有些意見不合:

現場有悼詞,有些人無法言論,也有朋友建議改變氣氛,因為波霍賈斯肯定希望,人們以好心情出席他的喪禮,嘻哈樂手帶著眼淚,以饒舌方式向他道別,有人拿出charangoquena等樂器伴著歌曲,非裔歌手也加入演唱,充滿可惜與遺憾。[…]

棺木入土之前,出現一段小爭執,有位親友開始禱告遭到制止,因為波霍賈斯並非天主教徒,應該以沉默送別,但在場其他人認為,波霍賈斯肯定會尊重人們不同信仰,因為他相信社會融合,情況有些掙扎。

政府反噪音污染短片,由波霍賈斯組成的團體Ukamau y Ké演出,歌詞為原住民語Aymara,加上西班牙文字幕

玻利維亞各地音樂家持續表達哀悼,例如來自聖塔克魯茲Animal de Ciudad部落格的Ronaldo[西文],波霍賈斯曾至拉丁美洲各地演出,也與Manu Chao及Bersuit Vergarabat等知名歌手同台,Pez Fumador整理自己得知死訊後的感受[西文]:

我在痛苦時刻大多不擅言詞,但波霍賈斯意外身亡,實在觸動我的靈魂,他是個年輕有才華的藝術家,對我國充滿願景,Ukamau y Ké這個團體讓我瞭解我國的政治傾向與美學,也讓我與女兒建立便橋,…能繼續在這個殘酷世界前進,這對許多人都是一大損失,…聽著波霍賈斯的歌 曲,我們懂得年輕人的現實處境、對抗種族主義,也與我們自身的許多矛盾。

校對:Soup

2 則留言

  • wgtsai

    “他在公車車禍中喪生,不僅讓全球無數歌迷哀痛,也用記憶與歌詞記錄一座年輕城市的奮鬥與希望;”

    這句中文怪怪的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