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安哥拉:執政黨議員謀殺案

7月29日晚間,暴力再次震撼安哥拉。執政黨MPLA(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的議員Beatriz Salucombo,跟她的兄弟António Neves,一名移民與外來人服務局官員(SME),在首都羅安達郊區遭到三民歹徒槍殺。Beatriz Salucombo跟António Neves在她家外面中了數槍

如預期,這痛心的事件觸動了安哥拉社會核心的反彈,也表達了對暴力密謀行動的痛惡。在Pensar e Falar Angola[葡萄牙文]部落格中,Jotacê Carranca形容了在羅安達Alto das Cruzes墓園舉行的葬禮:

孩子跟親戚、議員、法官以及軍方人員、受害議員的朋友跟家人們齊聚Alto das Cruzes墓園,在動盪中對她表示敬意。[…]在他們的訊息中,受害者的小孩,讚揚母親的模範,在人生中給予他們勇氣,面對人生逆境的強韌,還有其他倫理和道德價值觀。

悼詞強調了Beatriz Salucombo活躍於抵制葡萄牙殖民主義的秘密鬥爭,尤其支持活動於Lunda Sul地區的MPLA游擊隊。

她的政治生涯可說是「豐功碩果,她的戰鬥精神、為MPLA的理想、為捍衛和平、民主、社會公益及安哥拉的發展不遺餘力」。

這名議員以及她兄弟的謀殺案,突顯了至少兩個疑點。這是蓄意謀殺,還是企圖搶劫?事實上,Beatriz Salucombo的座車與其他攜帶物品都未遭竊取。但是,根據安哥拉國家警察上週五進行的地毯式搜查,進而指認的三名嫌犯,犯罪動機卻是劫車。而其中兩名嫌犯已經在與警方的槍戰中身亡。

Eugénio da Costa AlmeidaPululu[葡文]部落格表達他對於受害者的同情,也問了一個問題:誰才是真的目標?

(帶著悲傷,為她的逝去獻上敬意) 由全國大選選出的(她是第105位當選的)MPLA議員,Beatriz Salucombo,於週三夜間淪為槍擊目標,並在今天傷重身亡。這起謀殺案發 生在舉辦2010年非洲足球的預備期,以及非洲婦女節前夕,令人遺憾之外,也突顯國家渴望解決已久的治安問題。

但是議員真的是攻擊目標,還是另一個連帶受害者?

根據各家媒體及當時接送受害者回家的兄弟的報告,受害者同時也遭受了乘坐於4×4歹徒的槍擊。

目前積極剷除非法移民(例如本月稍早在Lubango發生的)的移民與外來人服務局總司令,恰巧是她兄弟António Neves,一切純屬偶然嗎?

我們也不應忘記逮捕行動所造成的影響,關於某些官員在2005年的報導,AngoNotícias當時曾摘錄VOA以及Panapress的文章,卻從未完整的解釋。我不記得還有什麼其他的報導,而網路也沒給我進一步的消息…

現在,或許議員不幸的死亡案件可以協助我們釐清五年前一位前議員的命案,前任PDP-ANA黨的議員兼工程系講師M´fulupinga N’Landu Victor。如果我沒記錯,儘管官方聲稱沒忘了這件案子,我不記得有破案,或肇事者曾遭到拘押跟審判。

當然,純屬偶然!

Cazimar,在África Minha[葡文]部落格宣稱,人的生命不應被奪走,但以此案例而言,他相信謀殺者不僅是罪犯也是受害者。依他所言,這肯定是預謀犯罪:

年輕的不良份子被怪罪,但是幕後可能更有影響力(而且富有)的罪犯參與這黑暗勾當,還決定招募年輕人來做這些血腥殺害,並且讓他 們頂罪。眾所皆知,因為社會及經濟的不平等,導致羅安達的犯罪比率很高。部分個體擁有額外的財富(10%),其他人則極端貧窮(90%)。這種情況下,年 輕的罪犯經常為了少許的Kwanzas(安哥拉貨幣),願意為這些有影響力的成人罪犯執行骯髒勾當。 對於安哥拉人,以及年輕的羅安達人,生活是艱難的。當他隨眼望去的豪宅,跟地產如同雨後春筍冒出時,自己卻口袋空空,在饑餓中失業,遊蕩街頭。存在的工作 機會,待遇低,形同剝削(記得以前他們說葡萄牙人剝削安哥拉人嗎?那麼,現在有很多人參與剝削,但沒人眨眼,對有勢力的安哥拉惡棍而言,這真是完美)。就 算必須搶劫有錢的惡人,羅安達人總是得生活。

那如果被控告的年輕的不良份子是流離中的15,000安哥拉人之ㄧ呢?

哪種罪更重?

從15,000安哥拉人頭上奪取屋頂,還是殺害兩名安哥拉特權人士?

如果你能,就回答吧。

執教職的Beatriz Salucombo在2008年成為議員。她是國民議會的教育、自然與科技、文化、青少年與運動、宗教論題以及社會交流委員會成員。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