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拉威:醫療照護的喜與悲

本文關注馬拉威部落客對國內醫療體系的討論,他們追蹤眼科照護的發展、反思助產設施、對醫院及政府浪費情況感到訝異,最後提供有關愛滋疫情的少數好消息。

Dr. Kalua examines Malawian kids. Photo: Vision2020 IAPB

Kalua醫院為馬拉威孩童看診,照片來自Vision2020 IAPB

Khumbo Kalua醫師為 眼科專家、大學教授兼研究人員,他提到馬拉威大學醫學院最近推出眼科研究生訓練計畫,讓國內眼科醫師人數增加,過去兩年內增加三位眼醫師,包括 Khumbo Kalua本人,新衛生部長兼國會議員Moses Chirambo本身即為眼醫師,他曾有多年是馬拉威唯一眼科醫生。

訓練計畫與專業醫師增加源於「願景2020視覺權利」計畫,馬拉威已為此進行數年,Kalua醫師表示

馬拉威自2000年起便積極發展「願景2020」活動,並成功在馬拉威、尚比亞與辛巴威等地舉行相關工作坊。

馬拉威於2004年完成「願景2020」五年視力保健計畫,也不斷有所進展,希望至2020年時,馬拉威能讓可預防的眼盲消失。

就此項活動的疾病管制三大原則而言,兒童眼盲問題是一大優先事件,Blantyre也計畫發展兒童眼科單位。

另一位馬拉威部落客Stabbily Msiska是位護士,時常關注醫療議題,目前在挪威求學,她自今年三月抵達挪威後開始撰寫部落格,她擔任助產士15年,讓她瞭解到對女性最在意的簡單、免費事物,無論在馬拉威或挪威都相同

做為三個孩子的母親,我真的很想念助產士提供的支持,無論在產前、分娩、產後,都能為我設身處地著想,我離家幾千哩到北歐求學, 我真心感謝全世界助產士,他們的舉動不花分毫、但無比重要,包括微笑、招呼、提供完整資訊、解釋程序、尊重、同情心、同理心,這些服務毫不昂貴,讓醫院成 為對女性最美好的場所。

Malawian Nurse-Midwife, Stabbie Msiska

馬拉威助產士Stabbie Msiska

但馬拉威的醫療狀況仍有嚴重問題,尤其是一般民眾無法負擔昂貴的私人醫師,Joe Mlenga提到有位遠房親戚因不堪財務壓力沉重,最近選擇上吊自殺,人們發現他時尚有生命跡象,趕緊將他送往醫院,結果發現護士及其他醫護人員正在吃晚飯

他們據說繼續吃晚餐,放任Rogers情況危急,等到醫護人員享用晚餐完畢再來查看時,已經回天乏術。

Joe Mlenga很遺憾地提到,這種情況在馬拉威醫院相當常見,他自己曾親眼目睹:

我曾親眼見到一位母親抱著重病幼子,衝進Blantyre地區的轉送醫院大廳,表示需要一輛推車或輪椅,所有人都不以為意,母親最後只好自己動手推車,…後來小巴司機出手幫忙,答應繞道送他們去醫院。

另一位部落客Kondwani Munthali很失望,最近政府才準備研究是否將馬拉威湖一艘舊船改裝為行動醫院,他指出,這個想法是由蘇格蘭捐助者提出,希望馬拉威政府支持研究成本共5000萬馬幣(約357143美元):

官方的5000萬馬幣能做許多事,訓練至少10名醫師、200名醫療協助人員、100名護士等,或至少能讓Lifuwu醫師藥品五個月無虞。

政策優先次序應反映馬拉威民眾的需求與貧困情況,實在受不了政府得花超過30萬美元,只為了改裝船隻的可行性研究,或許還得再花百萬美元整修及裝潢這艘船,卻忽視亟需癌症治療儀器等迫切需求。

但總統先生應阻止這種事,先拯救貧民的性命,然後讓蘇格蘭人自己為計畫找財源,不要影響到貧民,這座湖上行動醫院能服務多少人?營運成本要多少錢?如何獲得永續性收入?最後維護這艘船的錢還比保護人命更多。

馬拉威衛生部的苦難讓一位部落客懷疑,究竟該國過去幾年聲稱的經濟成長形象是否屬實,經濟學家Alick Nyasulu質疑馬拉威據說過去幾年引以為傲的經濟成長,他認為經濟成長並未讓貧民及一般人獲益,因為社經問題仍不斷在攀升,包括武裝搶劫及家暴案件等,並特別以醫療議題佐證

Ntchenachena、Chididi及Mposa的緊急案例證明,雖然經濟在成長,但社會已遭判處死刑。

國內有醫療及教育危機存在,富人前往高級醫療及教育設施為家人取得服務,我並不嫉妒富人,馬拉威全國八成以上人口居住於鄉村地 區,醫療中心通常只有派駐一名護士,也沒有足夠醫療設備,距離遙遠加上路況不佳讓情形更加複雜。我不是刻意悲觀,但醫療設施與教育設施在鄉村地區一樣糟, 然而多數民眾都居住於此,生活毫無希望與未來。

Mzati Nkolokosa則認為國內愛滋病問題仍然嚴重,不過隧道盡頭已可見光亮,他首先提到愛滋疫情

我因愛滋而失去親友,我們不斷受到重創,專業人士死亡後再也找不到替代人選。

若對馬拉威大學有所瞭解,就明白愛滋病亦危害教育單位,我們在學生時就看到教授逐漸消瘦、頭髮日漸斑白、缺課時數增加,因為教授是全國唯一相關人才,學生從此再也沒有同一堂課可上,這種現象並不好。

情況很困難,在我的家鄉Liwonde,還有錢的人都已離開,企業家曾經在八零年代末、九零年代初興盛,如今也都走光了。

他最後仍保持樂觀:

不過現在還有希望,各種治療延長民眾壽命、繼續撫養小孩,讓孩子不會變成孤兒,人民意識也已高漲,這一代做出明智選擇,愛滋病感染率目前在馬拉威為12.5%。

好消息是在5歲至11歲的族群內,愛滋感染率只有1%,代表我們若提供他們更良好的教育,幫助他們避免愛滋,未來就能培養幾乎零愛滋的世代。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