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林、阿曼:移徙工人的生活

移徙工人,多數來自南亞,形成了波斯灣各國中很大一部分的人口。這篇文章我們將分享來到波斯灣工作的兩位工人的經歷。

Mohammad Iqbal是生活在巴林的印尼人。他告訴我們他遇見的一個工人的故事:

最近,我遇見了一位Bangali[孟加拉國人],他在一間旅館裡擔任臨時房務員。他實際上是公共區域服務員,負責酒店所有的公 共場所,清潔玻璃窗,或拖掃大廳。他並不負責客房。他沒有整理客房。不公平之處為何?他花1500巴林(相當於3980美元),以獲得在巴林的工作簽證, 為期兩年。他的日薪為10巴林(26美元),意味著他每個月可賺取240巴林( 636美元)。聽起來待遇不錯?等等..!他必須支付他的房租、水、電、食物,當然還需寄錢回家。

讓我們計算看看。房租,他與人分租,一個月50巴林(132美元)。然後,水和電力需額外付10巴林(26美元),食物約一個月 40巴林(106美元)。別忘了,因為他有一個替他安排了就業安置的房東或代理人,他需支付仲介費至少25巴林(66美元)。因此,家庭支付總額將只有 115巴林(305美元)一個月。一年(12個月)他可以儲存1380巴林(3660美元)。這一數字仍然不夠償付「簽證」或「入會費」的1500巴林 (3980美元)。我不知道這個數字是否合法,但有一件事情我真的不明白的是,兩年下來,他只能存1260巴林(3340美元)的淨額。結論是:他花 1500巴林(3980美元),辛苦工作奉獻兩年只存了1260巴林(3340美元)。若為了再延長兩年「工作簽證」,需再投資1000巴林(2652美 元)。這意味著,兩年內,他只獲得260巴林(690美元)的淨儲蓄,我至此仍然不知道他如何支付機票。我真不明白,因為這不公平!

巴林的法國作家Francine Burlett和一名印度婦女Yasmina,在五月馬斯喀特往巴林的飛機上有過一席交談。這是Yasmina的故事

我在欽奈(印度)的生活並不容易。我有兩個女兒上大學。終有一天,他們將成為醫生,但首先我必須支付帳單、帳單、與更多的帳單。[…]我剛剛花了近兩個月在阿曼的Salalah生 活,而昨天離開那裡的工作。我與一個阿曼家庭一起居住,太太有十個孩子(八個女孩和兩個男孩),並將在5月底生下第十一個嬰兒。你能想像嗎?十一個小 孩…那真是奇妙無比。但我沒機會繼續留在那裡直到孩子出生,我必須離開。無法協助她順利生完小孩,要離開她很不捨,但我不能留下來。

每天晚上,她的丈夫會到我的臥室。每天晚上我都對他說:「我是你的員工,而不是你的妻子。回去,你的妻子需要你。回去你的床上,你沒有權利這樣對我。讓我休息,我累了…」你能想像嗎?照顧十個孩子、家務、做飯,與洗燙每天大量的dishdashas(白袍)、abayas(黑紗袍)、床單、布尿布、毛巾…但是你知道,我不介意工作。我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我很敬業,不怕困難的工作。但他沒有權利在夜間對我這樣做。碰我、騷擾我。我無法阻止他,我不夠有力…我必須下決心做些什麼,而且要快。

和我一樣來自印度、斯里蘭卡、索馬里或菲律賓的家庭幫傭,他們有兩個月的試用期,試用期後,他們不可以取消合同回去。我們的護照 是在我們雇主的手中,如果他們不想讓我們離開,我們不能做任何事情。你必須履行為期兩年的合同才能回家,這是法律。我告訴他們,我想在試用期結束前離開, 這是我的權利。儘管如此,雇主並不同意。

那麼我就絕食。為期5天,我不離開我的房間,我沒有吃或喝,我沒有洗澡。他們請來醫生,且是他打電話報的警。他們陪同我去機場。 雇主不得不支付我回家的飛機票,並歸還我的護照,這是法律。但他直到最後都令人作嘔。我不識字,無法理解我的機票上寫什麼。在登機時,海灣航空公司的空服 人員告訴我,我將去Ramanathapuram, 而不是我的城市欽奈。你能相信嗎?我拒絕登機。要去哪兒?我不知道的一個小鎮,沒有錢,不認識任何人,又離家600公里?幸運的是,警察支付了從 Ramanathapuram到欽奈的機票,而雇主將勒令償還,警察做了正確的事情。機票花了額外的60里亞爾(155美元)…我的一個月工資!

我曾經「跳轉」(跳轉:離開雇主,留下護照,非法在其他地方做報酬更豐厚的工作)留在杜拜五年。過去我已在沙烏地阿拉伯工作兩 年、阿曼兩年,我能講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語。如果你在欽奈需要幫助,別猶豫,馬上給我打電話。我會出現。我真的喜歡你,但不是馬上,首先我希望看到我的女 兒,休息一下…

校對:Soup

3 則留言

  • Brian

    可悲阿…成千上萬這樣的例子在世界上各個城市的角落天天發生…而我們能做的…卻只有聆聽他們的聲音…

  • 非常令人鼻酸。

    移工的處境在世界各地都很類似啊。

  • 產業結構迅速變化,原本在原鄉賴以維生的產業,已經無法提供生活所需的收入或子女的教育費用,不得以地只好出走到大都市或是其它國家打工謀生。

    除了文化上的衝擊之外,也常伴隨著各種歧視與基本權利被打壓,各國都有類似的問題,但目前好像並沒有較佳的解決方法,唉。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