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塞爾維亞:羅素戈登的扣留事件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09年3月21日]

Photo by Goran Necin

照片由Goran Necin拍攝

美國攝影記者兼通訊員羅素戈登(Russell Gordon)因在貝爾格萊德中央監獄時發生的侵犯人權的行為,將起訴塞爾維亞共和國。戈登在48小時的拘留下,在身心靈上受到騷擾。他說,他將向當地和歐洲人權法院起訴塞爾維亞政府、內政部和司法部。

戈登星期一因打破了一個在索波特法院的窗戶被逮捕。他在一場法院開庭後覺得反感,因為當局沒有保護受到嚴重威脅的他和他的妻子Jelena Kajtaz。

Goran Necin登出羅素戈登寫給他的同事們的信的一部份(SRP):

[…]我是個殘疾人士,有著因脊髓損傷而日益惡化的脊柱。我使用拐杖走路,每週需要藥物治療來生活和充分運作,並不得使用我 的脊椎。剛開始他們給我一塊薄木板,放置在一個用五根金屬管子組成,還有兩根釘子突出來的框架上。我恭敬地請他們給我床墊好幾次,但警衛說他們沒有床墊, 並甩上門。我只好盡我所能,把釘子轉開,把毯子墊在上面。

我被叫去醫療面試,在那我提到我的脊髓損傷和狀況,痛風,腸易激症(遺傳)和對所有奶製品的過敏。幸運的是,醫生叫來了床墊,這舒緩了我的脊椎許多,雖然還是痛的。

我曾向他們要求一些衛生紙或一張報紙來在用完土耳其風格的廁所後擦拭自己。我的態度尊重,但每次都被粗魯的拒絕。幸運的是一名警衛讓我帶了一本厚重的安蘭德的書;好思維。

到了最後一天,我感到憤怒,並詛咒了一個施虐狂的守衛。他敞開了大門並威脅我,但卻被我下床向他逼近的準備動作感到驚訝。他撤回並呼喚他的同事們。

他的上司告訴我我不能有衛生紙或任何紙張,我必須以書面形式提出要求。然後,我將會在第二天受到援助。我一再警告他們我所受到的待遇是不正確的,但他們只是嘲笑和侮辱我。

第一個晚上只有水。第二天下午,麵包和奶酪,由於我對牛奶過敏,我不能吃。午餐包括優酪乳。我吃了一些燉牛肉,但因懷疑其他食物含乳糖而拒絕進一步進食。

由於當地塞族新聞廣泛的報導和公眾的同情,他們決定釋放我,但卻讓我用一隻手拿著隨身物品,外加兩張毛毯、鞋、盤子和湯匙,因為 我用拐杖走路所以我做不到。我告訴他們我是殘疾人士,有嚴重的脊髓損傷,至少需要將毛毯背在肩上,而一群10個警衛至少四次辱罵我,取笑我的殘疾,並命令 我把所有東西放在地板上,站起來、彎腰、拿起、再彎腰,和重複。他們對我上下雙人床鋪的上層做出類似的命令。

我警告他們這將影響塞爾維亞,但這只增加了他們的嘲笑、謾罵、侮辱和嘲弄。到那時我已能感覺到我的脊椎開始腫脹,和因為在那床上48小時而加劇的痛苦。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