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亞塞拜然:Adnan Hajizade、Emin Milli上訴遭駁回

n584522500_1328在撰寫此文章的同時,OL! Azerbaijani Youth Movement部落格加上了一個計數器,顯示在線青年活動家Adnan Hajizade和Emin Milli已被拘留14天。這兩位視訊部落客,以許多人認為是被捏造的「流氓罪」在7月8日被警察拘留

儘管來自主要人權團體、新聞自由監督,以及國際社會的抗議聲浪很大,這兩名男子仍在7月10日關起門來進行的法庭聽證會,被判處2個月的審前拘留。

他們原定上週的上訴,終於在週一進行,但被釋放的機會很小。在Frontline Club一篇文章的回應中,半島電視台英語頻道(Al Jazeera English)的Matthew Collin總結了法庭外的情緒

我昨天在巴庫的上訴法庭外。即使國際社會對此案發表關注,歐洲和美國官方也發表嚴正聲明,亞塞拜然當局仍未結束此件讓亞塞拜然政府在國際間立場尷尬的審判,青年運動人士的朋友間因此瀰漫著深切悲哀的情緒。

視頻報導可在YouTube上找到,Collin也在This is Tbilisi Calling發表文章。這個身為記者的部落客,提到獨立聲音在巴庫的脆弱。

我在巴庫為半島電視台報導此事件,在亞塞拜然僅存的獨立媒體工作者告訴我,他們正日益擔心誰是當局的下個目標。這個國家的記者常 常被關押、毆打,甚至殺害,國際廣播電台被迫關閉訊號,且電視殘酷地擁護政府。現在,反政府的部落客已經收到了一些被認為是「不要太常越界」的警告。

Facebook和Twitter被用來動員青年運動家在上訴法庭外的活動,但只有60到70名支持者出現。此外,由於嚴格限制集會自由權,他們不能舉標語牌或高喊口號。

facebook1.gif

然而,直到最後上訴被駁回前很少有審判更新訊息。一切決定似乎都不令人意外。

appeal_tweeet.gif

60位青年活動家、記者、部落客與國際組織代表在法院大樓外等待Adnan和Emin。7月20日4:21 AM

案件被分開審訊,沒什麼新消息。7月20日 6:42 AM

Emin的律師出來了,上訴遭駁回。7月20日 6:51 AM

Adnan的律師出來了,上訴遭駁回,沒有奇蹟。7月20日 7:21 AM

青年們向被拘留者表示敬意而唱國歌。7月20日 7:28 AM

Twitter被用來傳播法院上訴結果的第一手消息Facebook上兩名男子支持者的評論和最新信息,也在全球瞬間出現。Flying Carpets and Broken Pipelines發了一篇部落格文章表示自己的意見

當,[…]法院駁回兩人的上訴[…],我的好朋友Onnik在他的Facebook狀態上寫道:「南高加索的法官晚上怎麼睡的 著?」我對他的回應是:「請相信我,他們得到豐富的報酬,所以他們睡前想的都是每天醒來都賺取比前一天更多的錢。他們並不關心自己是如何地毀滅別人的生 活!」。這是亞塞拜然的現實:正義很稀奇,因為沒有誠信,更遑論尊重他人。

局勢已達到最高點,今天儘管在國際壓力下,Emin和Adnan的案件仍保持不變。當然,我太愚蠢才會相信這兩個男孩有被釋放的渺茫機會。我想,一旦被「打敗」過[…],它便可能再次發生。女士先生們,我們得到一個教訓!這個教訓說:不要想挑戰我們!

在這裡,你想要做的好事並不重要,事實上,你會因此得到懲罰。這就是發生在Emin和Adnan身上的事。[…]

然而,部落客以樂觀地消息做結尾。

Facebook上流傳著呼籲保持堅強和團結的訊息。我完全同意!

有些人甚至引用Hajizade的話並更新在Facebook的狀態列上或發出推文。

corrupt-success.gif

Adnan Hajizade說:「我寧願當一個正直的失敗者也不當一個腐敗的成功者」

Thoughts on the Road就法院的裁決做出評論

來自推特的消息,Emin Milli和Adnan Hajizade的上訴被駁回。目前沒有更多的細節。今天上午的Facebook頁面則表示厭惡和挫折。希望一個不民主的政府尊重人權,終將失望。亞塞拜然政府的態度很明顯。政府不民主、不在意人權也不關心公平或正義。

面對這樣的批評,Thoughts on the Road也說,政府所控制的媒體正試圖將扭轉案件的情況。該部落格宣稱,不相信他們說的任何一個字

[…]真不可思議。[…]Emin和Adnan被形容成在餐廳飲酒並惡言惡語的流氓。Babek Huseynov和他的同事只是想要一些和平與寧靜,所以他們走近Emin和Adnan,要求他們安靜。[…]Emin和Adnan是擁護民主的積極分子 的事實,文章中並未提到。當然。

我從未見過Emin或Adnan本人,當晚我也沒有在那家黎巴嫩餐廳。然而,我曾在那家餐廳用過餐。我用餐時環境非常嘈雜。我認 為Emin和Adnan能比其他人吵是難以置信的。[…]如果Adnan和Emin真的如此失序,餐廳經理會允許這種混亂?如果Emin和Adnan跟政 府關係良好,這也許是可能的。但他們不是,而這裡描述的情形完全是難以置信的。

不,這篇故事刊登的不可能是對的。它甚至不符合邏輯。但是邏輯從來都不是政府宣傳的基本構成要素。

當然,不相信此版本的事件聲明主要是因為它是亞塞拜然官方的傳聲筒。如果是官方消息說某樣事物是藍色的,你幾乎可以肯定,它其實是除了藍色以外的任何顏色。

與此同時,兩個被囚禁運動人士和部落客的支持者,在當地和國際上正持續努力,讓他們獲得釋放。許多人認為他們面臨一場艱苦的鬥爭,但廣泛使用的社會媒體包括視頻請願書,意味著該案件仍是眾所周知的。

至少目前,他們似乎決心為這一運動貢獻己力,以防止當局破壞亞塞拜然正逐步出現的青年革新運動。但不幸的是,此案很可能為整個地區的部落客和青年運動人士帶來複雜的影響。事實上,許多人相信已經是如此了。

comparison.gif

全球之聲對Adnan Hajizade和Emin Milli被拘留的系列報導,可以在網站上的亞塞拜然分類裡找到。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