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肯亞:同性戀者處境危險

肯亞首都奈洛比(Nairobi)雖然是非洲一大都市,也有許多同性戀居住於此,但恐同情結仍相當普遍

例如肯亞部落客Pater Nostra有位朋友的照片遭張貼於Wananchi論壇,引來一陣議論,他表示

對於有些論壇成員大膽無禮張貼如此具威脅性的醜化文章,我感到非常憤怒,也不滿管理者竟容許這種文章出現,若她發生任何情況,就該怪罪該網站的成員與管理員,他們讓一個人面臨攻擊與危險,這不僅沒有道德,更違反她個人安全的基本人權,她的生命已受威脅。

英語教授兼部落客Keguro揭露,同性戀在網路上遭受到各種惡名與羞辱,他的文章名為「出櫃政治學」,雖然多數領袖對此議題都不願表明態度,但也有些領袖蠢蠢欲動,迫害這些人的權利。

他在部落格提到,有些人還不確定自己的性向時,就已面臨各種苦難:

在出櫃的背景下,個人願望與政治立場也成為他人話題,一旦某人列為同性戀,就必須面對這個名號下的框架,沒有逃避的可能,他們不需回應指控者,但就得面對家族、朋友,甚至是提供資訊與表達同情的電子郵件。

引述性別作家Lauren Berlant所言:

我稱這個人身邊所圍繞的各種欲望為「政治」,向Lauren Berlant對殘酷樂觀主義借用這個詞,在這個國家裡,沒有官方空間或語言認同出櫃,一旦出櫃,就會成為各種欲望的目標,有些友善、有些不然;有些色 念、有些不然,人因此背負標誌。多年前我第一次出櫃時,我母親述說我的人生故事,現在回想,情節聽起來猶如來自電影《王牌大賤諜》(Austin Powers),她認為我瘋狂參加舞會,我反問她若真如此,我怎麼找得到時間念書,她的回答倒很理智,認為我的瘋狂行徑出現在週五到週日。老實說,我的舞 會時間是星期二、四、五、六,且性生活相對無聊,直到我24歲那年才急著彌補,哈哈,24歲!這就是我的告白,滿意了嗎?

他的結論是

我曾經寫過,在沒有任何同志論述的空間裡,恐同論述也很危險,在這種空間裡,出櫃不可能因此爭取到平權,但不也因為這些空間充滿不可能,才讓一切變得可能嗎?

Samuel Delaney提到,「出櫃」過去代表向同志社群坦承自己的同志身份,而非向一群驚訝的異性戀坦白,我不想用「社群」一詞,也不相信社群概念,但社群力量在想像中可能很強大,也可能很有歸屬感。

這種歸屬感或許能成為某種必要、有用與愉快的來世。

兩個多月前,Keguro提到,有位女性因為性傾向,在酒吧裡遭人用啤酒瓶攻擊頭部

一位肯亞女同志於當天早上與朋友離開Madd House,正當她們打算離開,有位女子在她們背後大吼…這位女同志並不認識該名女子,兩人發生口角,該名女子用提包毆打她後跑回樓上,女同志及朋友 尾隨她,後來發現保鏢將她藏在更衣室裡,也得知該女子名叫Constance Sirikwa Rukia。

她們質問保鏢為何將該女子藏在更衣室裡,應該因為騷擾顧客攆她出去,保鏢抓住女同志的手,打算把女同志扔出去,女子見女同志遭到制伏,拿起握在手中的酒瓶砸在頭上,女同志倒地血流如注。

多數部落客最感意外的是,安全人員竟願意為犧牲保護民眾的原則,讓社會變得不安全,一位未具名讀者在Pater Nostra的部落格留言表示

這些人很糟糕,他們行為有錯,再也不該讓任何人受此待遇,怎麼能發生這種事?除非是為了宣傳,我無法想像這種仇恨怎麼會存在,他們在許多論壇都在散播這篇文章,我想這就是動機所在,希望大家得知此事,但這是錯事。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