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對抗現代奴隸制

Sugarcane cutter Brazil. Photo by

「巴西甘蔗收成工」照片來自Flickr用戶Ricardo Funari,經許可後使用

眾所周知在巴西北部及東北部各州,奴工這項奴隸時代下的遺跡仍然存在,巴西直至1888年時,才成為世界最後一個廢除奴隸制國家,但強迫勞動或欠債造成短期奴隸現象依舊未消失,政府雖定期在個別地區打擊相關問題,但司法制度還是面對人口結構變化的挑戰。

不過每當奴隸現象發生在大聖保羅(São Paulo)地區,消息便會躍上巴西主要報紙的頭版消息,這正是7月底出現的情況,聖保羅勞工稽查員由勞工事務檢察官陪同,前往Mogi Guaçu地區援救20名奴隸脫離困境(其中2人未成年僅17歲),Sakamoto's Blog[葡萄牙文]向來以奴工問題為主題,也是獲獎網站Reporter Brasil的合作夥伴,該部落格即報導此事,其中格外諷刺的是,這些未成年奴隸竟居住在一間廢棄公立學校中。

很遺憾,這種事在巴西發生過無數次,突兀的是雇主將奴隸安置在廢棄校舍中,電線與污水道皆曝露在外,儘管環境如此不佳,雇主仍表示會向勞工收取房租。

市公所與Pimenta這位雇主簽下契約,允許他使用公立學校後方的屋舍,條件是他必須負責修繕,州政府於9年前將這所農業學校 交給市公所;現在契約已經取消,市公所將研究是否控告雇主,建築物已經關閉,秘書處也將研究是否可能重新啟用學校,太棒了,他們如今還在討論「可能性」…

Sugarcane cutters having lunch in the middle of the plantation, under a scalding sun. Meals served with no tableware, no protection against sun or rain. Photo: Ricardo Funari

甘蔗收成工在農園裡與烈日下吃午餐,餐點沒有附上餐具,也曝露在空氣中,照片來自Flickr用戶Ricardo Funari

聖保羅地區奴工現象總會引起各界討論,例如帕拉州(Pará)獨立記者兼知識份子Lucio Flávio Costa便曾撰文名為「奴工是亞馬遜異常現象嗎?」[葡文]:

自2003年起,勞工與就業部資料內共有192人,曾經強迫雇員在形同奴隸的情況下工作,其中逾三分之二企業(共147家)都設於法律劃定的亞馬遜地區,全國奴工案例數「冠軍」的行政區為帕拉州,占總數約四分之一(52件),其次的Tocantins州(43件)及Maranhão州(32件)皆位於亞馬遜地區,勞工常遭剝削的情況並非亞馬遜異常現象,而是這個地區是巴西經濟擴張前線,證明先驅並不一定會帶來現代習慣。

Lucio Flávio Pinto意指這些地區奴工事件頻傳,原因除了地理位置、缺乏現代規範、司法及教育不足之外,包括農民、企業家、巴西各界與地方人士都合作涉入其中,一如 巴西常見的一句話:「時勢造竊賊」,再加上有助剝削勞工的背景,讓巴西由來已久的奴隸制度持續不墜。除了地理位置,還有其他因素造就奴工現象,例如地方行 政單位不佳、稽查鮮見、工會力量疲弱、移工眾多、人口脆弱與資訊不足等。

Sugarcane cutters in the lodgement: no potable water, no beds, no electrical light, no kitchen facilities or restrooms. Photo by

待在住處的甘蔗收成工,裡頭沒有飲用水、沒有床、沒有電燈、沒有廚具、沒有廁所,照片來自Flickr用戶Ricardo Funari

上述事件並非少數個案,巴西部落客不時報導聖保羅城鄉地區的奴工問題,今年Anjos e Guerreiros[葡文]部落格張貼文章,提到在距聖保羅市70公里的Cabreúva地區,一座檸檬農莊公然剝削奴工及童工:

警方因民眾申訴前往農莊,一名農工已工作四個月,卻沒有拿到任何薪資,雇主應為剝削童工負責;勞工向警方表示,有時雇主給的食物很少,有時午餐和晚餐都沒有,還有兒童參與檸檬採收工作,稽查員在農莊裡發現六名未成年者在工作,其中一名男孩只有12歲。

