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來西亞:全球化的困局-教育進步或是保存族群認同?

當一個長時間備受爭論的教育決策不再單純只是一個教育課題時,過程中引來公眾強烈的辯論與抗議。馬來西亞在2003開始實行以英文教數理(PPSMI),取代原本在中、小學用於教授科學與數學的馬來文或其他族群的母語。這是一套經由長時間重新評估,並且經過多次延期的決策,進展階段中有施壓團體試圖向教育部提出拆求以恢復原本使用馬來文和各族群母語教授數理科目的政策。他們的主要論點在於為了在全球化迅速發展的時代維護各族群語言的地位,尤其是馬來文的卓越位置

Image Source: flickr by albanna83

相片來源:albanna83的flickr相簿

為什麼這一政策實施6年後,依然存在著巨大的阻力?這確實是一個問題。此外,教育部已經明確說明,英文教數理的目標是為了提升學生,以及國家未來的競爭力。在這個意圖底下,難道不具備集體的力量去克服這實施過程當中所遇到挑戰與障礙?主流媒體強調了各施壓團體的主要意見,然而,來自家長與學生那些被忽視了的意見呢?他們才是深深被這個政策影響的群體。

一群關注此一事件的家長成立了一個平台,以支持英文教數理政策

我們不能以教師的英文能力差為藉口而廢除PPSMI。[…]因此,就算以英文教我們的孩子數理科目是一件困難的事,為了讓他們將來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我們還是得執行。

另一個家長Nuraina A Samad

學習英文讓我們受益。許多農村的馬來人因為有良好的英文能力而受益。

學生Bobby Ong反映他在中文源流學校的個人經驗:

政府如此艱難才將英文作為數理科目的教學媒介語,而你現在卻說要恢復舊有政策?而你的理由是要維護中華文化?[…]在中文的環境,通過中文課學習中文,還不夠嗎?我們所有華人孩子的英文都是很好的,ok?我看過許多從中文學校畢業的學生,英文會話和寫作能力都很爛。

一位馬來學生Noor Ainulfahim提出一個直率的批評:評斷PPSMI的進展需要更多的時間,而它不應該被視為對馬來文的價值之忽視:

捍衛馬來文?[…]你能否認大部分科學書籍都是英文的嗎?[…]我們仍舊以馬來文教歷史、地理、伊斯蘭教育[…]而這還沒包括所有的選修科目。 爭取馬來人的語言? [ … ]你否認的事實是最科學的書籍都是英文的? [ … ]我們仍在教學馬來語在歷史,地理,伊斯蘭研究[ … ] ,而不是提及的所有選修科目, [ … ]

然而,並不是所有學生都完全支持PPSMI 。Mohamed Idris 對英文,以及對競爭力和國際主義的幻想發表了激烈的抨擊:

真相是,英文並沒有使我們國際化。它可以幫助我們更瞭解諸如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等英語國家。它可以讓我們跟達沃斯人(譯註:意指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等富國)接結,但他們並沒有太多自己的文化來告訴我們。

John Lee建議

現在看來是政府會在中小學恢復舊的政策,而在中學保留英文。我想這是我們最有可能期待到的妥協。[…] 什麼似乎現在的問題是,政府將切換回舊政策的小學,同時保持英文中學;我認為這是最好的折衷也許我們可以希望。 [ … ]理想的,因為學生有六年接觸馬來語和英語的小學,他們將能夠使用語言的中學。 理想而言,學生既然在小學六年當中接觸了馬來文與英文,他們在中學時應該有能力使用其他的語言。

社會運動家Poobalan一向支持印度社群運動的,但是在這裡他提出一個特殊的條件:

倡議坦米爾語為媒介語的一方可以提出的論據是:坦米爾語的教學材料是可得的,以及教學工作被非坦米爾老師所取代的可能(印度人較少工作機會)。然而,我認為該列入一點的是:數理科目的教師一定要具雙語能力,以便在需要時可以使用坦米爾語或英文講解。

這裡列舉的各族群背景的家長與學生,是相當支持PPSMI的,但是否是因為他們都是精通英語的一群而有所偏見?至於那些在農村社區為英語所困擾的學 生,以及那些不被社會媒體平台所呈現的意見呢?從上述情況所得的主要論點,這個論題的聚焦點在於族群語言與文化的維護、學生和國家未來競爭力的辯論,當中 涉及政策落實的障礙與建議。文章的標題涵括了這一困境:在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難道只有犧牲我們獨特的族群認同,有能得到全球化的進步?讓我們期待馬來西 亞將如何處理與平衡這個課題。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