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黑紗部落客:罩袍和禁令

雖然從前伊斯蘭時代以來一直實行穿著頭巾(hijab), 但圍繞著它的辯論近年來有所增加。在一些國家(沙烏地阿拉伯、伊朗、阿富汗部分地區和印度尼西亞),仍然強制戴頭巾,而在其他國家(土耳其、突尼西亞,比利時部分地區和德國),則在學校與其他公共場所禁止。不管是規定穿戴或禁止,穆斯林婦女的穿著總是一個熱門的辯論話題。

最近,法國總統尼古拉薩科齊(Nicholas Sarkozy)提議禁止罩袍(burqa)。他的此建議跟在2004年法國法律禁止校園內穿戴頭巾之後。

世界各地,橫跨各種信仰的部落客談論了薩科齊的決定。在KABOBfest,加拿大人Sana寫道

針對少數法國婦女選擇主張並代表性自主的現象,法國迷失了問題的真正來源,並且暗指它的基礎也許遠不比世界和自己公民想的那樣穩 定。現在對法國來說,與其去除各種構成本身的要素,不如用更廣闊的觀點對待。幾十年來其少數民族人口一直願意適應,但法國可以接受以最小公平為基礎,達到 更大程度的平等,如北美所做的那樣嗎?

部落客以此總結:

薩科齊先生,你的努力可能是真誠的,你畢竟只是試圖要保護成為「法國」的標準。但是請記住,在您試圖從鍊中解放女人時,您限制了她的性自主、個人主義對她的意義,她將如在您後宮中,跳著被命令的舞蹈、穿著規定的服裝,以取悅您。

阿爾及利亞裔的美國部落客,The Moor Next Door呼應了類似的情緒。認為薩科齊的建議是「打扮成英勇的偏執」,他陳述

可能法國人想煩惱的,並非是目前在法國被穿戴的罩袍,而是這樣的禁令,猶如頭巾禁令所做的,將使服裝更加成為穆斯林身份的象徵與 文化挑戰的標誌。法國對於尋找方法來離間種族與宗教少數群,做的很出色。確實在西方國家中,法國在這個領域是一個領導者。這樣的特性對法國積極追求的社會 同化目標幾乎沒有幫助。這個提議也帶著其他的包袱。該提議使人擔心的(Economist文章所提出的),是禁令可能會被「外國誤解」,這似乎很荒謬。什麼會被誤解?此提議明確地限制宗教表現,尤其是伊斯蘭教,接隨著之前擁有同樣動機的頭巾禁令。

為共筆部落格Nuseiba寫作的Farah,以澳大利亞的觀點,對這個問題提出了很好的綜述,指出:

很多反對禁令的作家(包括Posetti和Hussein)指出,一些婦女積極地選擇穿罩袍或面紗(niqab)。雖然罩袍被某些團體用來抑制婦女,這些作家強調,必須認同這些穆斯林婦女,而不是用禁令剝奪她們的動力。

有宗教信仰的美國部落客Tracy Simmons,認為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要求薩爾科齊不要剝奪婦女的尊嚴,她懇求

我不認為人們明白,穿罩袍對許多伊斯蘭婦女來說是一種選擇。因為是一種選擇,所以政府不應強迫她們不要穿罩袍。

當然,並非所有的部落客都反對薩爾科齊的禁令。受歡迎的埃及部落客兼專欄作家Mona Eltahawy,在幾年前揭下自己的頭巾而聞名(她的部落格上寫了此經歷),為紐約時報的一個論壇版撰文,她聲明,作為一個女人和一名伊斯蘭教徒,她反對在任何地方穿戴罩袍。

一名位於美國的部落客Anne of Carversville表示她支持Eltahawy並說:

我對政治微妙的性質變化很敏感,但我活著不是為了想在2009年聽到人說我是個不平常的人,因為我認為,罩袍貶低婦女,將她們從社會消除,一如Eltahawy所說的。

把我反對罩袍的立場正式化,並不是輕蔑許多伊斯蘭婦女選擇保守的服裝。我不反對任何種類的頭罩。

這位部落客更明白地補充道:

與此同時,我支持和倡導擁抱生活的感受:觀看、傾聽、嗅聞並使用我們所有的感官去體驗生活。這種看法沒有反對穆斯林文化,穆斯林文化其中也包含了深刻的生活感受。

若男人也同樣被迫穿上,我也將接受婦女穿罩袍。男女都穿上罩袍,以示尊重他們的宗教(可蘭經裡並未要求),那麼我同意罩袍是一種穆斯林文化和宗教習俗。

但是Eltahawy的專欄中並非沒有反對的部落客。Nuseiba的Sahar聲明:

…支持穆斯林婦女最好的方式,是尊重他們的選擇、他們如何表達自己的宗教和文化。不是把我們認為好的事情強加於她們。我發現,諷 刺的是Eltahawy聲稱是一個女權主義者,卻無視選擇、作用和生活經驗對這些婦女的重要性。為了在男女平等主義的分析中了解女性,這些是不可缺的要 素。

不是所有人都與Eltahawy意見一致,或許是由於她在社會享有特權的地位,使她脫離穿罩袍的社會、政治和宗教動機,並無法理 解罩袍如何能成為某些人的成就,或是加強身為伊斯蘭教徒的自豪。罩袍可以被理解為象徵穆斯林都感到憤怒,因為它們都面臨著日益仇外的歐洲。這象徵著試圖堅 守正在敵對環境中被侵蝕的身份。我寫這篇文章之前讀到一名埃及婦女在德國法院中,被她控告的男性刺傷十八刀,該名男性因她戴頭巾而騷擾她。不是只有罩袍被 損傷、敗壞名聲,而是所有伊斯蘭服裝。因此,消除罩袍的要求不能缺乏背景根據,而Eltahawy認為她的評論沒有考慮這些背景還是可信的,在政治上來說 很天真。

雖然法國是否將實施禁止罩袍仍有待觀察,有一點是肯定的:這是一個在世界各地非常兩極化的主題。

校對:Soup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