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亞塞拜然: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選拔醜聞

部分亞塞拜然媒體上週報導,儘管已於五月舉辦,但在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投票給亞美尼亞選手的四十三人,目前接受警方確認,而其中一人已由警方帶回偵訊。受爭議的區域Nagorno Karabakh,是兩國目前的戰亂區,兩國也因為國際歌唱大賽而有許多醜聞纏身

The Snowolf表示,這新聞究竟是警訊還是娛樂尚待定奪,但在文搞尾聲,他認為前者居多。

[…]天殺的,他不過投票給一首歌。原來,不只是我們拿安全警訊當理由來惡整別人。[…]

最後有一個小疑問;當局到底怎麼得知這男人投了亞美尼亞人一票呢?我願意打賭,追根究底之後,一定是有中央資料庫保存了所有的通話跟簡訊紀錄。

Brett Neely提到當局使用的蘇聯時代策略

那超級俗氣的年度歌唱大賽Eurovision(每年五月舉辦),在過去幾年裡都帶有政治意味(喬治亞、俄國等),但是最新案例絕對有史達林主義的政治滲透(除了西伯利亞的集中營)。[…]

儘管亞塞拜然的參與者奪得光榮的第三名, 但想到亞塞拜然人可能支持第一敵國亞美尼亞,就有點離譜了。先不管亞塞拜然人這次的參賽還包含了一名伊朗籍瑞典歌手連同一名亞塞拜然偶像,促使 Nasirli因抗議而對亞美尼亞投下一票。更可怕的是亞塞拜然人如何發現Nasirli「背叛的」一票:

在這裡,一點點分數根本無關緊要。首先,如果在安全局裡有人認為必須過濾簡訊紀錄,來查出在這世界上最愚蠢的轉播活動中,誰不支持亞塞拜然隊伍,那亞塞拜然人一定非常的不安。人權觀測站(Human Rights Watch)記錄了本國消滅異議的積極企圖。

許多人不感到意外,因為早在二月,喬治亞決定退出比賽時,Eurovision歌唱大賽就已經有個不好的開端。Eurovision Central有更多消息

[…]他的行動幾乎代表亞塞拜然政府。誰會想到,國際政治也在Eurovision歌唱大賽湊了一腳?!

這就是投給亞美尼亞人的票,它讓投票人麻煩上身。我不知道他們是否覺得值得?

A Fistful of Euros說這事件顯示了兩國的民主狀況,或缺乏民主的狀況。

對兩國而言,這是顯示自由的一個不錯的指標。亞美尼亞的民主是經營出來的,反對黨幾乎無力反擊。去年,有一個和平示威,抗議大選受到操控;當政府感到厭捲時,就對街道上示威的民眾掃射。(後來,當然是怪罪在反對黨身上。)

亞美尼亞有正式的反對黨。亞美尼亞新聞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報紙有,但電視跟廣播就沒那麼自由了。)政府能接受公開的批 評。[…]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明,但是有更多的空間給…,不全然是異議。那與民族共識不同的意見呢?在亞美尼亞,有些界線是不允許被挑戰的,但是已 經放很寬了。沒有人會真的在意你是否投票給亞塞拜然的選手。

在另一方面,亞塞拜然則有相當壓抑的獨裁統治。其他沒什麼好說的了。政治上,與其雷同另外兩個南高加索國家,它更像中亞的前蘇聯政府。而且亞塞拜然社會允許的公開異議較少。[…]

無論如何,亞塞拜然是一個想要成為警察政治的國家,而在Nagorno發生的衝突是棘手的。它不是新聞。但是,我們再次看到了Eurovision歌唱大賽的影響力!那才是永遠值得採訪的事情。

Notes of the Bartender說這這是奧威爾式的事件,也補充說明這首歌本來就不值得被投票表決

這些故事雖然很有趣,但總讓我好奇當權者的想法。難道他們的權力如此脆弱,讓他們需要監視國民的歌唱比賽投票嗎?政府真的利用資源讀取大家的手機簡訊嗎?他們愛國的想法怎麼變的如此扭曲?[…]

歐盟的長期會員現在似乎當這比賽是一起笑話,要看誰能進入最可笑的比賽。廣大歐洲社會的新名人堂,往往持過分嚴肅的態度,把優勝視為國家的進步。

如果這是食物品管的警察的訪查,我多少還能理解一些。

Life After Helsinki 2007認為專橫的策略是荒謬的。同時,The Armenian Observer也簡單的結論,今年的比賽中,如果投票給亞美尼亞選手的只有43位亞塞拜然人,據傳聞沒有使用可顯示的電話號碼,那2010年不太可能有人會再這麼做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