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訪問印度裔牙買加作家兼部落客Annie Paul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09年6月15日]

Annie Paul

居住於牙買加的印度作家兼編輯保蘿(Annie Paul)

作家兼編輯保蘿生於印度南部的Kerala,前後曾居住於美國及巴西,於20年前左右落腳牙買加,現任教於西印度大學Mona分校,為社會與經濟研究學院出版系主任、《Small Axe》創始編輯,也是牙買加報紙《週日論壇報》前專欄作家,她的定期書寫主題為加勒比海藝術與大眾文化,也參與多家國際期刊、書籍、目錄、研討會及其他活動。

自2008年元月,保蘿也成為部落客,她在Active Voice中,寫作內容包括牙買加社會與政治、國際事務、藝術與音樂世界、書籍、文化活動,對於爭議性話題格外感興趣,筆者最近透過電子郵件訪問她,談到她的部落格及網路媒體經驗,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內容。

:妳為何在2008年元月時,決定放棄報紙專欄,轉而開設部落格?妳在此之前曾參與過部落格嗎?

:過去幾年我開始習慣許新年願望,我在2007年底時,決定應該成立部落格,我為《週日論壇報》撰寫言論專欄共十年,雖然我很珍惜與報社的關係,也感謝他們給我版面,但我很介意人們修改內容時,就算是一個字,也應該先徵詢我的意見,可惜他們始終無法做到。

我是專業編輯,所以很重視編輯程序,多數人可能不明白,若自己仔細琢磨的文章,遭到人們以整理編輯為名添加錯誤,是件多麼痛苦的事,我也曾在部落格提到,我有一篇撰寫「印度寶萊塢」的專欄,刊登時卻讓人一個個全部改成「好萊塢」,我當時就該離開本地平面媒體,建立自己的媒體。

我並未花很多時間思考或規劃,我通常是設計導向,也很滿意能運用科技建立部落格空間,傳達個人美學與整理作品;我成立個人部落格之前,並不活躍於部落格圈,唯一經驗只有參加共筆部落格Sepia Mutiny(烏墨色叛亂),我覺得名稱很棒,作者也都是海外印度人,當初因為美國主流媒體指稱,有位作者的內容充滿種族主義,才讓他們受到國際注目,我也因此發現這個部落格,我很讚揚他們的成果,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起而效尤。

後來便是你(筆者)與Georgia Popplewell在西班牙港籌辦2006加勒比海研究協會研討會,認識你們兩位後,也讓我更有動力成立部落格,我相信自己的作品能支持這些轉變,我很懂得訂下簡短、好記的標題,在思考對這個部落格的期望時,便自然想到「Active Voice」(積極之聲)這個名稱。

:你是否覺得自己在平面媒體上,能夠累積較多讀者?或是部落格有助於擴大讀者群?妳是否還懷念在平面媒體的日子?

:起初我的確想念為《週日論壇報》撰稿,故將部落格做為專欄的替代品,雖然撰寫專欄時,並不真正清楚讀者是誰,但確實會和 想像中的讀者群產生連結,尤其不時會有民眾讓你知道,他們時常閱讀並欣賞你的作品,牙買加讀者多年來對我身為作家的成長與發展至關重要,他們對我高度寬 容,讓我感到愉悅,縱然我收到各種批評時,也覺得一定是出於受到冒犯所致。

我確實不清楚在《週日論壇報》的讀者數量多寡,但我確實懷念與人們的對話感,部落格則提供完全不同的參與感,我逐漸享受其中,其中一項是 與全世界的人對話,我每天不厭其煩查詢網站流量資料,瞭解讀者來自何方,包括立陶宛、印度、中國、巴西、迦納、南非、葡萄牙、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當然也 有加拿大、英國與美國,加勒比海地區更是不在話下,自開始寫部落格以來,讀者分佈日益廣泛。

