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全國最大的大學成為戰場

當我們到達草坪時,約數百人的一群民眾正在逃跑,其中大部分是學生,而炸彈小組正向前扔震盪手榴彈(虛偽地被稱為「道義上的效應 炸彈」,因為它們釋放碎片,被打到會很痛)和催淚瓦斯。人群跑到歷史與地理系的建築物,此時集會已經停止,然後炸彈開始被投擲在停車場及建物入口處(部分 落於咖啡廳和入口坡道前)。我們感到有強烈的催淚瓦斯氣味,許多同事開始因催淚瓦斯感到身體不適,我記得Graziela教授、Thomas、 Alessandro Soares、Cogiolla、Jorge Machado和Lizete因為瓦斯氣體影響而頭暈且紅腫的眼睛。約400或500人被困在這棟大樓,外面有警察和4架直升機包圍。此時氣氛充滿恐慌。 持續一小時,我們聽到炸彈爆炸,感覺瓦斯的氣味入侵建築物。

上述內容摘自教授博士Pablo Ortellado,發表在Letras em Greve[Languages on Strike,葡萄牙語]部落格,關於巴西最大的大學,聖保羅大學(USP)舉行的和平示威活動,在週二(6月9日)與警方的暴力衝突中結束了。許多示威者受傷,其中一些被監禁。另一位教授,Marcos Ferreira Santos[葡語],公佈了以下圖片和他自己的帳號:

Professor Marcos Ferreira foi para nos jornais

Marcos Ferreira教授,他在聖保羅大學校園抗議時被噴瓦斯氣體。

這就是警察和院長「對話」的方式 。

在試圖同防暴警察指揮官進行對話時,警員因訓練不良和權威主義作祟,無預警地以瓦斯氣襲擊我。毫無目的,且是一個暴力而不必要的 行為。他們還襲擊我的妻子Solange Francisco,同時也是學校的僱員。與我對話的指揮官,上校Longo毆打我,當我說自己是聖保羅大學的教授時,我被以傲慢的態度威脅「逮捕」。這 樣的傲慢,我只在1977年,上校Erasmus入侵PUC大學時看過,那時我還是高中生。指揮官的行為太令人措手不及。而後與老師Lisete Arelaro ,Chico Miraglia和其他人,我們試圖說服,避免對抗,但他們的反應是釋放催淚瓦斯。

對發生在聖保羅大學的這些衝突,院長Suely Vilela沒有足夠的訓練與準備,以致應變不當。

下面的影片由學生獨立團體剪輯,顯示了活動開始的和平與6月9日星期二醜惡的結束:

Pablo Ortellado[葡語]在一封由一群教授所簽署的信函,解釋事情發生的背景。他們正尋求國際科學與學術團體支持:

由於大學自治僱用員工未經政府代表批准所造成的法律爭議,超過1000名員工可能因此失去工作,使得這群人於一個月前開始罷工活 動。他們從5月5日開始罷工,要求維護他們的工作和其他勞動力的需求。5月27日,工人開始封鎖四棟大學建築的入口,據他們所言,大學的管理處威脅那些使 用合法權利罷工的工人。6月1日,行政處召集軍警進行調停。教授於6月4日加入了罷工,抗議警察佔領校園。在6月5日,教授與管理處進行了兩個小時會見, 要求不以軍事手段解決勞動衝突。然而,常識並不佔上風,軍事警察昨日(6月9日)襲擊了和平示威的學生和工人。120名教授在進行討論危機的會議時,被警 察攻擊的消息中斷。幾分鐘後,催淚彈和震盪炸彈在建物內爆炸。我們的一些同事和學生受傷。學術界感到震驚。

在此日,防暴警察開始進駐對抗學生、工作人員和教師的示威運動,此次示威運動其目標是完全消除目前進駐校園的警察。這項活動一直都有詳細記載而許多報導可在網路上找到Roque[葡語],一個聖保羅大學學生,在記載他的個人描述,並回顧了歷史上的鎮壓,在聖保羅大學經常看到:

根據聖保羅大學工人聯盟(Sintusp),最近一次有警察在大學城是1979年,正是30年前,在最黑暗日子裡的軍事獨裁統治,用一組10或15人組成的非武裝警察。

30年前,聖保羅大學社區首次走上街頭高呼口號「打倒獨裁」。30年後,警方回到聖保羅大學的主校區,據稱是因為院長Suely Vilela要求法院收回被罷工工人占據的建築物。Idelber Avelar[葡語]相信,警察的干預,對這社會的平衡狀態已經造成創傷和反抗,且破壞了妥協的嘗試。他認為,聖保羅州政府應負上此次暴力事件的責任:

此次錯誤的造成,大學工人所採取的過分且難令人接受的策略雖是起因。但派遣了防暴警察,毆打學生、並使用警棍和催淚瓦斯彈的罪行,則是完全屬於不同層面的事件。這些罪刑,警察需負最大責任,而他們是由州長管理的,州長有責任回應此次事件。這些是政府當局所犯的暴行。

Photo from CMI Brasil's website

圖片來自巴西公共管理信息(CMI Brasil)網站

據警方版本的事件記錄,衝突由當時的一組騎摩托車的五、六個學生挑釁警察所挑起。對於行動指揮官上校Cláudio Longo在電台接受採訪所說的聲明,Pablo Pamplona[葡語]以諷刺的口吻回應:

據上校所言,學生騎走警用摩托車(那些可憐的小警察沒有時間逃跑,或者保護自己,畢竟他們也沒有任何裝備能對抗「學生恐怖主義」的致命武器如課本背包等),他們被扣為人質。

