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南非:政府、醫生與工會的三方風暴

過去幾個月以來,南非各界為了公共醫療照護系統,有場風暴正隱然成形,醫師、工會及政府無法達成共識,相互指控對方有錯,醫師亦揚言罷工以達成目標。

問題核心在於,公部門醫師不滿薪資只有同等級公務員的一半,其他問題包括工時過長、醫院服務品質及醫生/病患比例,這些醫師也替支持者成立Facebook群組,詳載期間各種事件及不滿。

據facebook群組指出,醫師亦不滿「南非醫學會」等工會組織未充分代表他們的利益,工會未獲會員支持,便逕自與政府達成協議。

南非醫學會的聲明表示:

醫學會向會員保證,將持續促進會員權益,與政府磋商符合會員要求與需求的協議,希望持續提供會員資方所提出的條件,如此並不代表醫學會已接納資方條件,部分醫師團體聲稱醫學會已與衛生部達成協議,此事絕非實情,亦不尊重參與談判的各方人士。

傳統媒體亦報導,執政黨對於罷工醫師態度相當強硬:

執政黨與KwaZulu-Natal省的南非公會聯盟發表新聞稿,譴責當地醫師罷工的「不專業行為」。 在這份措辭強硬的新聞稿中,指稱醫師行為並不合理,阻止衛生部長Aaron Motsoaledi與地方衛生首長Sibongiseni Dhlomo達成協議。 聲明指控醫師拒絕遵守可行的程序與方案。

KwaZulu-Natal省衛生單位收到法院勝訴判決後,也以無故曠職為由,開除逾200名醫師

SABC電台於6月28日晚間報導,KwaZulu-Natal省多家醫院逾200名醫師因曠職遭開除。 地方衛生單位表示,目前已發出226封解僱通知。

部落格圈反應

Fhuluphelo表示

我坐在病房裡,充分意識到醫師罷工影響到貧困病患,據一位女士描述,她到醫院十個小時候,才獲得醫師照顧,因為院內醫師人手不足,未經醫師問診之前,護士無權施予任何藥物,止痛藥都不行,讓女士這段時間只能痛苦地倒在病床上。

moralfibe部落格上有位匿名醫師指出

對大眾而言,這只是一場薪資爭議,為此罷工與拋棄病患,我的感受很複雜,抗爭其實是政府多年來虐待醫療專業人士積累而成。

從工作情況說起,醫院總是超收病患,醫師總得超時工作,就我負責的病房裡,理論上只能容納65名病患,但上週運氣最好的時候,也 還有85人;醫師常得連續30小時值班,在這間醫院工作,每週起碼得工作60小時,這還不是常態,其他醫院通常更糟。不過現在至少好過2002年,當時我 是個實習醫師,每週工作100小時,每隔2天就得連續值班30小時,縱然我們已工作24小時,還是得碰針藥,讓醫病雙方都可能因針刺傷而感染愛滋病。

這位醫師還提到:

為了在醫師擔任現職,我共有三個學位,但所得卻比私人健身教練還少,若和其他政府專業人士比較職務需求及資格,我的薪資至少該增加50%,若在民間企業,我的薪水應該是現在的3倍。

這位醫師也相信,政府必然使用什麼下流手段,阻止人們支持罷工:

部長於7月1日召開記者會時,就是個下流的政治動作,哪位僱主會未經協商,就將薪資條件公諸大眾?政府就是為了引起大眾注意,刻意讓民眾不支持罷工。

Karren Little提到道德爭議

這是個非常敏感的道德問題,大眾因此受苦,也很可能有人因這場罷工而死,但另一方面,由於政府提供醫療系統的經費及管理不足,大眾每天更加痛苦,每天都有無數生命死亡。

Karren Little本身並未罷工,但十分支持這項行動:

The Crater醫院並無罷工,我們是方圓百里唯一提供急救服務的單位,若罷工將十分不道德,但我支持這場罷工行動,也感謝同業願意勇敢拿工作為賭注,替所有人爭取權益。

Sandile質疑整件事的道德基礎:

一切都是為了醫師的薪資而起。 急救單位內,其他行政人員、櫃檯人員、清潔工、司機、護士等員工情況又如何?醫師拋下病患與瀕死患者,只為了要求更多薪水,整件事在本質上就有問題。

Tourism radio South Africa寫道

我認為兩造都有錯,雙方都覺得不能退讓,但這件事不只是錢而已,把錢放在臨終病患面前,就有意義嗎?無論是公營或民營,我從來都 不相信南非的醫療體系,我也不相信醫療援助,那就好像是試膽大賽的現實生活版,最后冠軍有獎金,若擔任醫師或政治人物,還能夠一切以資本主義為上嗎?或許 現實就是如此。我們只有這種選擇嗎?顯然如此,故我認為別傷害彼此,爭議各方應從中記取教訓,或至少不要打腫臉充胖子。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