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匈牙利、烏克蘭:非法幹細胞療程

從2009年一月一日起,匈牙利的幹細胞療程將依循國際法規嚴謹的控管做調整。 Medizona.hu[匈牙利文]醫療網站表示,幹細胞的管轄權以及使用方法,必須以專業的動物實驗做管理。而後,在適度的允許下,依循臨床測驗準則進行人體實驗。

上週,警方逮捕進行非法幹細胞治療的四名嫌犯。根據警方報告,這些療程不僅在布達佩斯(Budapest)跟Kaposvár進行,也在全國各地的飯店客房跟私人住家進行。Hungarian Spectrum報導:

[…]匈牙利警方逮捕四個人:B. Julliy真實身分為Yuliy Baltaytis,是一名烏克蘭籍的美國人; 一名烏克蘭女人Natalia K.,由Kharkov跟Kiev提供胚胎幹細胞;另有兩民身分不明的匈牙利人,其一以協助醫師「運輸冷卻器材、從烏克蘭處理裝運,以及運輸病人,遭到起 訴。」 警方表示這些單一療程要價五百萬福林(約美金25,000)。[…]

布達佩斯時報有更詳細的報導:

[…]嫌犯身分已被查出為擁有烏克蘭跟美國籍的醫學教授Yuliy Baltaytis、整形外科醫師István Seffer,跟一名烏克蘭生物學家,Natalia K.。據MTI所說,負責這些療程的公司位於Kaposvár,名為Institute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IRM)。 執行長Sándor Szabó,也是第四名被拘留者。診所的負責人Tibor Seffer,同時也是István Seffer的兄弟說明IRM從Seffer & Renner診所承租空間。他補充說明IRM的實驗室是分開的,Seffer診所與幹細胞的研究並沒有任何關係。[…]

Hungarian Spectrum補充:

[…]公司的執行長是Sándor Szabó,同任要職的還有Imre Pákh、來自Kaposvár的整形外科醫師István Seffer跟一名醫界明星Ádám Fásy,以開創匈牙利選美比賽致富。除此以外,Fásy在ATV電視台有一個名為「Fásy mulató」的粗劣電視節目。[…]

一年前,一名31歲的母親為罹患裘馨氏肌肉失養症(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的兒子尋找療方,寫了一篇文章[匈牙利文]關於被逮捕的匈牙利籍醫師István Seffer,因為她打算求助於這項療程:

我已經提到István Seffer醫師,願意在一間位於Kaposvár的私人整型外科診所處理幹細胞。他們尚未得到道德允許,但是,在Kiev開業的Picskur醫師,將 會來這裡執行植入手術。當然我們自行負責手術的成敗(病患必須簽切結書)。從三個條件問題來看,他們能輕易的解決兩個,因為有合適的醫療衛生環境,而幹細 胞是在匈牙利而非Kiev培養的,根據醫師的說明,這完全在控制內(就感染及遺傳性疾病而言)。 第三點是癌症的威脅。目前我還不知道這樣的狀況,但以目前的科學來考量,我想他們也不清楚…

療程的幹細胞由流產的胚胎取出。Részeg Szamár(醉驢)針對這事件,寫了憤慨的的回應[匈牙利文]:

[…]如同Neveletlen以及其他媒體寫道,幹細胞是由壞死或是流產的胚胎取得。有件事是絕對的:不是死亡的胚胎,因 為死亡的胚胎沒有可以被移植的器官。但是從Pisti [István Seffer]跟他朋友的說法聽來,似乎沒有暴力介入,從這些母親的子宮取得胚胎。而是他們恰好得到剛被刮掉或是正要離開子宮,同時卻還活著的胚胎,並在 胚胎成為垃圾被丟棄之前,從中獲利幾百萬。然而,「站在人道的立場」,站在Pisti荷包的立場,不被需要的胚胎有了用處,而且每一個都擁有一個血親的媽 媽。所以事到如今,媽媽們只好簽下合法文件,同意這些事的發生。如果Pisti,無法題供這些文件,這就是他的大栽頭,如果他有這些文件,這一切的形象就 好看多了,但只有一點點,因為這些幹細胞並未通過強制性的檢查。我想,幸運兒與其得到永生,也可能花了五百萬得到一個恐怖的遺傳性疾病。再說一個小事情, 就是這些活動在歐盟都是禁止的。

根據匈牙利通訊社MTI,István Seffer的辯護律師Péter Zamecsnik,宣佈醫師已在週四被釋放,改為軟禁在家。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