這同一個上校,在同一採訪時,對一個大聲質疑上校此次荒唐行動的女孩,起了口頭的爭執。他威脅要逮捕她。她想知道逮捕的原因。上校:「蔑視權威」。

記者在氣氛緊張時,以「學生打警察而警察…只是驅散學生」結束了此次採訪。

我的觀點:很顯然,由警察代表所提出的理由是假的。我不需要解釋。主流媒體(即不能發表自己意見的媒體)始終給予警察的單方面說 法特別注意,以至於在這一事件中,記者與防暴警察密切合作,有如戰爭時的第二戰線。他們不想知道示威者版本的事件描述,他們對這些不感興趣。媒體總是「製 造」代表大眾的意見。讓我們自己想想吧。

An armed police officer steps on flowers offered by students. From the USP's Teachers Union photo gallery

武裝警官踩在學生發放的花上。圖片出處:聖保羅大學

許多人同意這一點,媒體是政府和院長的合作夥伴,從而指責示威者只是少數有異議的人。透過電視關注此事件並為此在部落格攥文的Raphael Garcia[葡語]進行了對那些警方呈現100%支持的新聞報導進行了下面分析:

1. 警察和學生間的衝突:什麼衝突?這些學生是和平抗議,遭到攻擊時從未反抗! 2. 學生挑釁:什麼挑釁?電視自己的記者說,他們分發鮮花,並封鎖了街道!在抗議中封鎖街道,足夠成為警察毆打人的合法理由嗎?

最後,他們說:「看看只有幾個警察對付著數百名學生!」他們只忘了解釋,學生們「武裝」的玫瑰花和警察的真槍實彈!

這僅僅是一個荒謬、骯髒、出賣自己的媒體!

Vinicius Justo[葡語]說,現在是時候做出反應,並呼籲採取行動:

說這些事情「公平」,是錯的。以警力在大學校園內驅逐民眾近達五百公尺的行為,不能叫做「公平」。警方在那裡沒有適當的身份證 件,這不可能是正確的。警方指揮官說警察的干預是因為警察「已被扣為人質」,這不可以被稱作「公平」。這人在玩什麼把戲?難道這就是他為自己被指控使用不 適當的武力所做出的辯論?難道這就是他們要我們相信警察的方式嗎?

如上所述,現在已不再可能保持中立。我們必須表明:他們不能這樣對待和平抗議政府的人民,他們甚至拒絕進行對話,以確保自己的獨佔權。示威者是否直接面對警方並發生衝突?當然有。這是在少數。但這不應該構成讓數百名善民經歷恐懼的原因。這些影片都在網路上流傳。

Photo from the USP's Teachers Union gallery

圖片來源:聖保羅大學的教師聯盟畫廊

從上述文章中可以看到,很顯然,不是每個在聖保羅大學的人都認為,警察的干預是錯誤的。Rafael Sola[葡語]認為現在是時候,對一些罷工者所採取的態度進行譴責了,例如開始這一切的大學建築物入侵行動:

密切關注此事件的人,也看到路障、限制自由、接近人身攻擊的思想巡邏和綁架威脅。我們需要非常仔細地檢視才能看出,一個罷工運動以犯罪和類似黑手黨的方式所表現出來的黑暗面。我有朋友因為反對示威糾察隊而受到死亡威脅。一個女孩在歷史系被襲擊,因為她想通過路障使用教室。

Catia P.[葡語]說道:支持罷工運動的學生,對想要上課的人進行辱罵。她的翻譯課同學,已經發表了如下宣言:

沒有人希望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在校園。這些人訴諸非法活動需追溯到很久以前:關閉大門,設置路障,暴力,破壞政府財產,入侵建築物,這些在聖保羅大學被視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重新回到使用合法行為的時候一再延遲,我想是因為擔心社會誤解。

我們知道,通過選擇參加考試,我們不可避免地被視為反對罷工,但我們並沒有被告知,被動員以有利於特定的意識形態是強制性的。我 們寧願相信個人選擇的自主權。警察對學生的野蠻讓我們感到遺憾,我們也反對它。但是,我們不接受,我們的選擇權受到侵犯。當你剝奪別人的選擇權,你也剝奪 了他們的靈魂。而我們不接受任何人,甚至是聖保羅大學的學生,對我們做這些事情。

Photo: CMI Brasil

圖片:巴西公共管理信息

另一方面,Mariana[葡語]說,即使我們一直主張,人們有捍衛自己認為是公平和重要的信念的權利,而不被毆打,我們也不贊成某些學生和罷工者的行為:

支持這樣一個獨裁的行為?相信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以維護「秩序」?使用辣椒噴霧劑和震盪彈當作政治工具?

這就像是在對所有形式的自由表示輕蔑。這不「只是」犯罪,這代表了那些保衛自己表達權利的人有天可能因此遭到不幸。

是人類(?)認為另一個人被毆打和迫害是可接受的,只因為他們提倡的東西你不同意,並以某種方式讓你覺得不自在。毆打和迫害即可能變成殺害與折磨,那只是展現不同意的一個步驟,很小的步驟。

這是什麼世界?這些是什麼樣的人?

學生、工作人員和教授已在進行會議,討論進一步的行動和其他大規模示威遊行,現在罷工仍繼續進行。其他一些贊成或反對罷工的示威遊行,也在上週的暴力事件中結束。聖保羅大學是拉丁美洲最大的高等教育機構之一,提供600種課程給75,000名學生。

- They are armed with rules and notebooks! <br> We'd better ask more forces! <br> Photo from Tudo de Bom blog

「他們的武裝包括尺和筆記本!可惡!我們最好要求增援!」其中一個具有諷刺意味的照片,漫畫,圖片:Tudo de Bom部落格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