那名男孩說:工作時沒有手套、沒有工具、沒有水喝,我每天只賺1美元;一名青少年說,雇主曾警告他們,只要聽說警察要來,就立刻逃得愈遠愈好,但我們拒絕雇主的要求。

聖保羅市區的奴工現象有些不同,Verdefato[葡文]部落格指出:

奴工在都會區情況比鄉村少,聯邦政策、區域勞工單位、勞動部與聯邦機構均已採取行動,不過都會區奴工現象不同…巴西都會奴隸 問題主要是玻利維亞等國的非法移民,他們在聖保羅市區的成衣廠裡工作,若要解決問題,關鍵在於如何規範移民人口,並不再將他們的工作列為犯罪行為。

Hooded Informant who succeeded in escaping from the estate ( in the background ) take the Brazilian Federal Police to the place where workers are kept imprisoned. Photo: Ricardo Funari

照片裡戴著頭巾的告密者逃出工作場所後,帶著聯邦警察前往奴工遭囚禁之處,照片來自Flickr用戶Ricardo Funari

該部落格也以一名玻利維亞移民為例,他就在這種惡劣環境下工作[葡文]:

Ramón的母親連續在縫紉機前工作16小時,動作看來相當急促,Maria Diaz努力地車縫一件又一件衣服,她有個目標數必須達到,只有吃飯或去廁所才會停手,她看來精疲力竭,自2003年來到巴西後,她總是從早到晚工作,既 無工作證,亦無護具或醫療照顧,在移民單位記錄裡也不存在,巴西官方並不知道這位女士身在境內,她在2003年離開玻利維亞時,也沒有官方出境記錄,而是 透過中間人管道抵達巴西,這些人蛇以偷渡人口牟利,聖保羅地區至少有10萬名玻利維亞人身陷此種處境。

Man found imprisoned inside estate shaving for being photographed and having the photograph pasted into the first work permit he had ever had in his live. Photo by

先前遭囚禁的奴工正在刮鬍子,準備拍照領取此生第一張工作證,照片來自Flickr用戶Ricardo Funari

聖保羅地區社會學家兼議員Floriano Pesaro在Coisas de São Paulo[葡文]部落格裡,提到有些街童在父母強迫下工作,既是奴工、亦是童工:

童工出現在街頭、在商店裡,甚至在巴西各城鄉地區的家庭中,通常處境更加糟糕,涉及奴工、性交易、兒童販運、逞慾工具、販毒等,這種犯罪行為不僅違法,更常導致兒童或青少年死亡,根據FIPE在聖保羅市的研究,2007年光是在街頭便有逾千名童工。

筆者撰寫本文時,曾擔心揭露這種現象是否會損及巴西國際印象,不過Edson Rodrigues[葡文]部落格的文章讓筆者下定決心,其中提到有關巴西奴工的15項真相與謊言,便有一項與報導奴工消息及巴西國際形象相關:

第12項:謊言-向國際散播負面消息有害國家與貿易。真相-全是謬論,未消滅奴工問題才會影響巴西海外形象,若國家不想辦法處 理,可能會面臨商業制裁,人人都知道巴西有奴工…農業是我國發展根本,正因如此,巴西更應站上打擊奴工現象前線,找出少數犯罪的企業家,才能確保經濟 整體行動不會受少數人行為所害。

Modern Slavery in Amazon - Issuing work permit document in the forest. Photo by Ricardo Funari, used with permission.

在森林發放工作證,照片來自Flickr用戶Ricardo Funari

借用該部落格裡的話,筆者認為奴工確是巴西奴隸制殘留的遺跡,若未積極處理,將會成為社會異常情景。

---

本文內照片感謝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地區攝影記者Ricardo Funari提 供,他持續記錄國內社會不平等問題,他認為透過自己的作品,可見到「巴西奴隸制主因為負債,勞工直到清償債務才能重獲自由,債務也常因為騙局或工作環境本 身而起,某些地區或受到不景氣或旱象衝擊,勞工便常被迫口頭締約,以卡車大批載往數千哩以外地區,在危險情況下工作;一抵達現場,原本承諾的豐厚薪資立即 打折,又遭到沒收以給付交通、伙食、甚至是工具費,工人最後可能一毛錢都拿不到,而債務卻隨時間愈積愈高,讓他們根本不可能離開」。他的照片集「巴西當代奴隸制」請見Flickr。

Toothless worker receives payment respecting entirely the legislation in Brazil and break into laughter. Photo by Ricardo Funari.

終於領到合理薪資,無齒勞工開懷而笑,照片來自Flickr用戶Ricardo Funari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