我現在覺得部落格與我是天作之合,在過程中邊做邊學,是種很令人興奮的經驗,雖然理論上,網路讓我們遍行全世界,但多數時間我仍先認識牙買加部落客,他們都慷慨地在我初期文章留言,我喜愛的部落格包括Afflicted YardLong BenchMarlon JamesMad BullDiatribalist等,我也很喜歡年僅20或20歲的Ruthibelle;後來我慢慢向外拓展,尤其透過全球之聲提供的連結,開始發掘其他加勒比海部落格,例如CoffeewallahChutney GardenGeneration YSlacker's Chronicles等。

從留言區獲得讀者回應,這是部落格最美好的部分,我個人認為,部落格文章若只獲得三、四則回應,某個程度等於失敗,我習慣書寫時下在社會具 爭議性的議題,我深深著迷於社會制度如何運作,人們為社會生活所做的談判與調節,以及從中產生的文化現象,這都是我有興趣的面向,為遮掩社會不平等與不對 稱,人們出現各種偽善、道德、品味、侵略與雜音等,都是筆下常出現的部落格主題。

:你的部落格文章裡,常涉及關於牙買加時事的爭議題材,有時在留言區引發激烈論辯,你可曾覺得留言區即將失控?你如何面對一觸即發的場面?

:的確如你所言,有些文章掀起留言區長篇激烈交鋒,例如最近認為Calabash文學節內語言過剩,或是關於性暗示歌曲與牙買加廣播委員會的文章有關「苦力」一詞與牙買加對印度人觀感的文章同樣吸引諸多回應,除非我覺得留言走向下流與失控,我不會限制留言發展;例如在有關牙買加配音詩人Mutabaruka的文章裡,我使用審查權,禁令其中一位留言者出現,因為他的發言極端激烈且令人厭惡。雖然我常發言反對審查制,但也警覺到從審查過程中獲得的快感,整體而言,只要觀點仍屬文明理性,我都嘗試接納各種言論。

:你的職業定位相當特別,一半身處於學院,另一半從事牙買加藝術與音樂創作,使用部落格等網路工具如何有助於這兩個領域?

:我在西印度大學擔任期刊編輯與發行人,也從事寫作,校方非常重視使用部落格、微部落格與Twitter等新社會媒體,以 促進校內學術研究及教學;困難之處在於說服每位教職員在教學與研究時使用新媒體,學者對新科技常意外充滿質疑或敵意,也常排斥接觸新的授課及學習方式,之 所以令人意外,是因為他們理應教授學生各種新事物,但本身卻抗拒新知識。不過拒絕接受新溝通方式者,最終必然遭到遺棄,或許這正是讓制度擺脫朽木的好方 式,才能吸納更多從事社會所需研究的年輕學者,誰知道會有何結果?

在藝術領域,音樂家早已欣然接受新媒體,並從中獲益許多,最近在金斯頓(Kingston)舉辦的加勒比海研究協會研討會中,知名舞廳音樂製作人兼作曲人“Skatta” Burrell在 相關場次向聽眾表示,他多數收入來自網路出售表演權及其他權利;視覺藝術家脫離窠臼的速度反倒意外緩慢,未迅速採用這些令人興奮的新工具與媒體,除了部分 例外,傳統媒體似乎大筆投資新媒體,這也符合我長期對牙買加視覺藝術的批判,他們跟不上古巴、多明尼加、千里達與托巴哥等地的藝術家步伐,他們無法重新思 考藝術創作,也無法創造嶄新的視覺藝術作品,情況令人苦惱,我認為這似乎與內心缺乏創意及實驗性有關,不過我強調是「似乎」。

:你晚近開始使用Twitter,但投注許多熱情,Twitter如何幫助你拓展網絡與視野?

