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關於Twitter的迷思與事實

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國際媒體報導伊朗抗爭活動時,普遍讚揚人們使用Twitter做為組織及報導抗爭的工具,但倚賴Twitter對這場危機效果正反兼具,以下為各位整理部分內容,以釐清實質衝擊與影響。

伊朗民眾抗議六月總統大選結果時,確實大量使用Twitter、Facebook、YouTube及部落格,讓他們的行動與安全人員暴力能持續記錄,但關鍵在於人,而非科技。

由於記者無法如常工作,世界民眾又渴望獲得伊朗相關資訊,公民媒體常因此成為主要資訊來源,然而Twitter用戶的真實身分與可靠性卻非總是無虞,也不乏事實與杜撰界線模糊之例,與總統選舉結果同樣不明。

一,改革派領袖的溝通工具

6月12日投票結束後,多個改革派網站遭到過濾封鎖,安全人員升高對報紙的掌控力量,改革派人士遭到囚禁,仍在外者無法與國內電視及電台聯繫,網路幾乎成為他們與大眾溝通的唯一窗口,改革派總統候選人穆沙維(Mir Hussein Mousavi)的Facebook頁面擁有逾十萬名支持者,在Twitter上也有近三萬人追蹤他的更新消息;另一位改革派候選人卡魯比(Mehdi Karroubi)的顧問Ghloamhussein Karbaschi不斷使用Twitter,讓近5000人知悉相關資訊,Twitter、Facebook及Ghlamnews等改革派網站都發揮功能,傳遞改革派領袖的決定與訊息。

二,縮短伊朗與世界的鴻溝

伊朗Twitter用戶能夠聯繫世界無數人,追蹤與轉載也讓人有參與感,Twitter許多人最常搜尋的主題即為標籤#iranelection,全球媒體也仰賴藉由Twitter散播的消息與影像,Bloggasm統計,自伊朗發出的Twitter訊息平均轉載57.8次

三,Twitter並未用來組織遊行

改革派領袖及支持決定發動遊行後,透過不同管道散發消息,沒有證據顯示人們藉彼此發送Twitter訊息組織遊行,美國紐約「開放社會研究所」研究員Evgeny Mozrov向《華盛頓郵報》表示

Twitter確實在將訊息傳至國外時幫助很大,至於是否真如多數媒體宣稱,Twitter協助人們組織抗議行動,就無法確定了,畢竟Twitter做為公共平台,就革命規劃方面並非很有效(政府也會看到這些訊息!)。

四,Twitter可能會誤導民眾

最近有幾個人提到,共有70萬人聚集在伊朗首都德黑蘭的Ghoba清真寺,獲得不少人轉載,甚至將消息張貼在個人部落格中,然而國際主流媒體估計聚集人數約三五千人,其他69.95萬人在哪裡?

Breaking Tweets創辦人Craig Kanalley最近成立Twitter Journalism,他指出

人們顯然希望獲得來自伊朗的資訊,而且是即時消息,人們要轉載消息不需太多力氣,也能輕易傳遞他們眼中的「獨家消息」,但新聞守門人何在?

轉載消息者即為守門人,他們瀏覽這些訊息,幾秒鐘便決定消息價值,任何人看到轉載Twitter訊息時,一定時時牢記在心,直到確認消息前,都要謹慎看待資訊內容。

五,使用Twitter即為回收新聞與資訊

多數人會在Twitter記錄他們在網站上所見消息,也分享實用資訊及訣竅,協助伊朗民眾規避網路審查及過濾,換言之,Twitter訊息形成資訊匯集處。

六,誤解發信者

有時身處在西方世界的伊朗人發送訊息,將從他處得知的遊行內容寫在Twitter上,卻未查證事實內容,或未提到任何消息來源,非伊朗民眾看到訊息後,可能以為發信者身處在伊朗,從事件前線傳來資訊。

七,社會運動與議題

許多發送Twitter的伊朗人皆為社運人士,支持抗議行動與推廣某項理念,這些資訊都應經過反覆查證,不該依表面採信,也不該當成目擊者證詞。

從上述整理看來,Twitter顯然是正確與錯誤資訊混雜之處,這些消息背後的人物,以及報導這些消息的記者,才是最重要的一環。

校對:Soup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