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基斯坦:譴責托巴特辛Gojra的暴動


觀看大地圖

星期六,位於巴基斯坦旁遮普托巴特辛縣,Gojra Tehsil區的首府Gojra市發生宗教衝突,據稱是因該地區有人褻瀆可蘭經。至少50間屬於基督教社區的房屋被放火焚燒,造成7人死亡,18人嚴重受傷。據消息人士透露,多數的房屋是遭一群蓋上面紗的青年所燒毀。他們不分皂白的投擲汽油彈。暴力事件遭到巴國部落格圈及媒體的譴責。

Windmills of my mindZaheer Kidvai在一篇名為「我們的人民怎麼了?」的文章中譴責這些暴力事件:

Gojra的衝突中,針對少數基督徒社群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態度傾向法西斯主義的幾個宗教團體,已成為巴基斯坦的瘡疤,如果 不能及時制止,情況將會更為惡化,塔利班軍隊在最近的衝突和戰爭遭受失敗,但由宗教狂熱分子(電視上的學者幾乎都是)植入人心的那些令人厭惡的觀念,我們 必須積極反擊。

Samson Simon Sharaf在網誌Pak Tea House稱他們為「不完整的法律下的受害者」並說明:

從Jhang地區到Gojra,Mian Channu與Shantinagar也有類似的事件,激進分子帶頭引發宗教激起的仇恨。但即使一次又一次地發生此類事件,地方政府似乎都採取欣然接受, 有罪不罰的態度。問題就在於當地政府不聞不問,也不去採取預防措施及想辦法先發制人。

之後他更談到,當局在這事上未能處理危機:

據報導,大約在7月18日,情報機構已經對政府發出警告,旁遮普可能會有恐怖襲擊,一些少數族群聚居的地點可能成為攻擊目標。省政府沒有重視這個消息,允許好戰組織自由出入,進行縱火和謀殺。

雖然消息來源稱,超過200人在事件發生後被逮捕,但大多數人仍然不滿意,一再譴責當局的過失。

Kalsoom LakhaniCHUP! -Changing up Pakistan中談到政府需要做的其實更多:

單是將這些罪犯繩之以法是不夠的。政府還必須了解,並開始針對此類事件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對巴基斯坦的少數族群暴力襲擊並不少見(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資料,只有3%左右的巴基斯坦人是少數族群,主要是印度教徒和基督徒);事實上,少數族群權益國際組織(Minority Rights Group International)發現,去年的巴基斯坦是世界上對少數族群威脅比率增加得最高的國家,也被評為第七大少數族群面臨威脅的國家。

巴基斯坦的主流新聞媒體均對暴力襲擊強烈譴責,dawn的Naveen Naqvi探究這事究竟是「疏忽或共謀?」,及後分享她稍前和宗教學者哈立德(Khalid Zaheer)對這事的看法。

我們談論的是,伊斯蘭極端主義已增強到不能容忍任何異議。部落客Sana Saleem在Twitter中,要求我問Breakfast at Dawn的Khalid Zaheer,他和其他自由派的伊斯蘭學者是否會一起譴責Gojra的暴行,猶如他們對塔利班暴行所做的那樣。他的回答恐怕是令人失望的,但這卻是可以理 解的。他說:「不,這是故事可悲的部分。」極端解釋伊斯蘭教的情況在巴基斯坦日漸增加,反對這種現象的宗教人士一再被當成攻擊目標。最初,他們會威脅恐 嚇,但之後他們會將這些異見一一消滅。塔利班殺害了一位白沙瓦(Peshawar)的宗教學者Maulana Hassan Jan,因他發布的一項伊斯蘭戒律禁止了自殺式攻擊,稱那樣的行為是「反伊斯蘭」的。

Moin AnsariRupee News談及Gojra騷亂,參考可蘭經和真納(Jinnah)的教導:

我們呼籲巴基斯坦社會認真參與一個有意義且清晰的對話,查看許多法律是如何遭到濫用而剝奪了巴基斯坦少數族群的權利。我們需要教導自己與世界這些罪行如何違反了巴基斯坦創立的原則和精神,還有可蘭經要義的精隨與教導。

當局一再表示將會對事件採取行動。然而,這似乎不是一項個別案件,必須採取措施,以免今後發生同類事件。我在自己的網誌中一篇名為「 Gojra:Zia的神權政治之火」文章中討論了褻瀆神明法是如何被濫用,使社區的暴力變的合理。

這項法規已採用了30年,但國家仍對這套無用的體制表現得毫無顧忌。一個試圖逐漸灌輸欺騙者觀點並使保守社會興旺的體制。這涉及到我們的文化標誌:宗教傳統中愛及理性的停滯。

我們面對一個懸而未決的決譯:我們是否允許Gojra的火焰燒毀盲信者的意識形態。因此,讓Gojra的受害者使我們明白公然地刻印在腦海中的錯誤,並引導我們走向改變的路途。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