:Twitter是我過往幾年所獲的最佳禮物,就像是21世紀的「芝麻開門」,這幾個神奇的字開啟洞穴大門,讓阿里巴巴能 夠藏匿寶藏,Twitter如同夢想工具,能不斷變形符合個人需求,猶如魔法一般,其中可能性似乎無窮無盡,我尤其喜歡它防堵商業化的根本特質,我們所見 各種增生的社會媒體,其實都倒退幾十年,成為大企業空泛潛意識訊息的俘虜,近年來,主流有線電視的廣告相當具有創意,但就傳遞資訊而言,仍是個無法長久與 討喜的模式。

Twitter同樣是個邊做邊學的工具,關鍵在於做個聰明的資訊接收者,並將可貴資訊傳遞給平常彼此不往來的網絡,我對別人說,這就像是擁有自己的廣播系統,我運用自己的網絡,讓人們接觸到過往遙不可及的地區,例如居住在牙買加的人民。

我很早就開始追蹤印度政治人物兼前聯合國技術官僚Shashi Tharoor的Twitter訊息,我其實是他開設Twitter帳號後第一位追蹤者,我吸引印度各地不少與我同樣來自Kerala邦的Malayali族人,我透過他們的訊息,真正提升對於時事的日常知識,也瞭解我最具認同感的Malayali族人日常生活,印度今年舉行選舉時,我閱讀許多選民排隊等待投票時,對現場環境的各項描述,只可惜去年11月孟買恐怖攻擊案發生時,我還沒有使用Twitter。

我因個人興趣,而追蹤在Twitter上談論視覺藝術的人,故今年威尼斯雙年展開 幕時,我首次能同步得知活動最新訊息,當我終於親身抵達這個世界聞名的藝術活動時,我將擁有各場地、各藝術家、各活動等足夠知道;我也關注加勒比海流行文 化、廣泛的文化政治消息、最新文壇動態、大學相關的研究及出版產業新聞等,我固定運用Twitter提供相關優秀文章、影片、訪談及部落格連結,人們若追 蹤我的訊息,每天都會收到二至五則此類消息。

:你先前提供最喜愛的加勒比海部落格,還有其他固定閱讀的內容嗎?

:還有Repeating Islands部落格,這個寶庫收藏法語加勒比海地區及加勒比海整體藝術與文學相關資訊,部落格瓦解加勒比海總是阻礙知識傳遞的語言隔閡,其他還包括Signifyin’ GuyanaCaribbean Review of Books你(筆者)的部落格Georgia Popplewell的部落格Stunner's AfflictionsOwensoftJamlinkAbeng News Magazine等,我以前也會瀏覽Living Guyana部落格,可惜已經關站,從身處在古巴的部落客獲取資訊也每每令人驚奇。

:你也注意南亞(及南亞僑民)部落格圈,誰是你最喜愛的部落客?你可曾透過部落格或其他方式,串連南亞與加勒比海的部落客?

:2008年底,印度孟買共有四天遭蒙面歹徒挾持,我因此發現許多印度部落客,我先前或許已知道其中幾個,但因這場危機,我渴望獲得現場實際資訊,故開啟我對印度部落格圈的認識,他們經營網路的時間更長,我所知的多數印度部落客早自七、八年前便已開始,我最喜愛的印度部落客是Sidin Vadukut,他的部落格Domain Maximus對時事提供古怪又極具幽默的見解,其他固定瀏覽的部落格包括India UncutSonia FaleiroJabberwockFarting PenCompulsive Confessor、等。

我知道因為我的緣故,千里達部落格Coffeewallah開始閱讀Domain Maximus,但不清楚是否還有其他因我而起的連結,我覺得上述這些部落客都懷有某種態度,因為已長期投入,故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不願接納他們眼中無足輕重的加勒比海地區,很可惜,我自己的原則是絕不將任何人事物視為理所當然。

:部落格帶來的最大意外為何?

:最大意外在於雖然能自由閱讀世界各地素材,人們仍多數選擇地理位置或文化相近者,我並未每日瀏覽來自蒙古多哥阿根廷的部落格,我最常造訪的部落格地區依序為牙買加、加勒比海與印度。

另一項意外在於新媒體讓眾多才能得以用原貌宣洩,雖然我有時擔心隱藏性成本,但我仍熱愛新媒體為我建立的網絡與聯繫,也熱愛部落格與Twitter帶來的無限可能。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